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到手了
    “娘啊,兰丫了,只要我帮你吸痰了,她就让你们把那张四两银子的欠条还我,你看你现在也醒了,就把欠条给我找出来呗?”

    自从写了哪张欠条,沈德俭那个犊子隔三差五就上他们家作去,把沈秀云作的都要疯了,现代好容易有机会拿回来了,她可不能叫这事儿出啥岔子了。

    刘氏盯着沈秀云看了半天,才冷飕飕的:“欠条在的贵那儿呢。”老太太没给她,也没不给她,就只模棱两可的了那么一句。

    沈秀云不甘心的,“那你帮我把那欠条要回来行不行?”

    刘氏冷笑两声,:“你看,你老娘现在还能起来炕吗?要不你把我背镇上去?”

    沈秀云一听老娘的语气不对,这才想起老娘还病着呢,刚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她现在就逼着老娘要钱,肯定伤到老娘的心了,伤到她的心倒不要紧,要是因为伤心不肯给她欠条那就麻烦了。

    算了,今个先别了,等啥时候老娘高兴了啥时候再找她要也不迟,反正兰丫都大包大揽了,就算老娘和沈德俭想耍赖,不是还有兰丫呢吗,兰丫那个死丫头那么有钱,就不用怕了……

    **

    第二天,瘦丫姐妹坐着栓子的马车,怀着对大城市的渴望,高高兴兴的去县城去了。

    家里就剩下沈若兰一个人了,又恢复到了她刚来时的样子,难得清静,沈若兰让黑子看住门儿,把昨天在奶奶家宰的那头大肥猪拿了出来,准备卸了,好留着吃!

    这头大猪可是个大家伙,咋地也有三百来斤,她先烧了一大锅开水,把猪毛先剃吧了,剃完后用手里的剔骨尖刀一点儿一点儿的把猪分解。

    由于她的技术不够专业,导致分开的猪肉大不一,下刀的地方更是锯齿形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他的空间多出了三百来斤的新鲜猪肉,还是不花钱买来的,这老些肉够她吃上一年的了!

    卸猪是个浩大的工程,她的力气又不大,所以从早上瘦丫她们离家起,一直干到晚上太阳下山,才把这头猪给卸完。

    肉都按类归放,肋条、五花、排骨、猪头猪蹄猪尾巴……

    一堆儿一堆儿的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空间里,连猪大肠都给清洗了,本来想灌点血肠炖酸菜吃,但是忙了一天,她太累了,也干不动了,就把洗好的肠子先都放进空间里。留着以后再灌吧。

    忙到现在,她连晌午饭都没吃呢,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好容易干完活儿了,她准备给自己做顿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就拿出一大块五花肉出来,切成一块一块的,打算做一顿红烧肉吃。

    备好调料,切完肉,接着生火、刷锅,拿点糖熬了糖色,把切好的五花肉下到锅里,当锅开的时候,香味儿从锅里飘出,浓浓的香味儿瞬间再屋子里扩散开来,沈若兰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这新杀的猪肉就是新鲜,就是比在集上买的香!

    她又淘了点米,在炉子上的锅里把饭焖了。

    半个时后,红烧肉出锅了,看着那油汪汪、红通通、颤巍巍的肉块儿,沈若兰忍不住用手拈了一块儿放在嘴里,一咬,哎呦,肉质滑嫩,入口即化,真是美妙无比!正所谓‘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见几回。’

    她一边嚼着,一边儿把肉盛出来,装在一个盆子里,放进了空间,留着以后啥时候馋了啥时候拿出来点儿,热热就能吃,外边只留下一碗,却就足够她一个人吃了。

    沈若兰把肉和饭摆在了桌子上,一口米饭一口肉的大吃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开门开门,你们偷吃啥哩?老子都闻着香味儿哩?赶紧的给老子开门!”

    听到狗蛋儿那没教养的吠声,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看来,想安安静静的吃顿饭是不行了,必须得先得把这个畜生答兑了。

    她起身开了门,门的瞬间,狗蛋忽的一下冲了进来,直奔桌子。

    “肉,我要吃肉!”

