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收拾人渣
    “二勇哥,等一下!”

    眼瞅着张二勇的拳头又落下来了,沈若兰急了,失声大喊出来。

    郑屠子已经被打的七死八活了,要是再来一拳,万一给打死了,岂不是得惹上人命官司吗!

    张二勇的拳头已经落下了,听到沈若兰的声音时,想收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拳头落下时却减轻了击打的力度,所以最后一拳打到郑屠子的身上时,虽然痛,却不像上两拳打那么惨了。

    不过,仍打得郑屠子哭爹喊娘,惨叫声声……

    沈若兰跑过来,拉起张二勇,再看看郑屠子,那货只是受了伤,却伤不致命,就赶紧拽着张二勇离开了。

    一路上,张二勇都绷着脸,嘴巴也紧紧的抿着,他刚才真是被气坏了,先是气郑屠子,死杀猪的竟敢当街调戏她,后又气她那个猪狗不如的叔叔,竟把她卖给了这样不堪的东西,气得他恨不得现在就敢去靠山屯,把那个畜生打残了!

    沈若兰看张二勇黑着脸,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忍不住停下脚步,:“你刚才太冲动了,你知不知道你那第三拳要是真打下去,不定会要了那个杀猪的性命,打死了他,你不也得给他偿命吗?为了那么个腌臜的东西把自己的性命赔上去,值得吗?”

    张二勇闷闷道:“就那么几拳,打不死人的。”

    “打不死人?你自己的力气有多大你知不知道?他是人,能赶山上的畜生抗打么?”

    想想刚才的场景,沈若兰仍心有余悸呢,“你想没想过,要是真把人打死了,你爹娘可怎么活?还有我,你要是为我杀了人,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你想让我一辈子活在内疚中吗?”

    被她这么一,张二勇果真考虑起死那屠子的后果,先想想他爹娘,再想想她,理智渐渐的回笼了,他低声道:“若兰,对不起,是我太冲动,让你担心了。”

    “知道自己错了还不够,你得跟我保证,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能冲动,一定要理智的解决问题,知道吗?”沈若兰板起脸,继续道。

    “嗯,我保证!”

    张二勇乖乖的做出了承诺,那副低头听话的模样,像个学生似的。

    看见他这副样子,沈若兰也不忍心再责备他了,就缓缓的:“我知道你是为我打不平呢,不过你不用这样,那几个猴儿人儿根本奈何不了我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张二勇忽然抬起头,:“若兰,要不,咱们现在就成亲吧。”

    怕她误会,又急忙:“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你想及笄后再嫁,你放心,在你及笄前我不会碰你的,我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有丈夫护着的人,让那些想打你主意的人也死了那条心。”

    听到他的解释,沈若兰抿嘴一笑,:“不用这么麻烦,我都了,那几个猴儿人儿奈何不了我,你咋就不相信呢?不信你瞧着,我今晚就去收拾我老叔和尤氏,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提到这两个人,张二勇的脸色又不好看了,他握了握拳,沉声道:“不用你动手,我来收拾他们。”

    他是她未来的丈夫,理应为她遮风挡雨,护她周全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他哪能让她自己应付呢,那样的话,要他这个未婚夫还有啥用?

    沈若兰眨巴眨巴眼,,“要不?咱俩一起来吧!”

    两个人一起收拾那俩人渣,肯定很有意思,想想都让人期待,张二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模样:“行,那咱们这就回!”

    “嗯,回去手指那俩人渣去!”沈若兰握了握拳头。

    有了这个共同目标,两个人都觉得挺刺激的,也不再气闷了,回去的路上,还研究了一下待会儿的作战计划,沈若兰还抽空给他讲了《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故事,告诉他,别以为几拳头打不死人,要是施暴者力气大,三拳打死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张二勇被她‘引经据典’的一番教育,终于大彻大悟了,郑重的向沈若兰保证,往后绝不冲动,也绝不随便打人了……

    **

    老于头的车就停在街头的一条巷子里,沈若兰和张二勇回去时,沈德俭正跟老于头话呢,见到两个孩子回来了,沈德俭立刻笑呵呵的帮他们把坐的干草铺好,又问他们看灯看得如何。

    沈若兰一一回答了,但是关于她老叔和郑屠子的事儿,她只字未提。

    这件事儿她不是不,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

    **

    驴车先赶到桃花村送张二勇,为了不让沈德俭起疑心,到了桃花村张二勇先下去了,沈德俭还特意嘱咐了他一番关于明天出行的事宜,诸如路上心,早起的时候多穿些衣服之类的话,张二勇恭恭敬敬的听着,一一答应了。

