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偶遇彩霞
    “啊?你喜欢?”

    张二勇被她的话给惊喜到了,真没想到她会喜欢这样的布呢!

    他高兴的:“你喜欢就好,等我以后挣了钱,我再给你买。”

    “艾玛,不用了!”

    沈若兰被吓了一跳,连忙:“我有衣裳穿,你有钱还是留着还饥荒吧,要不,就留着给自己买身衣裳穿,你看看你,浑身上下的补丁都数不清了。”

    张二勇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那身补丁摞补丁的衣裳,有点儿不好意的挠挠头:“嘿嘿,没事儿,我是男人,糙点儿没关系,你穿得漂漂亮亮的就好!”

    “那怎么行呢?你在外面闯荡、做生意,穿的太烂会被人瞧不起的。”沈若兰审视的看了张二勇一眼,越看越觉得他穿得太寒酸了,特别是脚上那双鞋子,大脚趾头处都顶出个洞了,这死冷寒天的,他也不怕冻脚。

    得,反正今儿个也破财了,索性再帮他也买身衣裳吧,就算是回报他给自己买花布的一片情意了!

    “跟我来!”她道。

    抬脚往刚才那家成衣铺去了。

    张二勇跟在她身后,虽然不晓得她要带自己去哪里,但只要跟她在一起,去哪都好。

    “来,进来吧!”

    到了那家成衣铺,沈若兰推开门,招呼张二勇进来!

    张二勇看了看,奇怪的,“上这来干什么?”

    沈若兰道:“给你买身衣裳,不然穿这么一身儿上吉州去,看被人当乡巴佬嘲笑。”

    “不用,若兰,我......”张二勇一听她要给他买衣裳,急忙红着脸拒绝,只是拒绝的话没等出口,就被沈若兰的一句话给甜到了。

    “二勇哥,你可别拒绝,你送我花布,我给你买身衣裳,算是互换礼物吧!”

    这句话,让张二勇忽然想起村子里那些年轻后生们有喜欢的姑娘时,都会跟喜欢的姑娘互赠定情物,他送给若兰花布,若兰给他买衣裳,应该算是互赠定情物吧!

    这样想着,他对沈若兰给他花钱买衣裳就不那么抗拒了。

    “哎呦,姑娘,您又来了,快,快里边请!”

    铺子的伙计见沈若兰又回来了,忙点头哈腰的问好,刚才沈若兰在他这做成了那么大一笔买卖,他能提成不少,所以见到沈若兰时格外的热情。

    沈若兰指了指张二勇:“给他找一双舒服合脚的棉鞋,在找一套棉布的袄子和棉裤。”

    她给瘦丫她们都买纯棉布的棉袄和棉裤了,对自己的未婚夫当然也不能气了。

    张二勇一听沈若兰要给他买纯棉布的袄子和棉裤,急忙:“若兰,我不要棉布的,不结实,干活一刮就是个口子,穿多了还容易磨破了,还是粗布的好,禁脏,耐磨,就来粗布的吧。”

    沈若兰笑着,“你要是怕穿坏的话,那就来两套吧,换着穿,这套坏了穿那套,两套棉布的总比一套粗布的耐穿吧。”

    “不用,若兰,真的不用......”

    张二勇急得脑门直冒汗,他之所以同意沈若兰给他买东西,就是本着互换定情物的念头来的,没想要她破费这么多呀,他是男人,让她一个姑娘给自己花那么多钱买衣裳,他会过意不去的!

    沈若兰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似的,,“你可别有啥思想负担,就是一身衣裳一双棉鞋而已,加起来都不如你给我的那张狐狸皮值钱呢!”

    张二勇见她执意如此,只好同意了,闷声道:“那行吧,只是我不要两套,一套就够了。”

    沈若兰帮他选了一套天青色的棉袄棉裤,一双黑色的绒布棉鞋,本想也给他买两套亵衣亵裤的,可是后来又想到亵衣亵裤毕竟是贴身的物件儿,私相赠予的话有点儿于理不合,就作罢了。

    选好衣裳后,张二勇去后面的间儿试穿了一下,当他从间走出来的时候,沈若兰顿时眼前一亮。

    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带着腼腆的憨笑,就那样不紧不慢的向你走来,怎么瞧怎么帅气,怎么瞧怎么迷人,要不是跟他太熟,她都要脸红心跳了。

    “啧啧,果然是人是衣裳马是鞍呐,二勇哥你穿上这身衣裳,立马帅气多了!”

    张二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哪有你的那么好,是你选的衣裳好。”

    沈若兰摇摇头:“不,还是二勇哥你长的好,要是长得歪瓜劣枣似的,穿啥也不像好样。”

    “是呀是呀,姑娘的对极了,还是这位哥长得好,瞧瞧,高大威猛、健壮挺拔的,跟姑娘还真是般配呢!”

    为了做成这单生意,伙计也在一边儿不住嘴儿的夸奖,把张二勇夸得天上地下的,不过,张二勇还是最喜欢听最后一句!

    沈若兰掏出了荷包,豪爽道,“这些加起来多少钱,你算一下吧,我全要了!”

