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致富门路【一更】
    手续都办完后,吴四爷例行公事的,“你们几个丫头,打现在起就不能服侍你们爹娘和奶奶了,给你们爹娘和奶奶磕个头吧,往后你们就是沈老二家的人,跟你们爹娘没有关系了。”

    “不磕!”

    瘦丫倚在招娣的身上,斩钉截铁道,“我们现在就跟他们没关系了,凭啥要我们给他们磕头?”

    “对,我们现在就是兰丫姐的人,是生是死跟他们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就算磕头也决不给他们磕,他们不配!”招娣也恨恨的道。

    沈大锤媳妇一看这几个丫头敢这么话,就手脱下了鞋底子,要上前拍几个闺女,“你们这几个丧良心的**,这还没离开家门呢,就不认老子娘了,看老娘不扒了你们的皮!”

    沈若兰冷冷的:“她们现在都是我的人了,要打要骂我了算,轮不到你来对她们动手动脚的,!”

    沈大锤媳妇不甘示弱道:“就算是你的人了,我也是他们的老娘,生养之恩大于天,我们凭啥不能打她们?”

    “就凭你们收了我三十两银子,凭你男人亲手签下的这几张卖身契,你要是不服,尽管去镇衙门告我去,看看衙门老爷是你有理还是我有理!”

    沈若兰完,带着瘦丫几个,扬长而去。

    留下看热闹的村民们,议论纷纷着:“瞧瞧,沈老二家这个丫头出息了,看看身上这股子劲儿,跟咱们屯子里的丫头不一样哩!”

    “是呀,从打上回她跟她大姑干仗我就看出来了,这孩子变了,一下子跟换了个人儿似的,你这人咋能变化这么大呢?”

    “逼的呗,当初那孩子多可怜啊,要是再不变厉害点儿,还不擎等着饿死…。”

    大家议论着,满足了自己的八卦心里,各自散去了。

    沈大锤一家倒是没在意瘦丫几个对他们的仇恨,再他们的心里,那几个丫头本来就是留着换钱使的,就跟别人家里养的牛马一样,养的时候让它们使劲儿干活儿,不养了就卖一泡银子,至于她们对这个家是爱是恨都无所谓,因为他们也根本不在意那几个丫头片子。

    此刻,他们完全沉浸在幸福里。

    家里一下子有了三十两银子啊!

    多大的一笔财富啊,可以买好几亩地,养两头知,盖一座宽敞明亮的大屋,剩下的还能花上好一阵子…。

    看来,那几个死丫头片子也不是赔钱货嘛,算算养活他们的成本,再看看卖她们的钱,他们真的赚到了好大一笔啊!

    “大锤媳妇啊,赶明儿个你接着生,生男生女都行,生男的,咱们家好好养着,留着传宗接代,顶门立户,生丫头片子,时候帮咱们干活儿,没长大了还能卖一笔钱,多划算哩!”

    老马婆子爱不释手的摆弄着手里的银子,很快想出了一条致富的道路。

    沈大锤盘着腿儿坐在炕上,笑迷迷的:“娘的对,赶明儿咱们接着生,只要多生几个丫头片子,将来就不愁没银子花了!”

    这会子,他倒是盼着生出丫头片子了,反正他已经有儿子了,不怕自己绝后,要是能多生出几个丫头来,没准将来还发了呢。

    狗蛋儿嚷嚷道:“把那些丫头片子卖了,给我买肉吃,我要吃肉,天天都吃肉。”

    老马婆子笑道:“行,吃肉,明天就叫你爹到镇上给你割几斤大肥肉去,咱们几口人好好吃一顿,拉拉馋儿……”

    这边,沈大锤家一片欢声笑语,完全沉浸在了发家致富的喜悦中。

    那边,沈若兰家也是一片温馨宁逸。

    瘦丫几个一到沈若兰家,就齐齐的跪在地上,要给沈若兰和沈德俭磕头,沈若兰急忙上前拦住她,“瘦丫姐,你们这是干啥啊?快起来,咱家不兴这个!”

    瘦丫淌着眼泪,“兰丫,沈二叔,这个头我们一定要给你们磕,你们要是不让我们给你们磕这个头,我们心里过不去。”

    “这次,要不是你们出手,我们姐妹就都掉进暗门子去了,你们爷俩就是我们姐几个的救命恩人,我们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完你们的大恩大德啊!”

    招娣抹着眼泪:“沈二叔,兰丫姐,我们没别的能耐,就会干活儿,往后家里有啥活儿我们几个全都包了,我们指定一心一意的伺候你们,你们让我们干什么我们都听,我们几个的命,就都是你们的了。”

    沈若兰笑道:“既然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都听,就现在我就让你们快点儿起来,瘦丫姐身上还带着伤呢,跪久了当心头晕!”

    “是,我们这就起!”

