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谁干的
    安安垂下头,美眸中浮出几分疑虑。

    她跟纯曦县主相识不止一日,纯曦看起来天真烂漫,娇憨可爱的,可实际上精明着呢,心机绝不在她之下,既然如此,又为何会做出蠢钝的事?

    这件事就算她得逞了,就算她真能代替自己成为湛王妃,但是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件事是谁的手笔,如此一来,她这心机女的名声就坐定了,湛王是那种光明磊落、顶天立地的男子,又怎会娶一个阴险算计的女人为妻?

    如此歼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她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会去做呢?

    当然,也可能是见她马上自己马上就要跟湛王定亲,她急得失去理智,乱了阵脚,故而冒险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但是,这种可能并不大,换做是她,绝不会冒这样的险,她情愿以侧妃的身份嫁过去,反正时日长久,可待日后再徐徐图之,何必勉强上位,授人以柄,给自己留下无穷火患呢?

    可若不是她,又会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对他们家下手?还敢翻出那么多年前的陈年旧事?

    须知,她母亲可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女儿,想当年,湛王闯下弥天大祸,是太皇太后绝食三日,以死相逼,才救回湛王一命,于皇上、太后和湛王而言,太皇太后就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因为若没有太皇太后出手相救,湛王肯定获罪,而他一旦获罪,太后也肯定会以教子无方的罪名被废,太后被废,身为太子的皇上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只怕也离被废的日子不远了!

    所以,太皇太后不仅仅是救了湛王,还救了他们一家子,她母亲做为太皇太后最疼爱的女儿,也是太皇太后唯一的嫡亲孩子,理应受到太后和皇上的感激和礼遇。

    事实上,这些年来太后和皇上也一直对他们家不错,一直是皇恩浩荡,恩宠不尽,使他们一家子成为楚国最尊贵的皇室。

    可现在,又是谁这么大胆子?能敢在他们头上动土呢?敢拿他们家的**事呢?

    若不是纯曦干的,到底是谁呢?

    这边,不明就里的荣嘉大长公主还在骂着:“贱人,看着乖乖巧巧,活泼可爱的,没想到私底下这么坏,等会儿我就进宫去,向皇上和太后揭开她的美人皮,让老七也看看她的真面目,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母亲!”

    安安秀眉微蹙,面露不悦,“这只是女儿的初步推断,并没有十足的证据,您若冒冒失失的进宫去告状,万一被人家反咬一口怎么办?再,太后有多疼纯曦您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她做的,您以为太后会站在你这边?”

    “那……那我们怎么办?难不成就什么都不做,只在这里干坐着等死?”荣嘉大长公主听到女儿的分析,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安安:“哪里就到了等死的地步了?一会儿您去告诉我父亲,告诉他无论如何要想办法保住那老妪的性命,若她死了,必定会被认为是咱们理亏心虚,杀人灭口,那咱们可就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

    虽然事实上他们确实是理亏,可是,只要好好筹谋筹谋,肯定还会有反转的机会的。

    **

    宫里

    太极殿,建安帝稳坐在龙椅上,冷眼望着伏在阶下的妹婿,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一脸的失望和怒气。

    “邓都卫!”

    “是……臣在……”阶下的男人听到皇上的声音,似吓到了一般,身子微颤了一下,依旧伏在地上,不敢出气。

    “今日之事,你怎么解?”

    “臣……臣……有罪!”

    邓玉郎跪伏在阶下,承受着天子的雷霆之怒,只吓得两股战战,瑟瑟发抖,结结巴巴的已然是不出话了。

    “朕也知道你有罪,现在朕问你,出了这样的事,你该怎么跟京城百姓解释?”

    建安帝怒声训斥着,“穆家的乳母当街拦轿喊冤,目睹此事的百姓为数不少,朕若包庇了你们,朕的百姓们会怎么看朕?你叫朕又有何颜面对天下的百姓自称明君?”