    嘱咐完,老于头继续赶车,爷俩有有笑的回靠山屯去了。

    到家后,沈若兰先去了一趟厨房,把火石都收进了空间,回屋后就坐在炕上静静的等着,等听到她爹那屋传来打呼噜的声音,就悄悄的打开窗子,从窗户跳了出去。

    彼时,已经是半夜了,月朗星稀,皓月当空。

    月亮底下,张二勇一手拿个袋子一手拎个根棒子,已经等在那里了。

    见她出来,张二勇低低的叫了一声:“若兰,咱们走!”

    沈若兰看到他手里的‘凶器,’嘿嘿一笑,,“好,走,咱们行侠仗义,为民除害去!”

    张二勇本来还挺严肃的,毕竟是要去打人报仇的,可被她这么一,倒觉得挺有趣的了,也跟着她嘿嘿一笑,俩人一起往沈德俭家走去。

    他们今晚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把那俩个贱人狠揍一顿,最好打的十天半月起不来床,不然也难消他们的心头之恨!

    沈德俭住在老宅里,老宅的位置在屯子中央,人口密集,一有动静肯定会马上出来人的,所以他们必须速战速决,不能久留。

    赶到老宅后,沈若兰和张二勇很轻松的就从外面跳进了院子,进去后,沈若兰直奔鸡窝,一进鸡窝就连踢带打的,把熟睡着的鸡都给惊起来了。

    受惊的鸡们扑棱着翅膀叫起来,又飞又跳,东躲西藏的,窝里乱成了一片。

    沈德贵和刘氏被惊醒了。

    换作以往,肯定是刘氏起来看看咋地了,沈德贵是不会从热被窝里起来的。

    但是今天,因为沈德贵想让他老娘帮他溜须二哥,所以变得格外勤快、孝顺了,听到动静后,很贴心的对东屋喊道:“娘,你别起来,看冻着了,我出去看看吧……”

    刘氏的被窝正热乎着呢,也是舍不得起来,听到儿子这么一,自然是巴不得,“行,那你快去吧,准是黄皮子又来叼鸡儿了……”

    沈德贵也以为是黄皮子来了呢,也没大在意,穿了衣裳后就出来了。

    刚一出门,一个袋子突然从天而降,还没等他弄明白咋回事呢,腿部‘咔嚓’一声,腿骨被竟生生的打断了。

    “啊——”

    剧烈的疼痛,让沈德贵一下子清醒了,他惨叫起来,叫声撕心裂肺,比杀猪的动静都响,简直响彻半空!

    他倒在地上,蜷起断腿,声嘶力竭的喊起来,刚喊了两声,裆部又被人猛的踢了一脚,那一脚的力度虽不及刚才那一棒子来的狠,但也足以摧毁两颗脆弱的蛋蛋了。

    剧痛之下,沈德贵再也喊不出来了,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德贵,德贵呀,这是咋了——”

    刘氏听到外面的动静,晓得不是黄皮子来了,慌得她披了件衣裳就跑了出来,一到外面,就看到她的宝贝儿子头上套着个袋子,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儿,已经昏死过去了。

    “艾玛,德贵啊,你这是咋了,你可别吓娘啊——”

    刘氏失张失智的喊起来,又是抱又是背的,从她一个老太太,哪弄的动沈德贵呀,倒把沈德贵的伤势拉扯重了。刘氏努力了几回,都没能把儿子搬回屋,急的她放声大哭起来,把四邻都给惊醒了。

    大家循声赶来后,就看到了沈德贵死猪似的惨象。

    虽然大伙儿都不大待见这娘俩,可毕竟是邻居,又看在都是在一个屯儿住着的份上,七手八脚的帮着把沈德贵抬屋里去了。

    抬得时候,沈德贵的腿不自然的耷拉着,明显是腿折了,大伙儿好心的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刘氏,惹得刘氏心如刀割,跳着脚儿的哭嚎起来。

    “哪个杀千刀的干的,老娘跟他拼了,天打雷劈的畜生,咋能这么打我儿子啊——”

    这会儿,那俩天打雷劈的已经跑到尤氏家门口儿了。

    对这次报复沈德贵的行动,沈若兰对张二勇的评价就是一个字——狠!