    伙计立刻眉开眼笑道:“的早就算好了,棉袄棉裤加棉鞋,三样加起来,总共是五百三十七文,给您抹去零头,是五百三十文,的还额外赠您一个包袱皮,留着您包衣裳。

    “好!”沈若兰爽快的付了帐,让二把张二勇脱下的旧衣裳用那个包袱皮儿包了,俩人一起离开了成衣铺子。

    回茶楼的路上,碰到了沈大春和他媳妇彩霞,他们两口子也是过来看灯的。

    彩霞穿着镶了毛边的酱色锦缎棉褙子,下面穿了一条素色的马面裙,头上盘着乌云髻,打扮得跟大户人家的少夫人似的。

    沈大春也穿了一身簇新的衣裳,收拾的齐齐整整,干干净净的。

    俩人边走边话,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意,看得出,他们俩很恩爱,也很幸福。

    “二勇,你也来看灯啊!”

    彩霞跟张二勇是一个村子的,又有点亲戚关系,看见张二勇,忙过来打招呼。

    张二勇:“是呀,彩霞姐你也是来看灯的吗?”

    彩霞笑着点点头:“嗯,我跟你姐夫过来溜达溜达。”

    “姐夫”。张二勇礼貌的叫了一声。

    沈大春微微一笑,:“听你今天跟兰丫定亲了,好事儿啊,兰丫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待人家啊!”

    半个月不见,沈大春比之前胖了些,脸上冷硬的线条也比从前柔和了许多,大概是被媳妇感染的吧,连性子都变柔和了。

    张二勇看了沈若兰一眼,郑重的:“放心吧,我会对兰丫好的。”

    沈若兰冲彩霞友好的笑了笑,,“嫂子,你成亲那天我见过你,但是那天人太多,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海霞笑道,“咋不记得?那会儿有几个老娘们围着你欺负你是吧?好像其中还有你大姑和你老姑呢,你她们这帮人缺不缺德?这么大岁数了欺负个孩子,我当时都想出来帮你了,后来我婆婆我是新媳妇,嫁过来当天就干仗不好,就没让我过来,她亲自去了,不过,后来听你把你大姑家那虎孩子收拾够呛,哈哈,真是太解气了!”

    沈若兰也笑了,这个彩霞姐一看就是个性情中人,很对她的心思,难怪阅人无数的段家老太太都会喜欢她呢。

    “彩霞姐,还你算对了,那个缺德的虎孩子让我给扣屎盆子了,还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到现在他看见我还跟避猫鼠似的呢,都不敢从我家门口走了,哈哈哈......”

    想到王宝根发觉自己被扣屎盆子时那副崩溃的表情,沈若兰心情好极了,脸上的笑纹都藏不住了。

    彩霞也跟着大笑起来,不料,边上的张二勇脸却黑了。

    跟彩霞分开后,张二勇气压很低的:“若兰,你大姑和你老姑欺负你了吗?”

    沈若兰‘哼’了一声,,“是呀,不过,我也不是好欺负的,谁欺负我,我都会加倍讨回来的。”

    张二勇的脸色很沉,因为他想起今天沈大姑在半路截他,跟他兰丫坏话的事儿了。

    做为她的亲姑姑,能做出那种事情,也是够阴险的了,这样的人生活在她身边儿,他不放心,简直就像有一条毒舌隐匿在身边似的,就怕随时窜出来咬她一口。

    他想了想,,“若兰,我明天就去吉州了,能不能把黑子放你那养几个月?”

    她一个丫头,住在屯子的最边儿上,现在屯子里的人又都知道她有钱了,万一有人生出歹意,她岂不是很危险?就算没人生歹意,她那个大姑和姑也不得不防着。

    黑子通人性,又凶猛彪悍,很少有人能对付得了它,把它放在她身边儿,她肯定就能安全多了,他也就放心多了。

    沈若兰听到让她照顾黑子,就一口答应下来,“好啊,正好我还挺喜欢它的呢。”

    见她这么好话就答应下来,张二勇也挺高兴的,“那行,那我明早把它给你送过去!”

    “......!”

    *****

    茶楼里,已经喝了两壶茶的沈德俭左等右等,干等兰丫也不回来,他都有点急了,想出去找,又怕走岔劈了她回来再扑个空,正着急呢,兰丫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张二勇。

    今天的张二勇跟往天的不同,身上居然穿了一身新衣裳,显得他高大挺拔,俊气逼人的,沈德俭越看越满意,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了。

    “二勇啊,明天带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也没啥带的,就一套行李和几件换洗的衣裳。”

    张二勇和沈若兰再沈德俭的旁边坐了下来,沈德俭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了他的面前,嘱咐,“到了那边要注意身体,别舍不得花钱,方便的话时不时的捎个信儿回来,也省得我们惦记.....”

    张二勇双手接过茶杯,感动的,“我知道了,二叔。”

    此刻,听到这暖心的嘱咐,张二勇感慨颇多,相比他娘叮嘱他那些‘不许乱花钱’,‘把钱藏好了别整丢了’,或者‘赚点钱就送回来’的话,他觉得沈二叔的嘱咐比他娘的嘱咐亲切多了。

    这次去吉州,原定是全家一起去,不过现在计划有所改变吗,他老娘不去了。

    因为三勇回来了,老娘要每天给他做饭,不然他就得饿着肚子去学堂了,为了老张家这个未来的状元郎,崔氏理所应当的留下来了。

    大嫂因为有两个娃子要带,也不能去。

    至于张金凤,他们爷仨一致认为,她还是别去的好,因为张金凤完全继承了崔氏的性格,又懒又馋又缺心眼儿的,脾气还不柔和,最最让人不齿的,是不大安分,就她这样的,出去了也干不了啥,还倒叫人操心,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叫她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