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大娘的心眼儿
    送走了张兴旺父子,沈若兰把剩下的几只饺子喂了黑子,用包饺子剩下的面擀了点儿面片,简单对付了一口,就去后园子把羊和鸡鹅都喂了,喂完后回到屋,脱巴脱巴钻进被窝补觉去了。

    昨晚一夜未睡,又是报仇又是干活儿的,她现在都困死了,难得现在清静了,得好好补补觉,养养精神,不然她好容易长出来的肉又给瘦下去了。

    这一觉睡的很长,一直睡到晌午,直到听到外面传来黑子的狂吠声才醒来。

    黑子叫得很响,还带着威胁和攻击的节奏,一听就是外面有情况了,沈若兰赶紧穿好衣裳,趿拉着鞋子跑了出去。

    到了外面,看见黑子正站在大门口,跟门外的瘦丫四姐妹僵持着呢,瘦丫手上握着根棒子,横刀立马的站在三个妹妹的前面,似乎要跟黑子决一死战一般,黑子龇牙咧嘴,面露凶相,双方就那么僵着,谁也不肯退让!

    看到沈若兰出来,黑子立刻跑到她的身旁,摇着尾巴哼哼着,好像是它把敌人拒在了门外,再向她邀功呢。

    沈若兰弯下腰,摸摸黑子的脑袋,笑道,“她们是自己的人,以后可不能咬了,要对她们友好点,知道吗?”

    又抬头看看她们几个,笑道,“怎么才回来呢,我还以为你们一早就能回呢!”

    瘦丫:“我们原来是想早点回来,可是等到日头老高了也没等到车,就走着回来了。”

    因为走了很多的路,又都穿着厚厚的棉衣上,把姐妹几个都走冒汗了,脸蛋上也难得的生出了几分红晕,比之前那几张枯黄干瘦的脸好看多了。

    加上有这身带颜色的衣裳趁着,越发显得好看起来了。

    其实,她们几个原本长的就不难看,都是大眼睛,大嘴巴,五官立体,高高瘦瘦的,这种相貌要是搁在现代,那就是难得的混血美,很吃香的,可惜,生在女子以柔为美的古代,这种五官立体,有攻击性的长相,就没有市场了。

    不过,别人不懂欣赏,沈若兰还是会欣赏的,就算没市场,沈若兰也认为她们几个好看。

    “呵呵,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看看你们几个,穿上这身儿衣裳,立马都变漂亮了!”

    她调侃着,得瘦丫几个都不好意思了。

    招娣羞涩的:“我们几个刚进屯子时,好多人都没认出我们了。”

    沈若兰笑道,“别是他们,就连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呢!”

    这会儿,姐几个都穿着昨天沈若兰给买的新衣上,身上脸上都洗得干干净净的,比昨天白多了,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的,像若兰一样编成了麻花辫儿,垂在胸前,就是扎头发的头绳有点儿不好看,都是麻绳。

    沈若兰拍了拍黑子,让它躲到一旁,对瘦丫几个,“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来吧!”

    进屋后,瘦丫把昨天沈若兰给她们的十几文钱拿了出来,放到了炕上:“兰丫,这钱我们没花上,你搁起来吧。”

    沈若兰知道她们几个是没舍得花,想给她省钱呢,也没有道破了,就随手把这些铜板放在了炕席下,:“先放这儿吧,万一你们谁想用,上这儿来拿就成了。”

    瘦丫忙:“我们用不着,我们有吃有穿的,不用花钱。”

    沈若兰笑道:“用不着也放这儿吧,你不用管它就好了。”

    完,又从怀里(空间里)拿出昨天买给她们的头绳,笑道:“你们的头绳跟衣服太不般配了,快去换下来吧。”完,把头绳和木梳递了过去,让她们自己挑选。

    姐妹几个拿着沈若兰买给她们的头绳,自是感动得不行,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的恩情了。

    沈若兰帮她们,只是凭自己的心情,从未想过要她们报答,送完头绳和梳子,他又开始准备午饭了。

    瘦丫几个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了,又都走了那么远的路,都饿坏了,沈若兰做了一大锅珍珠汤,大家把饭吃了,就开始干活儿了。

    因为惦记着老宅的大猪和那几只鸡鸭鹅,沈若兰干了一会儿,就起身去老宅了,想探探路子,看看啥时候动手合适。

    老宅里,大娘在那看家呢,看见沈若兰来了,大娘立刻拉着她寒暄起来,那态度热情的,跟一盆火似的,就像她刚穿过来时,大娘想让她替沈若梅出嫁那样,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啊!

    “兰丫啊,我前两天淘了点米,撒了几块年糕,待会儿让你嫂子给你送几块尝尝去!”

    “呵呵,不用了大娘,我不爱吃黏食。”沈若干笑两声,婉言拒绝了。

    对大娘,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那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现在这么对她,肯定是有事儿求她了,她可不能为了几片年糕就欠她的人情,免得将来百倍千倍的偿还她。

    “不爱吃?那是别人做的,你尝尝大娘做的,包管你爱吃,我跟你,大娘干别的不行,就会撒年糕,大娘撒的年糕又粘乎又艮究,包你吃了这块想那块,你福存哥时候一整馋我的年糕就能馋哭了,真的,可好吃了!”