    那么粗的一根大棒子,‘咔嚓’一下就打折了,她在一边看着腿都疼,使那么大的劲儿,这得有多恨他呀!

    而张二勇对沈若兰的评价,就是泼辣、腹黑,这丫头,她老叔身上那么多地方她不打,非要踢那儿,这下子,她老叔肯定不用再愁娶媳妇的钱了,因为他根本不用娶媳妇了!

    两个人的动作是在几秒钟之内完成的,完成后就马上撤离,前后加起来也就十几秒的时间,快得像一阵风吹过似的,没等有人出来呢,俩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是消失到尤氏家门口儿了。

    “若兰,接下来咋办?”大门口儿处,张二勇低声询问。

    沈若兰拿出火石,:“你去把她们家柴火垛点着,剩下的交给我。”

    尤氏虽然可恶,但‘犯罪情节’比沈德贵轻,她不想罚那么重,只需给她点儿教训,让她往后嘴别那么贱就好。

    张二勇接过火石,听话的往柴火垛那儿去了。

    沈若兰则摸进院子,一如刚才在她奶家那样,冲进鹅圈里踢打起来。

    尤氏家没养鸡鸭,只养了四只鹅子,尤氏对这几只鹅子很宝贝,怕丢了,巴巴的把鹅圈盖在了窗户下边儿,好随时能看着。

    沈若兰冲进去后,把大鹅子们都惊醒了,大鹅子们立刻抻着脖子嘎嘎的叫起来,还有一只厉害的大公鹅抻着脖子向沈若兰冲过来,想搁它的大嘴拧沈若兰的大腿。

    沈若兰哪能让它给拧到啊?等它冲过来时,就顺手捏住了它的脖子,咔嚓一拧,大鹅子扑棱了两下,就蹬腿儿了,沈若兰嘿嘿一笑,不客气的把大鹅子收进空间里,赶紧躲了起来。

    这会儿,尤氏已经在屋里听到动静了,急忙披着衣裳跑出来看。

    沈若兰躲在暗处,看尤氏出来了,立刻捡起一块石头,借着明亮的月光,单手发力,向她的嘴巴打去。

    你不是嘴贱吗?不是爱搬弄是非吗?往后就让你话漏风,看你还怎么嘴贱,怎么搬弄是非!

    “噗——”

    一声闷响,正中目标,尤氏被打得一个倒仰,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

    “哎呀,我的嘴啊——”

    尤氏捂着嘴巴惨叫起来,沈若兰趁机弯着腰,撒腿溜掉了。

    那边儿,柴火垛已经被点着了,沈若兰跑过去,拉起张二勇的手就跑,张二勇的手被那只软绵绵的手儿拉着,心软成一片,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跑下去,跑到地老天荒才好…。

    跑到家门口,沈若兰停下脚步,一手叉腰,一手捂着胸脯,气喘吁吁的,“欧拉,二勇哥,谢谢你。”

    张二勇温柔的看着她:“不用谢,咱俩还用客气吗。”

    “呵呵,是呀,咱俩现在是一个战壕上的战友了,一起联手把人打残了,往后,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虽然被比作蚂蚱,但是听到她‘她跟他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张二勇的心里顿时甜滋滋的,温柔的看着她,,“不早了,你进去睡吧,我明早把黑子给你送过来。”

    沈若兰挥了挥手,还有点儿气喘吁吁的,“去吧去吧,路上心点儿!”

    “哎!”

    他答应了一声,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虽然舍不得走,但是他留在这儿,她没法睡觉,他可舍不得让她熬夜贪黑。

    沈若兰又从窗户跳回到屋里,趁着还有点儿时间,赶紧脱吧脱吧钻进被窝里,打算睡觉。

    只是,还没等睡着呢,就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吵醒了:“二叔、二叔哇,快起来,我老叔出事儿了……”

    是大爷家沈金存的声音。

    **

    沈德俭带着沈若兰赶到老宅的时候,一进门,就看见沈德贵直挺挺的躺在炕上,一动不动的,跟死了似的,他身上的衣裳已经被脱光,伤口也暴露在外。

    腿骨折了,折断处又红又肿,比平时粗了两倍,看着都吓人,简直触目惊心!

