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产生兴趣
    沈若兰看见刘顺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屁滚尿流的,别提多解恨了!

    这个无赖,她跟他无冤无仇的,可为了几两银子,他差点儿要了她的命,还把脚踩在了她身上,让她憋屈了好几个月,这下子,终于让她给还回来了。

    “姑娘认识这个假和尚?”段元焕听到沈若兰的话,看了过来。

    沈若兰咬牙道:“岂止是认识呀?就是扒了皮我都能认识他骨头,这个缺德玩意儿去年冬天的时候打劫过我,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呢!”

    段元焕眯了眯眸子,,“如此来,这厮不仅诈骗,还敢抢劫杀人呢,不知姑娘现在有没有空,若是有空的话,咱们一起到县衙举证他。”

    “有空,当然有空,就算没空也得抽空去!”

    沈若兰怎么会放弃举证他的机会,她巴不得这个犊子玩意一辈子关在大牢里,把牢底坐穿呢!

    于是,段元焕吩咐大家住手,免得把他打死了,又叫人把他捆了,压着他浩浩荡荡的直奔县衙。

    沈若兰来马市之前,原是雇了一辆马车的,她买的种子和农具就都放在马车上,因怕东西丢了,她让他们先去县衙,自己坐着车先回到她爹租的房,把农具和种子都搁在家,锁好门后,才赶去县衙。

    赶到时,知县老爷已经开始审案了,刘顺子诈骗一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抵赖不得,沈若兰来后又出来作证,刘顺子曾抢劫她并要杀了她。

    起初时,刘顺子还想抵赖,啥也不承认有此事。

    他不傻,要是光诈骗的话;顶多是打几棍子,关大牢一两年也就出来了,可要是杀人劫财的话,那罪过可就大了,往里,能发配流放,往大了,都能砍头了。

    沈若兰哪儿会让他抵赖过去啊,直接在公堂上了黑子咬他的事儿,并指出刘顺子当时被黑子咬废了,大家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当堂验明正身。

    知县老爷听了沈若兰的话,当即吩咐衙役扒下他的裤子,验看他的伤势。

    果然,那厮的命根儿处,只剩下短短的一节了,干巴巴的,跟一段被咬残了的腊肠似的,还不如别人的十分之一长呢。

    证据确凿,容不得他狡辩了,在段元焕的鼓动下,知县老爷下令打了刘顺子二十板子,判了他十年监禁,就扔到大牢去了。

    大仇得报,沈若兰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出了县衙后,就乐颠颠朝四海酒楼方向走去,想买几个好菜回去,跟她爹好好的庆祝一下。

    段元焕是跟她一起出来的,出来时,外面有一辆带厢的马车正停在县衙门口儿等他呢。

    看见他出来,红棉玉手撩着车帘儿,笑面如花的邀请他,“段公子,天冷,快上来吧。”

    段元焕看见红棉时,眼底划过几分不耐,他已经不喜欢这个女人了,可她还死缠烂打的找他,简直让他不胜其烦。

    不过,他是个温润的性子,曾经跟过他的女人,便是不喜了也不会伤,故而,看到红棉后,虽心烦,面上却未表达。

    “多些红棉的美意了,不过我还有点事儿,不能与你同行了。”他淡淡的拒绝完,再不话。

    这就是他甩女人的方式,不直接,免得伤人自尊,就是用淡漠疏离的方法,让对方知道他已经不再爱她,让她们知难而退。

    红棉见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一个穿紫貂大氅的少女,眼神微黯,勉强笑道:“那位姑娘是段公子的朋友吗?不如带上她一起……哎呀,那个姑娘好像是沈姑娘啊!”没等完,她忽然惊讶地叫起来。

    段元焕一听,吃惊的:“她确实姓沈,你怎么会认识她?”

    红棉笑了,,“这个就来就话长了,不如段公子先上来,我慢慢的跟你讲!”

    段元焕确实挺想跟了解了解沈若兰的,通过这两次接触,他发现这个姑娘很有意思,娇蛮、泼辣,像个辣椒儿似的。

    而且,她的胆子还挺大的,今儿个在公堂上举证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怯场,就是扒那个假和尚的裤子时她也没回避,还从指缝里偷偷的瞄了一眼,都被他给看见了,她自己还不知道呢!

