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偶遇胡美娇
    去找瘦丫的路上,沈若兰意外的碰到了胡美娇,此时,她正拎着水桶打算到井边去打水呢,看到沈若兰,胡美娇楞了一下。

    两个月不见,这个死兰丫又好看了,比上次看到时胖了不少,脸也比之前白了,连个子都长高了,还有那精气神儿,跟从前比起来简直就是俩儿人。

    从前的她畏畏缩缩,探头探脑,总是一副心翼翼的样子,而现代的她,脊背挺直,头抬得高高的,充满了阳光和自信,这气势在无形中为她又增色不少。

    兰丫变了,彻底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可以由着她随意指使的丫鬟了,而是一个眼高于顶,不屑于跟她在一起玩儿的大姑娘了。

    胡美娇既为她的变化感到吃惊,又在心底感到阵阵的嫉妒。

    这个死丫头,从前是一直仰望着她,看她的脸色过日子的,现在居然过得比她强,还对她爱理不理,不屑一顾的,真是太可恶了!

    沈若兰看见胡美娇,立刻想起初一那天在大春家坐席时王宝根的那番话,当即走到胡美娇面前,笑着,“美娇,打水啊,怎么你来打水,不叫王宝根给你打呢?”

    胡美娇是个聪明的,一听沈若兰这么,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忙撇清:“我跟他又不熟,干嘛用他打水呀?”

    “哦,不熟吗?上回我好像听王宝根你们俩很熟似的。”沈若兰带笑不笑的着,一双眼睛犀利的盯着胡美娇,“听你们俩都熟到都能私下里悄悄话了!”

    在她的逼视下,胡美娇的眼神飘忽了,脸上也火辣辣的,嘴上却还硬着:“我跟他才不熟呢,兰丫你可别听他胡咧咧啊,那个虎玩意儿话总是狗尾巴挂灯笼,一步一个谎(晃)的,他那话你可不能信。”

    “嗯,我是不信。”

    沈若兰:“凡事背后嚼舌根子的话我都不信,那些背后乱传瞎话的人本来就是下三滥,他们的话怎么能信呢?你是不是美娇?”

    被她这样问着,胡美娇哪好意思不是啊,不是不就证明她心虚,确实传她的瞎话了吗?只好红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嗯。”

    算是变相承认自己是下三滥了吧。

    沈若兰满意的笑了,呵呵:“我先走了,等下回你看着王宝根,一定要给他一顿大嘴巴子,让他再乱嚼舌根子,也不怕下拔舌地狱……”

    沈若兰指桑骂槐了一顿,骂够了笑眯眯的走了。

    胡美娇站在那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是个聪明的,哪会儿不晓得沈兰丫这是在骂她呢,可是就算是人家指桑骂槐,她也不敢反驳啊,要是反驳的话,不就证明她真的传过那些话了吗?

    要搁是从前的兰丫,她是不会害怕的,就算当着她的面儿她也敢骂她,要是她敢指桑骂槐,她早就骂回去了,可是现在的兰丫跟从前那个兰丫不一样了,就跟换了个人儿似的,不仅行事作风跟从前不同了,就连看人的眼神儿和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了,现在的她,总是让人有一种不出的畏惧感,她也不敢轻易的惹她啊!

    胡美娇在那里有站了半天,心里乱七八糟的,加上外面冷,都把她给冻透了,她看看沈大春儿也没过来打水,就好悻悻的回家去了。

    没等进家门儿,就看见她娘正抻着脖子在门口儿张望呢。一见到她,她娘急切的问:“见着你大春叔了吗?他咋的,啥时候过来?”

    胡美娇摇摇头:“没见着,外边儿太冷了,我就回来了。”

    “你个没用的玩意儿!”

    尤氏没好气的怼了她一下,“冻点儿怕啥?要是你大春叔肯过来,不定将来能给你一件新袄子穿呢,你没听吗,他那个婆娘带了四口箱子的嫁妆过来,里边儿指不定有多少好东西呢,只要他肯过来,那里边儿的东西不都是咱们的了吗?”

    胡美娇可没她娘想的这么乐观,“娘,让我看,大春叔娶的这个女人也不是好对付的,听从前只是个丫头,这才七八年的功夫就攒了这么多东西,能是个省油的灯吗?你还是别打这个主意了,万一再碰上个碴子,咱俩又要遭殃了。”

    “怕啥?有你大春叔呢,我就不信你大春叔能不念旧情。”

    尤氏觉着,只要沈大春站在她这边儿,他那个婆娘也不敢怎么样,毕竟男人是天,哪有不怕自己男人的媳妇呢。

    再有,她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当初沈大春是怎么迷恋她的她还都记得呢,她就不信,沈大春能彻底的把她忘了,就算他眼下娶了新媳妇,也是图一时新鲜,等新鲜劲儿过了,他肯定还会想起自己的。

    现在,她就只剩下狗剩子一个姘头了,狗剩子养着她,倒也是不缺她吃不少她喝的,只是狗剩子那个人又脏又丑又恶心又下流的,她都膈应死他了,要不是差她们娘俩吃不上饭,她才不会跟他呢。

    正所谓没有高山就显不出洼地,有狗剩子比着,她越来越觉得大春好了,别大春现在有几分家私了,就是没有钱,她也情愿让他白睡的。

    所以,这几天,她就一直琢磨着,怎么能把大春儿拉回到她的屋里,继续做她的裙下之君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