    不过,最吓人的还是他的裆部,居然肿的跟个倭瓜似的,上面的血管和青筋条条爆出,看得真真亮亮的,还有紫黑色的血滴滴答答的随着尿液淌出来了,眼见得是废了。

    此时,老太太刘氏已经哭得死去活来,什么也顾不上了,只管‘一口儿’‘一口肉’的叫着沈德贵,还咒死念活的骂害了她儿子的人,跟个疯子似的。

    沈德宝坐在炕沿边上,眉头紧锁着,吧嗒吧嗒的吸着烟袋锅子,本来就苍老的脸,一下子变得更沧桑了。

    屋里还有不少邻居在,不知是来帮忙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大家有的安慰刘氏,有的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到底是谁这么狠,能对沈德贵下这么毒的手呢?

    沈秀云两口子和沈秀英两口子也都来了,只是这几个人的脸上没啥心痛的表情,好像亲戚一场,出了这样的事儿,不得不过来看看似的。

    沈德俭看到弟弟的这幅惨象,心里有点儿不好受了,虽然他这个弟弟自私无情,这些年来也根本不把他这个哥哥当人看,可毕竟是一母所生,时候的情谊还是在的,现在看他落到这副惨象,他还是挺心疼的。

    “咋回事儿?谁干的?咋能下这么黑的手呢?”

    沈德宝从烟雾中抬起头,眉头紧锁,“不知道啊,娘出来时打人的畜生就跑了,连个影都没看着!”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被骂了,还没法反驳。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

    “茂学呢?茂学来给看了吗?咋的?”沈德俭急切的询问着。

    他嘴里的茂学,是屯子里的土郎中,屯子里谁家有个病灾儿的,都找他给医治,不过,村医的水平毕竟有限,他也只能医个头疼脑热,跌打损伤啥的轻病,像这种大伤就无能为力了。

    “找了,茂学伤的太重,他也医不了,叫送到镇上的医馆去呢。”沈德宝无力的回答道。

    沈德俭急忙:“那就送去啊,还在这儿等啥呢?”

    “等车呢,福存去找老于头去了,一会儿把车套好了,等车过来就送他到镇上去。”沈德宝又吸了两口烟袋锅子,一张愁苦的老脸隐匿在了烟雾中。

    沈德俭也坐了下来,“行,待会儿咱们一起去!”

    沈若兰忙:“爹,你跟人家各个酒楼都定好送货的,失信于人不好啊?我老叔也就这样了,你去了也帮不了啥忙,不如你去送你的货,让我大爷和我福存哥去好了。”

    完,她拿出钱袋,从钱袋里掏出一块银子,大约一两多重,:“咱们出不了力,就出钱吧,老叔伤的这么重,到了镇上没银子可不成,这些银子让我大爷拿着,留着给我老叔治病用!”

    沈德贵伤得这么厉害,到医馆肯定不能少花销了,刘氏没钱,到时候少不得上她家来聒噪,她今个刚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个丫头,这会子自家的亲叔叔重伤需要治疗,她要是不肯拿钱出来,肯定会被大家戳脊梁骨,再她爹也不能答应。

    与其这样,还不如做个好人情,在众人面前卖个温柔懂事的名声。

    反正,她奶养的那口大猪也差不多值这些银子了,就算不值,加上他们家那些鸡鸭鹅的也绰绰有余了!

    大娘看到沈若兰手里的银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没等沈德俭话,就抢着,“兰丫的对,二弟,你这买卖好容易做这么大,可不能失信于人啊,要是失信于人,往后的买卖可就不好做了,反正咱们家这么多闲人呢,谁都能去镇上帮着照顾照顾,你还是去忙你的吧,这儿有你大哥和福存金存就行了,再不济还有个我呢,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指定能照顾好老三就是了。”

    这一两多的银子交到他们家手儿,要是都是他们家人在医馆照料的话,那花多花少还不都是他们家一句话吗?想来能撈下不少呢,所以,决不能让老二跟着!

    沈德宝倒是真心实意为沈德俭着想,“你还是去忙你的吧,这有我们就成了。”

    连齐来顺也笑着凑过来,讨好的:“是呀二哥,咱们家这么多人呢,不差你一个,你还是去忙你的吧,我跟秀英也在呢,娘这你就不用惦心了。”

    沈德俭对沈德贵本来也没多少感情,见大伙都这么,也就答应了。

    其实,沈德俭是个性情中人,要是沈德贵从前对他好,现在他就是宁可买卖黄了,也会时刻守在他身边的,只因沈德贵之前根本不拿他当人看,所以他对沈德贵也没有多少感情,现在既然大伙都这么了,而且兰丫也把银子花了,他的心里也就没什么负担,所以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不大会儿,沈福存跑了进来,是老于头的车套好了。

    于是。沈德宝带着沈德俭、沈福存和沈金存一起动手,把沈德贵抬到了车上。

    沈德宝带着俩儿子和老娘刘氏,也一起坐上了车。

    沈大娘因惦记着老太太家没人,又怕俩姑子趁着没人的时候偷老太太家的东西,就留下来给老太太看家了。

    人都走了,也没他们爷俩啥事儿了,沈德俭带着沈若兰回家去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谢大娘两口子,沈若兰见谢大娘行色匆匆的,忙问,“大娘,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出来了?”