    他想了解她,红棉又认识她,如此,他自然就没法拒绝红棉的邀请了。

    登车后,段元焕对红棉道:“不如先邀请沈姑娘一起来坐,我与她不熟,又男女有别,怕她不肯,还是你来邀请吧。”

    红棉扯了扯嘴角,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意,虽然醋意横生,但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吃醋的资格,就点点头,,“也好,只是沈姑娘性子腼腆,能不能上来就不一定了。”

    沈若兰正盘算着买点啥菜呢,忽然听到有人叫她,定睛看时,竟是醉花阴的红棉姑娘。

    自从上次被她炒了,沈若兰还一次都没见过她,没想到今儿她竟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真是挺让人感到意外的。

    沈若兰停下脚步,客套的寒暄:“红棉姑娘好,好久不见了,姑娘还和从前一样漂亮。”

    红棉堪堪的一笑,,“沈姑娘倒是比从前好看多了,气色也好多了,不知沈姑娘要去哪?不如送你一程吧。”

    沈若兰不想跟她有过多的交集,婉拒:“多谢美意,只是不必了,我马上就到了。”

    红棉被拒,心里还挺高兴的,她可不想别人把段公子给抢走了,就马上回答:“那就罢了,只是姑娘好久没去醉花阴了,要是有空的话,记得去坐坐,秦妈妈还时常起你呢。”

    沈若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初就是她把自己给炒的,她还去那里干嘛?闲的嘛?

    不过,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嘴上却着客套话:“好啊,只是我最近挺忙的,等我有空一定去看你们。”

    两人刚分开,段元焕就迫不及待的问:“她怎么会去醉花阴?去那里干什么?你又是怎么认识她的?都知道她些什么?”

    红棉垂下头,缓缓的:“沈姑娘是去醉花阴卖唱的,我唱的《月满西楼》和《菩萨蛮》就是她教我的,只是后来因为点儿意外,我没有继续跟她学,就没再联系,今天还是头一回见到她呢。”

    罢,又有点儿自言自语似的嘀咕,“想不到几个月不见,她的变化竟这么大,原来瘦得皮包骨的,脸色还那么差,现在竟长开了,一点儿都不丑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段元焕听那《月满西楼》和《菩萨蛮》竟都是她教的,惊讶得都不出话了。

    他一共只见到她这两次,她都是一副刁蛮泼辣的乡下丫头的样子,没想到竟能唱出那般高雅的歌词来,且那曲调也好听的不像话。

    就因为这两首曲子,他多宠了红棉两个多月,直到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也听腻了,才渐渐的疏远她。

    没想到,这仙乐般的曲子,竟是那个泼辣刁蛮的丫头教的,他还有这么清雅的一面吗?他怎么没看出来呢?

    “公子,夫人在前面呢!”一直伺候在车旁的厮旺财隔着车子叫了一声。

    段元焕挑起车窗的帘子,果然看见他妻子正带着几个丫头从一家胭脂铺子走出来,丫头们的手中拎了一些瓶瓶罐罐的,都是些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看来是来扫货的。

    他妻子赵氏,是他幼年时家里就给定下的,也是县城大户人家的女儿,比他大三岁,当时家里本着‘女大三,抱金砖’的心思帮他定下的,只是他不大喜欢他这个妻子,不仅因为她年纪大,还因为她长得不够漂亮,也没有什么性格,只一味的温柔、娴熟、懂事、听话,一点个性都没有。

    把她娶回家不到一个月,他就对她彻底失去兴趣了。

    “夫人,看,是公子!”赵氏身边儿一个大丫头眼尖的看到了段元焕。

    前面过,段元焕是个温柔的性子,虽然不喜欢他妻子,但也不会伤他,夫妻俩脸面上的情分还是有的。

    被妻子发现了他,他索性叫车夫把车停下,打开车帘儿跟赵氏了几句话。

    话的时候,赵氏一直温婉的笑着,可在看到红棉的时候,笑容就变得有些僵硬了,脸上的笑就跟刻上的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