    瘦丫感动的又擦了一把眼睛,在招娣和领娣的搀扶下起了身,带着鼻音:“沈二叔,您明天还得去县城卖水晶冻吧?不知水晶冻做了没有,要是没做的话,我们几个现在就做,趁着现在天还早,今儿使使劲儿,还能做出七八盆。”

    沈德俭笑道:“成,咱们趁早把水晶冻做出来,晚上雇老于头的驴车到镇上去,今儿是十五,镇上有花灯呢,正好领你们去看看去。”

    张兴旺一听他们要做水晶冻了,怕涉及到商业秘密,忙带着张二勇起了身,笑道:“亲家,那你们忙着,我跟二勇就先回去了,明儿一大早就走,好多东西还没收拾呢!”

    沈德俭一听,忙走进厨房里,拿出一盆子水晶冻,:“亲家,这盆冻子是我特意给你们留的,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留着吃吧。”

    张兴旺哈哈大笑着:“哎呦,这一大盆子冻子,起码也能卖几百文吧,我咋能嫌弃呢?这下子,我们一家子可有口福喽!”

    “哈哈,亲家你要是喜欢吃,就打发二勇过来取,我别的供不起,这点冻子还是供得起的…。”

    两人笑着道了别,张兴旺带着张二勇回去了。

    张二勇其实还有好多话要跟沈若兰,但是碍于人多,他不好意思,最后,只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像是要把随后分开的几个月都看回来似的,最后,才跟着他爹依依不舍的离去。

    人一走,沈若兰就把瘦丫赶到自己的炕上,让她躺着去,自己则烧了点水,帮她清洗伤口,上药,包扎上,方才罢休。

    招娣几个见沈若兰对瘦丫如此精心,自是感激不已,不用沈若兰发话,就自动到外面的大缸找出猪肉皮,开始做冻子。

    沈若兰晓得瘦丫今天还没吃饭,就用屋里炉子的铁锅熬了一锅米粥,拌了个咸菜,打发瘦丫吃下去,又看着她睡下,才加入到厨房做冻子的行列里…。

    桃花村

    张兴旺一回到家,就兴奋的把张二勇跟沈若兰定里亲的事儿宣布出来,崔氏一听张二勇又订了老沈家的闺女,当时就不干了,“哎哟我的娘啊,老头子,你咋又跟老沈家噶上亲家了呢,上回都在他们老沈家闪了个大筋包了,咋还这么没记性呢?”

    张兴旺:“你知道个屁,一样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老大家那个连兰丫的脚丫泥都比不上,她俩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就放心吧,咱们二勇能娶着兰丫,绝对是咱们占了大便宜,兰丫那样的好闺女,就是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哩!”

    崔氏撇撇嘴,“你可得了吧,她好?好她还死皮赖脸的跟咱们家要东西?这几个月搭她身上多少东西了?我都不稀搭了,就她那样的,要是进了门儿,还不得把咱们的血喝没了啊!”

    张二勇听他老娘排暄沈若兰,心里不高兴了,:“娘,你啥呢,若兰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那她是啥样的人啊?”崔氏看着儿子,“别以为我没见过她就不知道她,哼,我都听了,她娘是个破鞋,当年扔下老爷们和她,不知跟谁跑了,就那样的娘,生出啥好闺女来?”

    “还有,听她长得干巴拉碴的跟个瘦猴子似的,一点儿都不膀实,就那体格能下地干活儿吗?能伺候咱们一家老少吗?别是伺候咱们,就是将来生孩子都费劲哩。”

    “儿呀,我是你亲娘,我不能害你,这回这事儿你可不能听你爹的,你得听娘的,赶紧去跟他们去,就这事儿不做数,娘不同意,你就叫那个沈兰丫该嫁谁嫁谁去,反正别想进咱们家的门儿…。”

    张二勇抿了抿嘴,:“本来若兰也没想要进咱们家门儿,我爹答应了,等我们成亲咱们就分家,到时候我跟若兰上靠山屯过去。”

    “啥?你啥?你再一遍?”崔氏瞪着眼睛,像是要吃人似的。

    张二勇也没惧她,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下子,可让她炸了庙了。

    “哎我的娘喂,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儿子哟,就这么没有了,可让我找谁理去呦……”

    她拍着大腿哭起来,那架势,就跟张二勇不是分家,而是嗝屁了似的。

    “我滴个亲娘啊,你开开眼看看吧,狐狸精把我儿子给勾去了,我好容易把他养这么大,他要去给别人家当上门女婿去,给别人养老送终去,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人能给我做主了啊?老天爷,你睁眼看看,劈死这个不孝的玩意儿吧!”

    张兴旺冷眼看着抑扬顿挫的老婆子,真恨不得上去给她两个大嘴巴子,张二勇则气得青筋直冒,转身就出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