    谢大娘看到沈若兰,像是找到个分享八卦的对象似的,一把拉住她,眉飞色舞的,“我们俩看热闹去了,刚才尤狐狸家柴火垛让人家给点了,哎呦,火光冲天的,可好看了!”

    沈若兰惊讶的捂住了胸口,瞪着眼睛道,“艾玛呀,谁干的呀,吓死人了!”

    谢大娘幸灾乐祸的:“谁知道呢,她也没看着,不过我寻思指定是她遥哪骚情,招来的野汉子互相吃醋给点的,不过,这把火儿点的太好了,把她的柴火都给她烧没了,往后没柴火了,看她咋整,冻死她个臊狐狸精!”

    野汉子!吃醋!

    沈若兰汗哒哒,对那个纵火的男人深表同情!

    沈德龙咳嗦了一声,埋怨了谢大娘一句:“你看看你,在孩子跟前啥呢?这么大岁数了嘴巴也没个把门儿的!”

    谢大娘笑道:“我这不是高兴的吗?这个狐狸精在屯子里祸害咱们多少年里,这下可算让她遭到报应了……哎呦若兰,我差点儿忘了告诉你了,那个狐狸精不光是柴火垛让人家给点了,牙还叫人给打掉了三颗呢,都是前门牙,艾玛,你没看着呢,可好笑了,一话都漏风,这下子狐狸精成豁牙子狐狸精了,看她还上哪骚情去?哈哈哈…。笑死我了……”

    沈德龙向沈德俭打了个招呼,:“德俭啊,刚才我在那边儿看火,听德贵让人给揍了,是真的吗?”

    沈德俭“嗯”了一声,:“是真的。”

    “艾玛,揍啥样啊?那边都传揍废了,腿儿还给打折了,有这事儿吗?”谢大娘抢着问道。

    她的八卦精神又来了,也不管这话该不该问,禁不禁忌,哒哒哒的把心里的疑问全秃噜出来。

    沈德俭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没别的,也不好意思别的了,毕竟家里出个太监,咋都不是啥光彩的事儿。

    “谁干的?抓住了没?”

    “没抓着,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备不住是老三在外边儿得罪人了。”这是沈德俭的猜测。

    谢大娘忍不住吐槽:“咱们屯子现在越来越乱了,从前多好啊,一年到头都消停的,啥事儿没有,你瞅瞅现在,这才一宿的时间,出俩大事儿,可吓死个人了!”

    沈若兰捂着胸口,附和,“是挺吓人的,爹,咱们快回去吧,这么晚了,要是咱们也碰着坏人就遭了。”

    这都快四更了,一会儿张二勇就过来了,她还想给他做点儿吃的呢,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沈德俭以为沈若兰真是害怕了,忙跟沈德龙两口子道了别,带沈若兰回家去了。

    到家后,沈若兰没有睡觉,直接进了厨房,和面、剁肉,打算给张二勇包一顿饺子,不都‘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嘛,在这边儿,远行的人都有在临行前吃饺子的习惯,张二勇那个老娘不靠谱,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他们包顿饺子吃,为防意外,她还是包出来吧。

    饺子是猪肉白菜馅儿的,里面只放了一点白菜,基本上就是肉馅儿的。

    肉馅儿饺子在现代算不得什么,可是在物质乏匮的古代,就不亚于一顿满汉全席了,加上她手艺好,馅儿调的好吃,这饺子包出来,就算他们已经吃过了,也肯定能再吃一顿!

