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人靠衣服马靠鞍
    嚯!

    果然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啊,从前他爹穿那身破衣裳的时候,怎么看着都是一副潦倒背晦的模样,现在换上这身新衣裳,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虽然还是那么瘦,但那志得意满,精神抖擞的样子,跟之前就像俩人儿似的!

    有张兴旺在,沈若兰没好意思夸夸她爹,也是怕张二勇等急了,打了个招呼后,进厨房拿了块丝瓜瓤就走了。

    人一走,张兴旺就笑呵呵的对沈德俭:“沈老弟啊,事儿呢就是这么回事儿,我们爷俩是诚意十足啊,真的,要不差招赘的名声太难听,我就真让二勇入赘到你们家了,可是你想想,要是二勇真担着入赘的名声进你们家来,将来你外孙子有个入赘的爹,长大了也不好做人啊,所以啊,还不如等她们成亲就分家,到时候孩子们跟你过,不也跟入赘是一样的么?还不用担那个不好的名声了。”

    这个时代,男人入赘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好人家的儿子是不会去入赘的,而且入赘的男人会被人瞧不起,连带着他的儿女们也没法硬着腰杆做人了。

    沈德健连连点头,道,“行,这个办法好,不瞒张大哥,我也早就相中二勇了,就是怕我拿老嫂子太厉害了,我闺女嫁过去吃亏,才断了那份心思的,既然张大哥保证他们成亲就分家,还让他们跟我过,那我就啥的都没有了,等会儿我跟兰丫一声,咱们这事儿就算定下了。”

    “行,就这么定了!”

    老张头一看沈德俭一口答应了,高兴得满面红光的,“沈老弟你是不知道啊,我家二勇早就相中兰丫了,这要是让他知道你同意了,都得把他大鼻涕泡乐出来……”

    “阿嚏——”

    井边,正在专心刷浴桶的张二勇猝不及防的打了个打喷嚏,差点儿喷到沈若兰的脸上。

    “若兰,对不起,我……”

    张二勇急忙揪出一块脏兮兮的手帕,想帮沈若兰擦擦脸,沈若兰往后躲了躲,随便用袖子抹了一把,大大咧咧的,“没事儿,没喷上多少,再你又不是故意的!”

    她看看张二勇冻得通红的手,,“是不是这井水太凉,把你给冻着了?要不咱们回去刷吧,我在炉子上烧点儿热乎水儿,沾点皂粉几下子就刷干净了。”

    “呵呵,不用那么费事,我这就刷完了。”张二勇低下头,卖力的刷着粘在浴桶里面的灰踽踽,跟她在一起呆着,冷点儿算啥啊?只要能跟她在一块,就是再冷点儿,他也乐意。

    再,对他来,这点儿凉水也不算个啥,之前上山打猎时,为了守住猎物,他常常在一个地方一蹲就是几个时辰,夏天时还好,顶多被虫子蚊子咬几口,要是赶上冬天,那冻得浑身发麻的滋味儿才叫要命呢!

    **

    京城,皇宫,寿仙宫里

    檀木为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宝罗帐,帐上遍绣撒珠银线海棠花,孝端太后就坐在这沉香木床上,慈爱的望着座下的幼子。

    当年分别时,他还是个少不经事,狂妄暴戾的少年郎,如今已经长成了成熟稳重,尊贵霸气的成熟男子,坐在那儿,不需话,也不需做什么,只往那儿一座,通身的气势就足以让人心惊、令人臣服和仰望了。

    “珟儿!”

    她唤一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意。

    坐下的淳于珟垂首拱手,“是,母后!”

    太后道:“这次回来,母后打算把你的终身大事给办了,你都二十五了,还没个王妃呢,让人瞧着也不成个样子!”

    淳于珟面无表情的,“全凭母后做主。”

    孝端太后笑了,道:“你能听母后的,母后很是欣慰,只是毕竟是你选媳妇,母后希望能选一个合你心意的,将来好跟你好好过日子,所以母后给你指出两个人选,到底选谁,你自己决定就好。”

    她的人选就是太皇太后的外孙女,素有楚国第一美人儿之称的安安郡主;另一个就是她天真活泼,娇憨可爱的侄女纯曦县主。还有一个人,是陈皇后的妹妹,只是这位陈姐虽然出身相门,但因为是庶出,故而只能做侧妃,做正妃的话她的出身还不够。

    淳于珟:“母后决定就好,无需问我。”

    于他而言,娶谁都是一样的,皇室子弟的婚姻都是政治联姻,无关乎情爱,自祖辈起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也想当然耳。

    然

    孝端太后却不答应,“不行,母后只管帮你把人选挑出来,就是安安和纯曦,她们两个你喜欢哪个自己决定。”

    淳于珟轻笑一声:“母后,要是儿子一个都不喜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