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又想起她了
    在玉容长公主的插科打诨中,孝端太后终于跟儿子相认了。

    淳于珟重新献上茶:“母后,请喝茶”

    孝端太后接过茶杯,眼中仍有水汽:“你个混账东西,再不回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眼见的母子团聚了,宫里的气氛又热闹起来,大家笑笑的,不觉间就到了吃饭的时辰。

    离家多年的儿子归来,孝端太后心中欢喜,于是亲下懿旨,在寿仙宫大摆筵席,给湛王接风。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有有笑,好不热闹,负责宴会事宜的总管太监为了助兴,还唤来宫中的最有名的歌姬永新来唱曲儿助兴。

    永新是个才艺俱佳的二八佳人,歌喉美妙,曲意新颖,每唱一曲总能在京中广泛流行,很受世族子弟的追捧。

    众人见永新来献艺,都情不自禁的停下笑,侧耳倾听。

    永新落落大方的向太后和皇后行了礼,才起身开唱。

    “祥云迷凤阁,瑞气罩琼楼,梅花似雪满园色,玉簪珠履聚仙宫,难得人间相聚喜,一日分风千里,再斟一杯,赏心乐事四时同……”

    永新的音色偏细偏柔,似捏着嗓子唱的似的,又尖又细的声音,听在别的男人耳中或许如黄莺婉转,娇滴欲啼,但听在淳于珟的耳中却甚是难听,甚至是刺耳,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

    淳于珟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又情不自禁的想起温柔乡的舞台上,那个穿着淡黄色短襦,紫色长裙的少女,她的声音是那么空灵、婉转,悠扬、悦耳,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触动他的心灵,直抵他的心底,仿佛能唤醒他藏在灵魂深处的温柔一般,让他为之沉醉,着迷。

    且,舞台上的她,打扮得总是那么与众不同、新颖别致,每次都能让他眼前一亮,无限惊喜,在无形中,就把别的女人显得庸俗不堪,难以入目了……

    然而,她的美好仅限于舞台上,似梦幻似的,一旦醒来,想想现实中的她……

    算了,还是不想了!

    淳于珟有点儿生气,那个现实中的她,跟舞台上的分明是两个人,一个是落入凡尘的仙女,一个是胆敢嫌弃她,拒绝他的黄毛野丫头,竟敢惹他不开心!

    虽然一想起真实的她他就生气,可那个混账东西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跳进他的脑海里,让他不胜其烦。

    烦躁之下,他起身,想去外面散散心。

    太后见淳于珟出去,忙吩咐了大宫女春柳和夏槿也跟出去了,怕他有事身边儿没人伺候不方便。

    出了寿仙宫,不远处有一片梅林,此时红梅开的倒是正好,地方虽然偏了些,没什么人打理,倒是有几分野趣。

    淳于珟从墨狐裘里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压了压斜出来的梅枝,一松手,梅枝弹了回去,花瓣上的雪被弹散开,只觉鼻尖上落上了几丝冰冰凉凉的水雾,倒是让他本来焦躁的心绪平静了几分。

    “给湛王爷请安!”

    一道突兀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似疲累,又似历尽世间的沧桑一般。

    淳于珟回身,见一面皮白净的中年男子,正向他拱手,曲身。

    淳于珟略一思索:“你是——”

    夏槿道:“回七爷的话,这位是荣嘉大长公主的驸马爷邓都尉。”

    邓都尉!邓玉郎!

    淳于珟立即想起了那个偏僻山村的可怜妇人。

    惊才绝艳、系出名门的闺秀千金,却因为他,险些在荣嘉大长公主手中丧命,十几年中惶惶如丧家之犬般到处逃亡,如今躲在一个偏僻的山村,过着隐姓埋名、骨肉分离的日子……

    而他,这个始作俑者,却依旧是风光的驸马爷,皇室宗亲!

    想想那个妇人惶恐不安的样子,再看看已经发福的邓玉郎,淳于珟的眸中迸出了森森的冷意:“邓都尉免礼。”

    邓玉郎听出湛王的冷淡,愣了一下,又继续:“听闻湛王归来,臣与公主不胜欣喜,想于三日后在府上设宴,请湛王爷到府上浅酌一杯,还望湛王切勿推辞。”

    跟他这样的人喝酒,淳于珟没兴致,甚至跟他周旋两句,客套一下的兴致都没有。

    “本王三日后有事,不便去。”

    聊下这句话,淳于珟转身,大步离去。

    邓玉郎看着那道冷漠的背影,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心有所悟,暗暗叹息:看来,湛王爷是对他的安安无意啊,不然也不会不卖他的面子!

    只是,他又为甚对安安无意呢?

    安安乃是楚国第一美女,德才兼备,出身高贵,跟他也算得上是良配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难道,他想娶的是纯曦县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