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张三勇
    老张头本来打算一直陪着沈德俭到县城去卖水晶冻,一直陪到他去吉州为止,好拉近两人之间的感情,增强沈若兰对他们的好感。

    然而,就在他陪他去县城的第一天,家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的事,把他的计划给搁浅了。

    事情是这样,老张头的儿子张三勇回来了。

    老张头本有三个儿子,张大勇、张二勇和张三勇,只是在四年前,张三勇过继给了他的弟弟张兴盛,成了张兴盛的儿子。

    张兴盛跟张兴旺一奶同胞,都是农安县里有名的木匠,且日子过得都不错,只是张兴盛成亲多年无所出,后来又娶了房妾室也是如此,再后来,心有不甘的张兴盛又买了个丫头,家里三个女人,张兴盛日夜耕种,忙碌了十几年,依旧是蛋也没下出一个。

    眼看着四十岁了,张兴盛才渐渐的死了心,想从大哥的三个儿子中过继一个来,一来为自己延续血脉;二来也是为了将来能有个人给自己养老送终,死后能有个扛幡的,每年清明时能有个烧纸上香的……

    张兴旺虽然挺同情弟弟的,但自己的三个儿子他一个都舍不得,老大老二都是孝顺听话的,又都是干活的好把式,老三虽然不大会干活儿,但自幼就聪明过人,书读的极好,夫子过,这孩子早晚必能高中,有这样三个好儿子,他哪舍得让他们叫别人爹啊?于是就婉言拒绝了。

    后来,家里好死不死的着了那把火,把个诺大的家业烧了个磬空,他因想着老三还要读书,家里现在穷了,也没法给他支付束脩,就咬着牙同意把老三过继给弟弟了。

    在所有的孩子中,老婆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嘴巴甜,书读得又好的儿子了,一听要把儿子过继给叔子,她啥也不同意,非要把老二过继过去。

    为啥?

    因为老大已经成家,无法过继,只有老二老三合适,她舍不得老三,又舍不得放弃叔子家那几百两银子的家业,所以极力主张让张二勇过继。

    后来,还是儿子主动,他想过继到叔叔家去,他想继续念书,老婆子没办法,这才大哭一场同意了,还因此大病一场,好几年没缓过来劲儿。

    现在,家里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却不想儿子又被叔子给送回来了,理由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嫡亲儿子,不需要过继别人的儿子了。

    去年年初的时候,叔子张兴盛结识了一个风流俏丽的寡妇,两人勾搭在一起没多久,寡妇就怀孕了,把张兴盛喜得屁滚尿流,大张旗鼓的把寡妇娶回家了。年底,寡妇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子,张兴盛晚年得子,更是喜得不知咋地才好了,后来干脆休了那个多年下不出蛋的婆娘,扶了寡妇做了正妻,这样她的宝贝儿子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嫡子,他的心肝儿寡妇也成了他的正妻。

    妾和丫头也叫他给卖了,那个妾和丫头的姿色跟他的寡妇都不能比,加上寡妇又给他生个儿子,他自然不想再在别的女人身上花费心思,只想带着寡妇和儿子好好过活。

    这时,张继祖(也就是张三勇,过继后改的名字)的存在也就成了一种尴尬了,当初之所以把他过继过来,是因为张兴盛没有儿子,想叫他继承这一支的香火,现在张兴盛已经有了自己的儿子,又哪能忍受自己的家业给别人呢?

    这事儿,他没纠结多久,很快就下了决定。

    年初十,就叫张继祖收拾收拾,雇一辆马车把他给送回来了,并表示过继的事情作废,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儿子,无需再过继别人的儿子了。

    崔氏跟最心爱的儿子分别四年,就是为了让儿子能继承张兴盛家那几百两银子的家业的,没成想忍受了四年的母子离别之苦,到头来啥也没捞着,把个崔氏气个倒仰,当时就跳着脚儿的作起来了。

    先是骂张兴盛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亏待了她的儿子;又骂老头子当年糊涂,不该把儿子过继出去;还骂大儿媳妇懒惰,当年要是她能勤快些,看住厨房的火,家里就不会有那场祸事,儿子也就不用给人家送走,害得他们母子分离……

    反正,把想到的凡事能跟儿子过继一事有关的人都骂遍了,就是忘了骂她自己,忘了她当初也是贪图张兴盛家的财产,才忍痛答应儿子过继,也忘了儿子在人家这三年,人家好吃好喝的供着他,还供他继续读书学习了。

    在崔氏的眼中,从来只有别人对不起她,就没有她对不起别人的时候,有错的时候,也从来都是别人的错,她永远都不会犯错误的。

    张兴盛也知道崔氏的脾气,也没跟她一般见识,见大哥不在家,把事情交代完就一道烟的回去了,至于崔氏骂他那些话,他只当是狗腚放个屁了。

    崔氏自认为吃了大亏,一直又哭又骂的,一直作到张兴旺和张二勇从靠山屯回来才算结束。

    老张头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后,觉得儿子回来就回来吧,也不是啥大事儿,家里现在日子比从前好过了,供他念书还是供得起的。

    可崔氏却不那样想,在她的心里,早就把张兴盛家的产业看成是她儿子的了,现在鸡飞蛋打,几百两银子没就没了,她哪会甘休啊?一会嚷嚷着让老张头找他兄弟的的去,一会儿又指天画地的张兴盛那个寡妇媳妇生的孩子绝不是张兴盛的种,明天就把这事儿告诉那个糊涂肠子去。

    老张头看她这么激动,连他的打骂吆喝都镇不住了,怕她真个找他兄弟作去,第二天就没敢出门,守在家里看着这个疯老婆子了。

    这一守,就是四五天,直到过了正月十五,看看老婆子也差不多消停了,才松了口气。

    这几天,张二勇也没闲着,又上山去了。

    兰儿那么出色,他必须也得努力才能配上她。

    这次上山,他猎到一只狍子和一只红毛狐狸,狍子和狐狸肉让他卖了,狐狸皮留了下来,准备硝好后给她做个坎肩穿。

    她怕冷,从前一起去县城的时候她总披着个破被子,瑟瑟发抖的,要是有个毛坎肩穿的话,一定能帮她抵不少风寒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