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一窝端了
    “沈姑娘,我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段夫人感慨着!

    在听到沈若兰对化妆和衣着打扮的一番见解后,她由衷的感到服气,也由衷的觉得,要是能早点遇到这个沈姑娘,她就不用丑这么多年,也不用被丈夫冷落这么多年了!

    沈若兰谦虚的,“段夫人您太客气了,其实还是您底子好,稍微一捯饬就美得跟天仙似的,不然,我就是再能耐也没用啊!”

    “不不不,还是你心灵手巧,我身边儿这么多丫头,这些年也没把我打扮这么漂亮过!”段夫人听到沈若兰的夸奖后,极力的也谦虚着,却面露喜色。

    虽然她长得不好看,可还是很喜欢听到别人夸奖赞美的!

    沈若兰笑道,“这下子明月姐姐和明珠姐姐都学会我的化妆技巧了,往后,段夫人你就可以天天这么好看了......”

    “是呀,要是再能做几身你刚才的样式的衣裳,肯定就更好了。”段夫人犹嫌不足的道。

    沈若兰:“这好办,我今儿回去就帮你画设计图,过几天我来县城的时候就把设计图给带来你,你派人照着做就好了!”

    “呵呵,那我就等着了,你可不许诓我。”段夫人笑道。

    沈若兰保证,“放心,我肯定会到做到的。”

    两人在酒楼里把酒言欢,谈论着穿衣的搭配和化妆的技巧,段夫人虽然长的不漂亮,但是却是个爱美的,只是不得其门而入罢了,这回遇到沈若兰,如遇到知音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直到撑灯时分。

    酒足饭饱后,段夫人让沈若兰坐她的车子,一直把她送回家,才依依惜别。

    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沈德俭原不想让她回靠山屯了,怕路上不安全,但是沈若兰今晚还要去奶奶家杀猪呢,不想耽搁!

    沈德俭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走了,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她路上心,到家了赶紧睡觉等,磨叽得沈若兰差点就承诺,到家给他打电话了......

    回去的途中一切顺利,到家时,已经亥时,瘦丫姐妹已经睡下了。

    听到她回来,姐几个都赶忙穿上衣裳,出来帮忙拿东西。

    沈若兰今天买了很多东西,种子、农具、日用品和粮食,差不多把栓子的车都堆满了。

    东西倒腾进屋后,都堆在了东边的大屋里,也就是瘦丫四姐妹现在住的屋子里,差点儿塞满半个房间。

    归置好东西,沈若兰就赶着瘦丫她们快去睡觉,她自己也回到屋里,脱下衣裳钻被窝睡了。

    睡到三更,她醒来了,侧着耳朵听了听着听东屋的动静,东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瘦丫几个睡觉时的呼吸声,听的出,她们已经进入深度的睡眠了。

    沈若兰蹑手蹑脚的穿好衣裳、鞋子,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直奔老宅。

    彼时,村子里的村民们都睡着了,村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沈若兰放轻脚步,跑着来到老宅,进院儿后,她先踅摸到窗下,挨间屋子听动静,最后,在最东边儿那间屋子的窗户跟下,听到了大娘的呼噜声。

    她舔了舔手指,将窗户氤出个洞洞,拿出在县城买的迷幻药,卷了个纸筒,把迷幻药吹了进去。

    迷药的药性很强,大娘在短时间内不会醒来了。

    沈若兰做出个胜利的手势,又悄悄的摸进猪圈。

    圈里。二三百斤的大肥猪正睡着呢,沈若兰踢了踢猪肚子,把它踢醒了,大肥猪不满的哼哼起来,沈若兰拿出一个黄米面儿的饽饽,在它的眼前晃了晃,又掰了一块扔在地上。

    大肥猪见到好吃的,所有的不满立刻消失了,晃着身子赶过去,一口把那块饽饽吃进了肚子,沈若兰往外走了几步,又掰了一块儿扔了,大肥猪跟着过去,又吃了......

    就这样,一直把猪从猪圈引进院子,进院儿后,大肥猪忽然‘咕咚’一下倒在地上,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睡着了。

    沈若兰走过去,使劲儿踢了几脚,大肥猪却像死了似的,无论她怎么踢,怎么踹,都一动不动。

    欧耶!

    成功了!