    “可是大娘……”

    没等她完,大娘又体贴的:“对了,我看你家的柴火快烧没了,赶明儿我让你福存哥再去树趟子给你勾点儿树枝子去,这死冷汗天的,没有柴火烧可是要冻死人的!”

    沈若兰家的柴火垛确实就只剩下个底儿了,之前福存哥给她勾的那些树枝子本来能烧到开春儿的,但是她爹回来了,家里两个屋烧火,加上最近又熬冻子,等整天烧火,柴火就格外的费,这几天她正琢磨着要上集市上买点柴呢,结果大娘就主动提出帮忙解决了。

    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情愿到集市上花钱去买,也不愿欠大娘这份人情,因为大娘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欠的。她:“不用了大娘,这么冷的天还折腾我福存哥干啥?我自己到集市上买点儿就成了,也花不了多少钱。”

    大娘热情的,“不折腾,不折腾,他个大伙子不干活干啥?再,个人家能弄来的东西,何必花钱去买呢?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霍霍呀?”

    沈若兰呆不下去了,再在待下去,大娘不定又要给她啥了,于是赶紧,“大娘,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沈大娘笑呵呵的,“那行,你去忙吧,大娘知道你得给你爹做冻子呢,真是个好孩子,还知道帮家里干活儿,比你梅姐懂事多了。”

    沈若梅在大娘心目中的地位,一直是心尖眼珠儿的存在,现在为了捧她,居然连沈若梅都拿出来的来了,大娘这是要求她啥事儿啊?“

    没等她想明白呢,沈大娘又开口了:”你你个姑娘,一天天的做那老些冻子,可累不累死了?明个我就让你福存哥上你家帮你做去,省得累着你了!“

    当当当,答案揭晓了!

    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原来大娘一直在这儿等着她呢!

    让福存哥上她家去帮她做冻子去,那做冻子法子福存哥不就学去了吗?她家的冻子再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别人也会做了!

    然后,市场被瓜分,两家再激烈的竞争?

    沈若兰停下脚步,看向沈大娘,:”谢谢大娘的好意,不过真用不着麻烦我福存哥,做冻子的话瘦丫她们几个就行了,连我都用不着呢。“

    大娘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神色有点儿皴裂了,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又:”那也行,那我就让他帮你爹去,你爹一天天的往城里跑,又是蹲点儿又是送货的,肯定累坏了,就让你福存哥去帮他一把,也省得他那么辛苦了!“

    这是想让沈福存到她爹跟前儿打工呢!

    这个要求,沈若兰倒是可以答应,就算大娘不她也看出她爹辛苦了,要是有个人帮着分担点儿,简直太好不过了。

    而且,她对福存哥的印象也不错,这个人勤劳、踏实,也没有这儿那儿的,留在爹身边儿,肯定能好好帮他,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虽然可以用他,却不能露出欣然接受的样子,不然,大娘就会拿着‘我们家看你太辛苦,才巴巴的去帮你’的施恩者态度去跟他们相处,明明是她想给儿子找份工作,他们家也乐意接受,两全其美的事儿,但是一旦被大娘那种态度一参合,好事也会变得让人犯膈应的!

    她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这期间,她明显的看出了大娘眼底的紧张和不安,在她快绷不住的时候,沈若兰才开口:”那行吧,虽然我爹那儿他自己也能忙过来,但是多一个帮手他不也能轻松些吗,反正福存哥在家呆着也是白呆着,还不如找点儿活干,挣俩钱儿,让家里松快松快呢!“

    ”就是呢,我也是这么想的。“

    看到她答应了,大娘立刻乐得眉开眼笑的,脸上的皱纹都堆到一起了,”都打虎莫过亲兄弟,上阵莫过父子兵,用着个人家的人儿,肯定比用雇来的顺手,再也放心啊!“

    沈若兰笑了笑,:”嗯,确实挺放心的,我福存哥人不错,他要是个品行不好的,就是破大天我也不能答应让他上我爹跟前儿去啊。“

    沈大娘得偿所愿,乐得眉眼都是笑,把沈若兰一直送到大门口儿才回来。

    沈若兰离开老宅的时候,特意上猪圈看了看,猪圈里的猪还是去年秋天抓回来的,现在已经二百多斤了。

    刘氏平对这头猪比很精心,养的膘肥体壮的,家里边儿没钱,儿子还要念书,每年的学费就指着从她每年养的猪里边儿出呢。”

    不过,她往后也不用养猪了,因为她儿子已经废了,楚国的律法有规定,太监是不能做官的,所以,她儿子的书也不用读了。

    其实,就算没有这样的规定,沈德贵的书也是白读,就他那又笨又浮躁的德性,咋可能读好书呢?也就是坐在学堂里装装样子,装装斯文人来满足他的虚荣心罢了。

    他们家的鸡鸭鹅也养的挺好的,加起来能有十四五只,都够她吃上好几个月了。

    沈若兰看了一圈儿后,就回去了。

    路上遇到了几个村邻,大家都很客气的跟她打招呼,沈若兰心里明白,这些从前都不大搭理自己的人,现在能陪着笑脸跟她话,完全是因为她家发达了,鸟枪换炮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