    他嚷嚷着,一副赶着投胎的样子,连鞋都没脱就往炕上爬。

    沈若兰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本来想再挺一段时间再下手,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是不行了,她受不了这个没教养的畜生了,必须得赶紧把想知道的问出来,不然这畜生天天来烦她,她还要不要活了?

    “狗蛋儿,咱俩玩个游戏好不好”

    狗蛋儿刚爬上炕,伸出黑乎乎的脏爪子要抓肉吃,桌上的红烧肉就被沈若兰眼疾手快的端走了,狗蛋儿拍着桌子叫起来:“你给老子肉,赶紧滴拿来!”

    沈若兰忍着拍飞他的冲动,:“给你肉也行,但是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你答上一个,我就给你一块肉吃,回答不上,就不给你。”

    不等狗蛋儿答应,她就飞快的问出来:“你几岁了?”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简直是白给的。

    在乡下,一般人儿逗是孩子的时候,第一句问的,指定是‘你几岁了’,狗蛋虽然又蠢又横,但是这个问题还是很知道的,

    “六岁,咋地了?赶紧给老子拿肉来!”

    “哎呦,这不是答上来吗?对,就这样!”

    沈若兰夸了一句,随手拿起自己刚才使过的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狗蛋儿的嘴里,心里暗暗吐槽:等会儿这双筷子非扔灶坑烧了不可。

    红烧肉一进到狗蛋的嘴里,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几乎没嚼,就咕噜一下子吞进了肚子,那醇香的味道,在他的口腔里蔓延着,惹得他又跳起脚来,“我还要我还要——”

    “那你得先告诉我,你爹叫啥名?”

    “咋这么多废话,我爹叫沈大锤!”

    “呵呵,答对了,来,在吃一块儿!”

    第二块肉被喂到了狗蛋儿的嘴里,这回,狗蛋儿没吃那么快,而是细细的咀嚼了一会儿才下咽,红烧肉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把狗蛋儿香的差点儿把自己的舌头咬下去。

    “听着,现在是第三个问题了。”

    在狗蛋儿嘴里的肉还没咽下去的时候,沈若兰就提出了第三个问题,“你家里的银子是谁管着呢?”

    狗蛋儿不假思索道:“是我奶。”

    呵!果然跟瘦丫她们猜的一样,沈大锤把银子搁他老娘那儿保管了。

    沈大锤虽然对几个闺女不好,但是对他老娘还是很孝顺的,家里有好吃的总是先可着他老娘和儿子吃,有钱也让他老娘把着。抛开对几个女儿的残忍,他还算得上是个好儿子呢。

    “狗蛋儿可真聪明啊,啥都知道!”沈若兰毫不吝惜的夸奖着,又给他夹了一块儿红烧肉,狗蛋儿吃到了肉,又被这样夸奖,高兴得咧开大嘴,眼睛都笑没了。

    沈若兰又夸了他几句,才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你奶把银子放哪了?”

    狗蛋儿腾愣了一下大鼻涕,神秘兮兮的:“我奶把银子藏起来,藏得可好啦,谁也找不找,嘿嘿…。”

    他得意的笑了两声,用那种介意市侩人和孩童之间的表情,让沈若兰很是膈应。

    她撇过头,就听见狗蛋儿那故弄玄虚的声音,:“就我知道在哪呢,嘿嘿,都被我奶她藏到鸡窝里去了!”

    听到这条信息,沈若兰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月牙。

    “哎呦,你奶可真聪明啊!”沈若兰笑眯眯的,又喂了狗蛋儿一块儿肉。

    狗蛋儿吃得很欢,不大会儿,半碗儿的肉都被他给囊桑进肚儿了,沈若兰没吃完的那半碗饭也叫他给造了!

    今晚虽然损失了一碗肉,但是得到的这个消息,不知能买回多少碗肉呢,沈若兰表示很满意。

    晚上,三更时分,沈若兰乘着月色潜到沈大锤家。

    沈大锤家的鸡窝还是多年前盖的,自从沈大锤瘸了之后就没再养过鸡,早就破败不堪,都快要塌了。

    沈若兰一弯腰钻了进去,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很快,在一堆刻意堆放的干草堆里,摸到一个破布包,捏起来硬邦邦的,打开时,里面正是她付给他们家的那些碎银子。

    沈若兰把布包收进空间,悄悄的回家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