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狗蛋儿【三更】
    瘦丫躺在炕上,额头上有一道两寸左右的血口子,上面的血液已经凝固,留下一条黑红色的伤疤,那张又黄又瘦的脸儿上,顶着四五个清晰的大巴掌印子,脸已经肿起来了,部分地方还呈青紫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沈若兰走过去,伏在她头上,轻声问:“瘦丫姐,我想让你上我家去,从此以后脱离这个家,你愿意吗?”

    瘦丫勉强的撑开眼皮,凹进去的眼窝里浮出一汪泪水,“愿意,我愿意,兰丫,往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兰丫姐,我们都愿意!”招娣带着几个妹妹,含着泪大声地向沈若兰喊道。

    沈若兰笑了笑,:“好,今天我就带你们走!”

    她坐了下来,抬手理了理瘦丫被扯乱的头发,柔声问:“你今儿还没吃东西呢吧?来,我这有块绿豆糕,你先吃了垫补垫补,等晚上回家了,我再给你炖肉吃。”

    她从怀里(空间里)拿出一块绿豆糕,递到了瘦丫的嘴边。

    “这是我的,我吃哩!”

    一直坐在炕头玩杏核儿的狗蛋儿,看见了沈若兰手里的绿豆糕,嗷的一声冲过来,一把抢走了沈若兰手里的绿豆糕,抢到就拼命的往嘴里塞,吃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躺在炕上的瘦丫握起了拳头,一双眼睛仇恨的瞪着狗蛋儿,身上的气徒也然变了,竟带着几分杀气,要是她现在能起来炕的话,肯定得揪住那个犊子揍个半死。

    这个畜生,竟然把兰丫给的绿豆糕给抢去了,真是恨死她了!

    然而,沈若兰却一点儿都没生气,其实刚才狗蛋儿过来抢她的绿豆糕时,她明明能躲过去,却没有躲!

    看着狗蛋儿狼吞虎咽的吃着绿豆糕,她甚至笑眯眯的了一句,“这孩子,虎头虎脑的,真招人稀罕。”

    屋里的人抖了抖,身上差点起鸡皮疙瘩,甚至连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张二勇都有点无语,狗蛋儿这孩子,生的尖嘴猴腮不,还埋汰得让人恶心,两个脸蛋子脏得除了白眼仁儿看不见白色的地方,鼻子下还挂着两桶恶心巴拉的大黄鼻涕,吃东西的时候,黄鼻涕流下来,他就‘秃噜’一声,把鼻涕吸进鼻子里接着吃,鼻涕再流下来时,他就‘秃噜’了一声,再吸进去…。

    如此循环往复,看得在场的人都恨不得拿一张手纸来帮他擦擦鼻涕。

    不仅如此,他的两个棉袄袖子袖头子也是油亮油亮的,大概是擦大鼻涕擦的,黑漆漆的,油光锃亮,都能照出人了。

    这样的脏东西,她居然能看出招人稀罕来,真是让人无语来……

    狗蛋儿三口两口的吃完绿豆糕,似乎还意犹未尽,一双晶亮的眼睛定定的盯着沈若兰,大声嚷嚷道,“我还要。”

    沈若兰温柔的,“姐姐今天就带了一块过来,你要是喜欢吃,等哪天姐姐进城再买回来,你到姐姐家去,姐姐再拿给你吃。”

    这样的温声细语,懂点儿事儿的孩子都能听进去,偏偏这个杂种是个不懂人语的,瞪着两只眼睛,扯着脖子喊起来:“不行,老子这就要,你赶紧给老子拿出来!”

    沈大锤对儿子的表现十分满意,赞许道:“这子,就是有这股子虎实劲儿,天不怕地不怕,想咋地就咋地!”

    他奶奶老马婆子也笑嘻嘻的:“兰丫呀,你看我大孙子没吃够,你再给我们几块吃呗?我把我们家这四个丫头都给你们家了,难不成还不值几块绿豆糕钱吗?”

    招娣怒道:“沈二叔不是答应给你们三十两银子的典身钱吗?又不是白要我们的,你凭啥还管兰丫姐要绿豆糕吃?”

    “哎哟,你这个**,这还没等出门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看老娘不教训你。”沈大锤媳妇一看招娣竟向着外人,不让给她宝贝儿子绿豆糕吃,顿时乍了,脱下鞋子就要打招娣。

    沈若兰一个箭步挡在沈大锤媳妇面前,笑道:“婶子,她们几个就要是我家的人了,我把她们买回去是要干活的,你要是给我打坏了,可谁来帮我干活呢?”

    完,又对狗蛋儿笑道:“绿豆糕姐姐是没有了,不过姐姐有冰糖,姐姐给你冰糖吃好不好?”

    狗蛋一听到‘冰糖’二字,口水差点流出来,连连点头:“行,行,我要冰糖,你给我拿来。”

    沈若兰看了张二勇一眼,:“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给狗蛋儿拿几块冰糖去。”

    张二勇拧巴着眉头看了狗蛋一眼,这个又埋汰又没教养的畜生,咋看都不招人稀罕,咋看都膈应人,若兰咋就待他这么好哩?