    约摸着五更的时候,栓子来接沈德俭了,沈若兰给她爹先煮了一碗饺子,让他吃得饱饱的走了,自己又接着包。

    一连包了两盖帘儿,估摸着肯定够他们吃了,才停下来。

    她包的饺子很好看,大匀称,皮薄馅儿大,一只只的跟银元宝似的,圆滚滚的的很容易让人产生食欲,这样的饺子别是吃,就光看,都够招人稀罕的了。

    没用她等多久,张二勇爷仨坐着车来了,黑子也被带了过来,大概已经被张二勇训导过了,这家伙见到沈若兰时,一点儿都没排斥她,还跟她挺亲热的,远远的见到她就撒欢儿似的逃跑,跑近后还在她脚底下不停的绕圈,摇着尾巴……

    沈若兰亲昵的揉了揉它的狗头,又抬起头对车上的爷仨笑道:“张大爷,大哥,二勇哥,我给你们包了饺子,你们吃完饺子再走吧。”

    张二勇一听,顿时审视的看着她,有点儿心疼的:“你起大早给我们包饺子了?”

    沈若兰,“是呀,反正我白天也没啥事儿,待会儿把睡补回来就是了。”

    张二勇闷声道,“往后可不行起这么早了,要好好睡觉,记住了,啥也不赶自己的身体重要……”

    “嗯,知道了!”沈若兰笑迷迷的回道。

    张兴旺在一边儿看到儿子‘媳妇’这么恩爱,也心情大好,哈哈一笑:“二勇啊,包都包了,你再抱怨啥有啥用,还不如进去把饺子吃了,也省得浪费兰丫的一片心意了。”

    又对大儿子道,“你是没尝过兰丫的手艺,等会儿好好尝尝,兰丫的手艺最好了,她做的饭菜连酒楼的大师傅都比不上,吃过一次,保证你忘不了……”

    张大勇讷讷的点点头,跟着他爹进屋去了。

    正如沈若兰所料,崔氏还真没舍得给他们爷仨包饺子,昨天正月十五晚上那顿饺子还是白面掺合了苞米面子包的呢,馅儿也大半是菜,只放了一块儿腊肉,油也只舀了半勺荤油,饶是这么着,也把崔氏心疼够呛,吃饭时一个劲儿叨咕,“这一顿饭得吃进多少钱去啊,一泡屎就拉出来了,香了嘴巴臭了屁乎,往后可不能这么大嘴马哈的吃了……”

    一顿饺子,被她叨咕的谁都没吃好。

    今天早上,崔氏只给他们爷仨做了一顿苞米面子糊糊,煮的稀溜溜的,喝进肚子两泡尿就下来,还炖了个土豆炖白菜,一点儿油性没有,水骚巴淡的,算是给他们备的饯行宴了。

    张兴旺嘴上没啥,心里却极不舒服,只胡乱的吃了几口后,就带着俩儿子出发了。

    临行前,崔氏一个劲儿的嘱咐,“老头子,你在那边儿赚了钱可别乱花啊,要攒起来留着还饥荒,留着供三勇念书,到了那边也不行找混账老娘们,要是让我听你在那边儿跑破鞋了,我就死给他看……”

    对她的临别赠言,张兴旺就回应了五个字:“滚一边拉去——”

    **

    沈若兰怕他们放不开吃,一下子把两盖帘儿饺子都煮上了,白生生的饺子热气腾腾,足足盛了四大盘儿,张二勇帮她把饺子、蒜酱、醋和菜也一起摆上桌儿,为了不干巴,沈若兰还盛了三大海碗饺子汤,让他们原汤化原食,边吃边喝。

    张大勇是第一回吃沈若兰包的饺子,吃到嘴后,顿时把他给香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要不差他是大伯子,得在兄弟媳妇儿跟前留个稳重的印象,他早就左右开弓,甩开腮帮子一顿造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少吃,只是尽量不让自己那么狼吞虎咽罢了。

    张兴旺和张二勇在家也没咋吃饭,这会子倒是敞开了肚皮,爷俩撸胳膊挽袖子的,愣是把四盘饺子就吃剩了四五个,还一人喝了一大碗饺子汤,只吃得沟满壕平、心满意足才撂筷儿。

    放下饭碗,张兴旺感动的:“兰丫,你有心了,我们家二勇能找到你,是我们老张家的福气。”

    沈若兰忙笑道:“张大爷,看你的,这还不是我应该的嘛?”

    “话不能这么,这顿饺子你包了是情分,不包是本分,别人谁也挑不出什么,但是你做了,证明你心里有二勇,也有他爹和他哥哥,证明你是个重情重义,心中有数的好姑娘,大爷谢谢你了!”

    张兴旺倒不是因为吃到一顿好吃的感谢沈若兰,而是因为沈若兰的这份心思、这份情意让他感动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幸运,竟然让他找到了这么好的儿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