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态度问题
    两个厮看到满身煞气的张二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人敢上前动手的。

    正僵持着,几道恭顺的声音从门口儿传来:“东家,您来了!”

    听到‘东家’二字,沈若兰和张二勇斗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不紧不慢的从门口走进来。还没等来得及看清那年轻东家的长相,一个人影便嗖的奔迎上去。

    是韩师傅。

    想不到这老头老胳膊老腿儿的,跑得倒挺快的,此时,他正弯着背,一脸谄媚的对东家道,“东家,您来的正好,我正要打发人去跟您禀报呢。”

    “怎么回事?”

    东家的眼睛在张二勇和沈若兰以及两个厮的身上转了一圈,淡淡开口。

    韩师傅赔笑道:“就是这个黄毛丫头上咱们这儿来缝斗篷,嫌咱们这边收费贵,出言不逊辱骂咱们铺子,还非要见您,要跟您道道。”

    老头子一边,一边暗暗观察着东家的反应。

    虽然他女儿是东家的三姨娘,可东家却从来没把他当老丈人看待,平日里他里心情好时,还能给他点脸子,若心情不好时,正眼儿都不瞧他一下。

    老头子对这个女婿,绝不敢摆半分的老丈人的谱儿,反倒像个孙子似的,心翼翼的侍奉着,就怕哪下子把他惹到了,把自己赶出铺子去。

    他都这把年纪了,要是离了这里,还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差事啊!

    “真的吗?”

    东家的那双丹凤眼里闪过几分冷意,他先是看了一眼剑拔弩张的张二勇一眼,又看了气得眼睛瞪圆的姑娘,觉得事情不像老头子的这么简单。

    “当然是真的,我哪敢糊弄您呢?让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然就把他们赶出去算了,省得惹您心烦。”

    韩师傅信口胡诌着,喋喋不休,完全无视沈若兰和张二勇。

    沈若兰被他的无耻气坏了,叉着腰大骂一声:“放屁!”

    清脆如珠玉的声音里带着怒意,满堂皆惊,大家都看向沈若兰,只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指着韩师傅大声道,“亏你活了一把年纪,这样的谎话你也的出口,我都替你臊得慌。”

    着,拿起自己那件紫貂大氅,递到东家的面前,道:“东家您看,我就是来缝这件大氅的,结果你家这个老东西跟我要一两银子,我只是问他能不能便宜点儿,他就夹三杂四的奚落我,什么我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穿不起就别穿之类的苞米瓤子话,东家您,这些话是店家该对顾客的话吗?照他这么做生意,谁还会来您的铺子买东西?有他这样的搅屎棍子在这铺子里,您这铺子早晚得关门大吉,哪个顾客花脑袋让驴踢了,才会上这儿来这儿受这份窝囊气……”

    夹七杂八的几句话,虽然粗鄙,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明白了,段元焕看着那张义愤填膺的脸儿,抽了抽嘴角。

    他是农安县首富段家的嫡长公子,段家家业的继承人,在农安县这个地方可谓是风云人物,凡跟他接触的女子,没一个不是心翼翼,温言款语的,像这丫头这么话的,他还是头一遭见到。

    不过,虽然粗鄙,却挺有趣的,至少是真性情外露,不像他那些女人,无论伤心还是生气,都是一副温柔軟款,善解人意的样子,其不知,他早就看腻了那副娇花拂柳的样子,这种真情外露的性情,才是最可爱的呢!

    当然,这么不代表他看上沈若兰了。

    他家花野花一大堆,都是又漂亮又成熟的女子,像沈若兰这样没长开的半大孩子,他还不至于放在眼里。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她性情外露的个性,就因为对她的个性有几分赏识,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他也有意偏袒她几分。

    “韩师傅,这位姑娘的可是真的?”

    老头子急忙:“东家,你别听他胡,我哪能那么跟顾客话呢?分明是她想讲价没讲下来,对我心存怨怼,故意在您面前抹黑我呢。”

    又一脸严肃的对沈若兰道,“姑娘,不是我跟您要的价贵,咱们这儿补貂皮用的线可不是普通的丝线,而是价值连城的天蚕丝,天蚕丝细且韧,补上后修补的痕迹不明显,而且非常结实,缝补的针法也不像您的那么简单,得用十字针法缝补,很是费事,所以,我跟您要一两银子的手工费,当真是一点儿不贵。”

    沈若兰冷笑:“你当时要是能像现在你们东家在时这样跟我解释,我也不至于生气,可惜你没有,你直接出言不逊,对我嘲讽贬低,现在我跟你的不是价格贵贱的问题,而是你的态度问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