    “臣之罪,求,陛下开恩……”邓玉郎依旧是伏在地上,哆哆嗦嗦着。

    建安帝一见他这副样子,更生气了,抬手拾起龙案上的一个碧玉镇纸,哐当一声砸了下去,“有色心没贼胆的东西,你这副样子,也敢出去偷女人?荣嘉找了你,真是瞎了心也瞎了眼了。”

    邓玉郎被迎面砸来的镇纸打了个跟斗,赶紧又爬起身跪伏在地,连头上被砸出的血迹也顾不上了。

    “滚出去,别再让朕看见你!”建安帝一声怒喝,真怕自己会一时气急下旨把他杀了。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娶了金枝玉叶还不知足,竟敢偷着包养女人,简直丢尽了皇家的脸面,无耻至极!

    邓玉郎战战兢兢的退出太极殿,一到殿外频频擦汗,失魂落魄的去了!

    邓玉郎跑走后不久,建安帝身边的一个大太监顺喜从殿外走进,跪在阶下尖声尖气的奏道:“陛下,方才奴才已彻底经查明了此事。”

    此时建安帝余怒未消,声线依旧很冷,道:“奏来?”

    顺喜一见皇上身上的气压这么低,赶紧打起神二分精神,道:“穆家的那个奶娘所的都是事实,邓都卫当年确实趁着穆家败落之际,逼迫了穆家的姐,不过,他并非是一时起义,而是早就对穆家姐心仪,两人自幼相识,还差点结为夫妻。”

    “当初,邓都卫乍进京求学时,就拜在穆岐山的门下,因他聪慧好学,斯文识礼,故深受穆岐山的赏识,当初穆家也曾想过要招他为婿,可后来他金科及第后,被先帝看中,钦选为了荣嘉大长公主的驸马,就与那穆家姐之事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邓都卫却并不想娶荣嘉大长公主,只是因先帝下旨不敢抗旨才不得不娶了公主的,他心中却一直都没忘记那个穆家姐,好几次趁着回去拜望穆老先生之际去于她相见,穆家姐因恼他攀附金枝玉叶,始乱终弃,始终不肯搭理他。”

    “后来,穆岐山率家中男丁回南方祭祖,回来途中遇风浪翻了船,家中男丁几乎全部葬身河底,穆家一下子败落下去,穆家姐的继母为了保住家中的兴盛,要把穆家姐嫁给当时的京兆尹赵永生为妾,穆家姐无奈逃离,后来便落入到邓都卫的手中,再后来,就是金屋藏娇,被荣嘉大长公主发现……”

    顺喜尖着嗓子,把调查出来的事一五一十的报了上去,只是漏掉了穆家姑娘还活着,并且已经生了一对龙凤胎的事实。

    事实上,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人知道穆氏还活着的事,当初她被荣嘉大长公主下令打个半死丢进河里,所有的人都认为她肯定已经被淹死再沉到河底喂了鱼,然而事实却是:邓玉郎早在行刑前就花重金买通了负责行刑的侍卫,打的时候在力度上做了点儿文章,看起来打的挺重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可实际上并未伤到要害部位,也未伤到元气。

    被沉河后,他早就派人守在那里,在她沉河之后及时将她救出,又送她远离……

    这些年,他一直默默的思念着她,只是再也不敢接近她,唯恐一个不慎,再害她死一次……

    建安帝听完奏报,冷声道:“去把此事报与太后去,怎么处置,让太后做主就好。”

    太后听到这件事时,正跟她的儿子晚饭呢,一听到这样的事,顿时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可恶,身为女子,本该夫为妻纲,事事为丈夫考虑,可她竟如此跋扈善嫉,把丈夫逼得偷养外室,还赶尽杀绝,不留余地,做为女人,她连一点儿女人该有的贤良淑德都没有,若非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哀家定要好好的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知道该怎么给人家做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