    虽然他不情愿,但是若兰发话了,他又不能不同意,只好点点头,“那你心点,快去快回。”

    沈若兰莞尔一笑,“知道了。”

    又转向狗蛋儿,“你先在家等着,姐姐去给你拿冰糖去。”

    狗蛋儿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吃美味的冰糖了,哪会甘心在家老老实实的等着啊,嚷嚷道:“我也去,我要吃多多的哩!”

    沈若兰抬起头,看着沈大锤一家子,像是不知该咋办才好了似的。

    老马婆子是个贪便宜的,见沈若兰要回家给她大孙子拿冰糖去,就笑嘻嘻的:“兰丫呀,那你就领他去吧,反正你家离我家也不远,再我家狗蛋儿能着哩,不用你背不用你抱的,个人就能走动。”

    完又一把拉过狗蛋儿,凑到他耳边嘀咕,“等会去了多拿她点儿,甭跟她客气……”

    沈若兰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带着狗蛋儿出去了。

    到了外面,沈若兰脸上那抹温柔的笑意消失了,她看着边走边吸大黄鼻涕的狗蛋儿,暗暗发笑。

    将来想拿回她那三十两银子,全得靠这畜生哩!

    回到家,狗蛋也大大呼呼的跟了进了院子,要进屋时,沈若兰怕他身上有虱子,就叫他等在门外。

    狗蛋不乐意了,歪着脖子喊道:“我不在外边,我要进屋去,我要把你家冰糖都拿走。”

    沈若兰看着他那副死样子,忍着掐死他的冲动,吸了口气,指了指前园子:“我家前园子藏了不少好吃的东西呢,你去找找,找着啥了都归你。”

    狗蛋儿一听有好吃的,眼珠子都绿了,不等沈若兰完,就撒腿往沈若兰家的前园子跑去。

    沈若兰赶紧进了屋,张兴旺和沈德俭正一个炕头儿一个的稍儿的躺着打呼噜呢,俩人中午都喝了不少酒,喝得又急,这会子酒上头了,困劲儿都上来了,都睡得跟死了是的,连沈若兰进屋都没听着。

    沈若兰蹑手蹑脚的进了厨房,抓了一把冰糖走了出去,又把中午吃剩下的一碗大鹅子肉收进空间里。

    狗蛋儿在前园子的野草丛中正寻摸呢,寻摸了半天也没看到一个好吃的,正好看见沈若兰走出来,就歪着脖子朝她喊道,“好吃的哩,哪有好吃的,你个贱皮子,敢糊弄老子?”

    他在家时跟他几个姐姐用这种口气话惯了,在他奶奶和爹娘的影响下,觉得所有的女孩儿都是低他一等的生物,理所应当的被他被他辱骂欺负,所以跟沈若兰话的时候,也一点儿都不客气。

    沈若兰没跟这个畜生一般见识,她走进园子,指着墙根儿底下的一个瘸腿凳子,:“这不在这儿呢吗?看,一碗肉呢,我家吃剩的肉总冻在这里,是你自己不好好找,还怨我哩!”

    狗蛋儿一看到肉,跟见了亲祖宗似的,那个亲劲儿就别提了,扑上来抢过碗就吃,吃得狼吞虎咽的,以至于沈若兰开始担心,担心他会不会被骨头卡死,会不会被肉噎死……

    好在,一碗肉吃完了,他还平安无事,他拿袖子摸了摸嘴巴,意犹未尽的:“真好吃,你家的肉总搁在这里吗?”

    沈若兰点头,“是呀,除非不吃肉,吃肉有剩下的就搁在这里。”

    狗蛋笑了,脸上露出了一抹与他年纪不相符的奸诈的笑意来。

    “喏,给你冰糖!”

    沈若兰把一把冰糖塞进他的手里:“就剩这么多了,都给你了,看,我对你多好!”

    吃了一顿肉,又得了一大把冰糖的狗蛋儿心情很美丽,破天荒的了句好话:“嗯,你是比我们家那几个贱皮子强!”

    着,把一大块冰糖丢进嘴里,‘咔嘣咔嘣’的嚼碎,咽肚子去了。

    沈若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心里琢磨着,将来这个畜生是留着呢还是弄死?

    心愿达成后,沈若兰又带着狗蛋儿回到了沈大锤家,没等多久,吴四爷被请来了。

    张二勇一见里正来了,赶紧大步流星的回到沈若兰家,把睡在炕上的老爹和沈二叔喊起来,一起去处理买人的事宜。

    因为两家商已经量好的,一家愿意卖,一家家愿意买,而且被卖的几个丫头也都愿意,所以这事儿处理起来并不难,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签了卖身契,按上手印,又当着众人的面交割了银两,沈若兰如愿的拿了瘦丫姐妹几个的户籍,至此,这桩买卖就算做完了。

    沈若兰拿到卖身契的那一刻,招娣几个扶起瘦丫,毫不迟疑的站在了沈若兰的身边儿,几张黄瘦的脸儿上都浮出了真切的笑意,看得出,她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仿佛重获新生一般,激动和兴奋的情绪都快压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