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刁钻的丫头
    态度……态度……

    老头子转了转浑浊的眼珠子,狡辩:“我啥态度了?我又何尝对你出言不逊了?你莫要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呵,过的话想不认账了?”

    沈若兰被她给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呢。

    “你敢对天发誓你没过那些话吗?要是你过那些话,就生孙子没**儿,下辈子托生个屎壳郎子,滚一辈子粪球儿去!”她紧紧的盯着老头子的眼睛,不让他有半分逃离。

    “噗——”

    铺子里有人忍不住了,一下子笑出声来,段元焕也勾起唇角,空握着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这是谁家的丫头,这么刁钻?

    “我,我凭啥跟你发誓,你个短教育的黄毛野丫头,哪有你这样跟长辈话的孩子?”

    老头子一听沈若兰让他发这样的毒誓,顿时怯了,他哪敢发这样的毒誓啊?总不能为了这点儿事儿把下半辈子和下辈子都搭进去吧?

    可是,东家就在跟前儿,他又不能露怯,免得东家起疑,只好装出生气的样子,拿自己的年岁事儿。

    沈若兰撇撇嘴:“你还知道自己是长辈啊?既然知道,一开始就不该干这种让人看不上眼儿的事儿,也不该红口白牙的信口撒谎,就你这样的,还想要人拿你当长辈敬着呀,你这脸也忒大了吧!”

    “你这个蛮横无理的野丫头……”

    老头子被沈若兰逼的无处可逃了,又气又怒,哆嗦着手指指着沈若兰:“你没教养、目中无人、刁蛮无理……”

    沈若兰看到他都被自己给气哆嗦了,心中很是解气,叉起腰儿,毫不示弱道:“那也是因为你势利眼、满口谎言、为老不尊、狗眼看人低……”

    “好了!”

    眼看着两个人吵了起来,大有不吵个天翻地覆誓不罢休的架势,段元焕出声打断了他们:“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姑娘,我段记皮草行的人言语冒犯了你,你的大氅我们给你免费补了,算是聊表对你的歉意,不知姑娘以为如何?”

    沈若兰本来也没想要怎么样,只是想要对方一个认错的态度,现在对方的东家已经放低了姿态,她自然不会再得理不饶人,遂笑道:“那就多谢您了,你还真是个不徇私、明事理的人,有您这样开明的东家,难怪这皮草行的生意这么好呢!”

    段元焕摇摇头,这丫头,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他的铺子早晚得关门大吉呢,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又他的铺子生意好了,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东西!

    事情解决了,沈若兰把那件大氅放在了老头子前面的柜台上,意有所指的:“老师傅,我这件大氅是新置的,除了这儿划个口子外,其余的地方都是全新的,还请老师傅缝的时候仔细些,莫要把别处给弄坏了,不然我可不依。”

    换言之,你要是想公报私仇,拿我的大氅出气,我可饶不了你。

    老头子气得瞪了瞪眼,心有不甘的对段元焕喊道:“东家,使不得啊,您可不能纵容……”

    段元焕扫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你在质疑我的决定,你是这段记得东家还是我是东家?”

    老头子被呛了个脸红,陪笑解释,“东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怕起了这个头,往后大伙儿都以为过来挑几个刺儿就能占咱们的便宜,那咱们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段元焕清笑一声,收起脸上那随性散漫的表情,转而一脸冷厉的看着老头子,“在这农安县,敢到我段记来寻衅找茬的人还没出生呢,但凡敢跟咱们发生龃龉的,也是被店里狗仗人势的人欺负急了,所以,韩师傅就不用担心那有的没的了,该干嘛干嘛去吧,铺子里的是自有白掌柜打点呢,往后你就不用跟着操心铺子里的事儿了……”

    这是收回了他在铺子里的特权吧。

    老头子怨恨的瞪了沈若兰和张二勇一眼,堪堪道:“呃……是……”

    拿起沈若兰的貂皮大氅,狼狈的坐回去了。

    张二勇向段元焕拱拱手,以示对他主持公正的谢意,便拉着沈若兰出了皮草行。

    一到外面,张二勇就忍不住问道:“若兰,你哪来的貂皮大氅,我看那件大氅应该很贵吧,我怎么从没见你穿过它?”

    沈若兰抿了抿嘴,睫毛轻轻的垂下。

    那件大氅一直被她藏在空间里,他当然没见到过了,今儿也是悄悄的拿出来修补的,谁想到会这么倒霉,在这儿遇到他啊!

    “这个……是我在北边卖菜谱赚到的钱买的。”她含糊的了一句。

    这句话,应该算不得撒谎,因为确实是她在北边儿卖菜谱买的,只是这个北边儿不是指吉州,而是指乌孙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