    沈若兰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晓得是蒙汗药发作了。

    她找了几块石头,把猪头垫高了,又从空间拿出今儿个偷买的大盆,放在了猪脖子底下,拿出剔骨尖刀,对着喉管一刀捅了下去。

    猪脖子里的血顺着刀口汩汩的流出来,水龙头似的,越流越多,最后,大盆子都快装满的时候,终于不流了。

    沈若兰把猪和猪血都收进了空间,又进前园子去抓鸡鸭鹅。

    这回,她很心,因为鸡鸭鹅都是很容易惊醒的,醒来后就会又飞又叫,就算吵不醒大娘,左邻右舍也肯定会被吵醒的。

    所以,她每抓一只时,都会先捏住脖子,不让它出声儿,然后不等扑棱,马上脖子一拧。

    ‘咔嚓’!

    完活儿!

    直接丢空间去!

    一头猪,十几只鸡鸭鹅,让她忙到四更时才忙完。

    虽然又累又脏的,但是想想空间里充足的肉,沈若兰满足极了。

    偷走这些畜生,她可不认为有啥对不起她奶奶和叔叔的,世间的事儿都是相互的,要不是老叔要把她卖给郑屠子做妾,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他们是活该,罪有应得!

    干完活,沈若兰扑棱扑棱身上的灰尘,跑着回家去了,现在是四更天,她回去了还能睡一会儿。

    第二天,沈若兰睡到快晌午才起来,瘦丫姐妹几个早就起来了,怕吵醒她,连早饭都没做,换上旧衣裳相约着出去捡柴火了。

    捡完柴火回来时,正好沈若兰也起来了,瘦丫几个不仅给家里带回了柴火,还带回了一个重磅消息——

    她奶家让贼给端了!

    一头大肥猪和一窝子鸡鸭鹅全都给偷走了,一个都没剩!

    沈若兰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表示十分痛心,不过她还要做饭、吃饭呢,就不过去看了。

    做饭的时候,沈若兰把要她们几个进城去帮她爹做冻子的事儿了,几个丫头听可以去县城干活儿,都高兴得不得了,她们这辈子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七松镇了,县城对她们来,是遥远的、神秘的,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方,现在她们竟然能到县城去干活,真是太令人惊喜、太令人意外了!

    吃过饭,几个人就开始做冻子,这是她们最后一次在家做冻子了,明天她们就要进县城去做了。

    姐妹几个既兴奋又忐忑,不停的跟沈若兰打听县城的事儿,比如:县城里的商铺是不是都是楼房?县城里的人是不是都能识文断字的?县城里是不是有戏园子?街道上有没有耍猴的......”

    正热烈的讨论着,黑子忽然在院子里狂吠起来,紧接着,传来一道孩子的嚎叫声。

    沈若兰急忙跑出去,看见黑子正弓着身子,正对着墙角大声狂吠,墙角里,狗蛋儿正抱着头咧着大嘴哭嚎呢。

    “快把你家这死狗给老子撵走,你个贱人,敢让你家狗咬我,看我不让我爹揍死你.....”

    狗蛋一边哭一边骂着,瘦丫几个也闻声出来了,狗蛋一看,哭得更厉害了:“瘦丫,你快点儿把这死狗给老子打死了,他竟敢吓唬老子....”

    瘦丫一见狗蛋儿,眼睛像冒火了似的,对黑子喊道:“黑子,咬他,咬死他!”

    黑子没动,却叫得更欢了,还不住的拿眼睛看沈若兰,仿佛在等沈若兰下命令似的,只要沈若兰点点头,它肯定能扑上去把这个熊孩子撕了!

    狗蛋儿一听瘦丫这么,吓得抱着头拼命的尖叫,更让鬼掐了似的。

    沈若兰被这刺耳的魔音折磨的受不住了,揉了揉耳朵,呵了一声,“黑子,不许叫了,也不行咬他!”

    黑子听到命令,立刻闭了狗嘴,乖乖的回到沈若兰身边儿。

    惊魂未定的狗蛋儿咧着大嘴,一边哭一边找后账,“呜呜呜,死瘦丫,你敢叫这死狗咬老子,看老子回去不告诉奶和爹的,你等着,这回老子非得让爹把你蛋黄子给你踹出来不可!”

    “你个驴日的,老娘现在就把你蛋黄子踹出来!”

    瘦丫粗鲁的跳起来,冲过去就要踹狗蛋儿,沈若兰慌忙一把拉住她,:“瘦丫,狗蛋儿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样呢?”

    瘦丫红着眼睛,大声:“他才不是我弟弟,他就是个畜生,没心没肝没肺的狼崽子!”

    “对,他就是个狼崽子,他才不拿我们当姐姐呢,就因为他,我们几个多挨了多少冻,多少揍,我们很不得把他丢山里喂狼去!”招娣和也怒视着狗蛋儿,那眼神儿跟要杀了他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