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提亲的来了
    “兰丫,不管咋,二勇那孩子是个难得的好后生,你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沈若兰要走的时候,沈大爷又不死心的劝了一句。

    沈若兰笑道:“我知道了,大爷,要是哪天老张家能改变主意,或者我能改变主意,我肯定第一个考虑他!”

    这一问一答后,沈若兰很快离开了。

    回到家,没等进院呢,沈若兰就看见刚才跟大爷谈论的那个人,此时,他正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使劲儿的挪她爹那个大浴桶呢。

    看见沈若兰回来,张二勇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腼腆的笑了笑:“若兰,你回来了。”

    沈若兰奇怪的:“你怎么来了?”今儿是正月十五,他不是该守在家里过节吗?

    张二勇红着脸,有点儿难为情的:“我爹要找沈二叔商量点儿事儿。”

    “哦,是去吉州的事儿吧!”沈若兰随口问了一句。

    老张家已经决定明天就动身去吉州了,本来她爹也跟着一起去,但是现在农安这边儿的买卖这么好,她爹又改变了主意了,准备继续在农安这边儿卖。

    沈德俭觉得,在农安这儿守家待地的,钱也不少赚,何苦撇家舍业的跑那么远去做呢?

    而且,水晶冻跟五香花生米一样,利润大又好做,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研究出制作的方法,要是有人研究出咋做了,他再去吉州也不迟。

    沈若兰的提问,没得到张二勇的回应,他低下头,佯装没听见的样子,继续搬他的浴桶,只是脸上却红红的,连耳根子都红了。

    沈若兰也没在意,走上前想帮他一起搬。

    只是,走到跟前儿的时候,她一下子囧住了。

    那一大桶的洗澡水,差不多沉淀了半桶的灰踽踽,浑浑浊浊的,看着都恶心。

    额……她爹大概都好几年没洗澡了吧,就上次从大牢里出来时张二勇帮他洗过一次,但也是简单的擦洗,没洗下多少‘干货’来,这回泡在浴桶里大洗一场,大概把他身上长了十来年的皴都给洗下来了。

    “我帮你搬吧!”沈若兰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

    老爹的洗澡水这么脏,还让人家帮着去倒,换作谁谁都会难为情的。

    张二勇急忙抬起胳膊一挡,挡开了她伸过来的手,别动,我来,看晃洒了把你弄湿了。“

    嘴上着,双手一使劲儿,竟把个半人高的浴桶和桶里那溜边溜沿儿的一桶水加灰踽踽给抱起来了,稳稳的向大门走去。

    真奇怪,刚才挪这一桶水那么吃力,为啥一看到她就来了劲儿,抱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力了呢?

    沈若兰看着他的背影,惊愕的张了张嘴,觉得这子很有举重的潜质,要是好好培养培养的话,肯定有希望当个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的!

    走到大门口儿,沈若兰赶紧跑过去帮他把大门打开了,张二勇出了大门,抱着浴桶往北边儿走去。

    ”二勇哥,你倒在北墙根儿那就成了,不用再往后走了。“

    ”没事儿,多走几步,省得倒你家跟前儿滑倒你。“

    张二勇怕这桶水倒近了,结成冰后滑倒沈若兰,竟一气走出一百多米,才把水倒了。

    倒完的浴桶还是脏兮兮的,里面挂着一层蛆虫般的灰踽踽,沈若兰尴尬的:”给我吧,我拿井边儿刷刷去。“

    张二勇又是一躲,没让她拿,他单手拎着空浴桶,边走边:”我去吧,你回去给我拿个丝瓜瓤来,再拿点儿皂粉就成了。“

    ”嗯。“沈若兰答应了一声,跑着回到自家的院子。

    张二勇则拎着浴桶,往井边儿去了,边走还边回头看那道俏丽的背影,嘴巴也情不自禁的咧开了,心里也跟吃了蜜似的。

    今天,他就能跟她定亲了,真好啊!

    **

    屋里,沈若兰进去的时候,张兴旺和沈德俭正聊天呢,也不知在聊了什么,两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一个神采奕奕,一个眉飞色舞的。”

    “张大爷好!”

    看到张兴旺,沈若兰立刻嘴甜的打了个招呼,脸上还笑眯眯的。

    “哎,好,好,兰丫这孩子就是嘴甜、喜庆,沈老弟你可真有福气啊!”张兴旺一见到沈若兰,就喜笑颜开,赞不绝口的。

    沈德俭听到老张头夸他闺女,也咧着嘴笑起来,一点儿谦虚都没有,甚至还点点头,表示认同。

    此刻,他正一身新衣坐在炕沿儿上,腰板挺的笔直,还面有红光,脸上隐隐带着几分得意。

    也不知是为自己这身新衣裳自豪,还是在为自己的女儿得意呢!

    沈若兰看到她爹,不禁愣了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