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我要招赘
    晚上回去的时候,张兴旺等不及回家,在车里就跟儿子行了一次促膝长谈。

    “二勇啊,你跟爹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兰丫啊?”

    老爹的直接让张二勇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红着脸笑了两声,没有话,却也等于变相默认了。

    张兴旺一看儿子这样二,就啥都明白了,哈哈一笑,:“这有啥难为情的?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没啥不好意思的,你要是真喜欢兰丫,改明儿爹去帮你提亲去。”

    张二勇一听老爹要给他向兰丫提亲,嘴边的笑纹顿时扩大了,有点儿忸怩道:“爹,我怕…。兰丫看不上我…。”

    张兴旺眼睛一瞪:“这还没提呢,你咋就知道她看不上你?你俩年岁相当,又能到一起去,多合适啊!不定兰丫早就相中你了呢,不然也不会帮你治伤,教你五香花生米的秘方了!”

    饶是张兴旺这么分析,张二勇还是不敢确定,“兰丫那么能耐,她真能看上我吗?别不是看着我可怜才帮我的吧?”

    张兴旺睃了儿子一眼,哼道:“瞅你那熊样,这还没等上阵呢,就自个先怯了,就你这性子,兰丫还真不见起能看上你。”

    张二勇听他爹这么一,有点儿急了:“爹,那我该咋办啊?”

    “该咋办咋办,你是爷们,就该拿出个爷们儿的样来,别总动不动就害臊害怕的,那都是娘们儿的做派,你是男人,就该脸皮厚些、主动些。”

    “对了,我看你屋里藏了一块花布,是给她买的吧?咋没拿出来给她呢?”

    一提起这块花布,张二勇顿时像被霜打了似的,灰心极了。

    这块花布,可不就是他俩进城那天吃饭时,他欻空给她买的?

    可是,吃过饭后,他跟她去了何记布庄,亲眼看她挑了那些素净淡雅的棉布,看出了她的眼光和喜好后,就对自己买的这块花布生出了自惭形秽的感觉来。

    她挑的布料跟他买的花布比起来,要淡雅多了,也好看多了,他买的花布乍一看是挺鲜亮、挺好看的,可细端详端详,就会发现俗气的很,花花绿绿的,跟个花母鸡似的,屯子里就那些能臭美爱臭得瑟的女人爱穿,她这样的姑娘,肯定不会穿那种东西的。

    “爹,是我买错了,她不会稀罕那种花布的。”

    “你没送,又怎么知道她不喜欢?”

    张兴旺淳淳教诲,“有时候送礼不在于你送的是啥,而是你的一份心意。我看那兰丫那孩子是个大气知理的,不会因为你买的东西不合她的心意就生气,只会因为你惦记她,知道给她买东西而感动,明个,你就把那块布料送过去,兰丫指定高兴。”

    “把她哄的乐乐呵呵的,她才会愿意嫁给你,兰丫是个好样的,你要是娶了她,往后咱们老张家指定能兴旺起来。”

    一听这话,张二勇忙:“爹,我就是喜欢兰丫才想娶她的,不是为别的。”

    “嗯,爹知道。”

    张兴旺点点头,“既是你喜欢的,又是能让咱们老张家家门兴旺的,不是两全其美吗?”

    想要家中兴旺,必须得有个好妻子,不是有句老话是这么的吗:贤妻兴三代,老张家往后能否兴旺,就只能看二勇媳妇了。

    大勇媳妇和他那老婆子是不中用了,婆媳俩一个四六不懂,就知道抠,细细,一个奸坏奸坏的,一肚子的鬼心眼儿,老张家要是指着她俩兴旺起来,等到下辈子都不可能了。

    好在二勇运气好,让他碰上兰丫这个好闺女,他们老张家算是有希望了……

    **

    张二勇父子离开后,沈若兰父女俩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洗猪皮,煮猪皮,拔猪毛,剁肉皮……

    爷俩一边干活,一边唠嗑。

    “爹做梦都没想到这玩意儿能这么赚钱,从前爹又是种地,又是卖菜的,一年到头能攒到二两银子已经是顶天儿了,没想到现在一天就能挣来这么多……兰丫啊,你真能,爹上辈子不知积了什么德,能有你这么好个闺女……”

    沈若兰埋头拔猪毛呢,听到这话,抬头笑了笑,:“肯定是你跟我娘的基因好呗,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优秀啊!”

    沈德俭不知道基因是啥,也没在意基因两个字,只是在听到女儿起‘我娘’两个字时,心一下子被蛰了似的,本来开朗的笑脸也一下子黯淡下去。

    他低下头,没有再言语,一声不吭的拔起猪毛来。

    沈若兰看到她爹这副样子,知道自己的话戳到他的痛处来,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急忙找别的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爹啊,你看咱们家的房子这么破,还是茅草屋,整不好一场大风一场大雨就完蛋了,要不,等你将来赚了钱,咱们盖个新的呗?”

    这个话题起的好,沈德俭的思绪很快就被拉回来了。

    他:“行,就算你不,爹也是这么打算的,等爹挣了钱,就盖一座新房子,又大又宽敞的。”

    “嗯,我不要土坯屋,我要砖房子,两进的,左右带厢房的那种。”沈若兰笑着道。

    那拉长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有点儿撒娇的味道。

    沈德俭宠溺的笑了笑,:“你这丫头,又不是子,在家还能呆几年?要是爹盖了那么好的房子给你住,等将来你婆家没有,你能住得惯吗?”

    沈若兰也笑了:“谁要嫁人了?我才不想嫁人呢,就算嫁,也是招赘入门,我可不想像别的姑娘似的,嫁到人家去伺候他们一家老去。”

    这话,绝对不是她在开玩笑,而是她真心就这么想的。

    沈若兰从来没想过要单身一辈子,但也不想像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那样嫁到婆家去伺候别人,看婆家人的脸色过日子,所以一直想招赘一个丈夫在家,跟她一起过互敬互爱,相敬如宾得日子。

    她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在心理上早就过了少女怦然心动,鹿乱撞的年纪,所以看待问题一直很实际。

    对于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情,她一直认为,那样的感情只存在于电视里和里,越是惊天动地的爱情就越不牢靠,还不如找一个品行端正,性格温和的老实后生,一起守在这风景如画的山村,看四季风景,踏踏实实的过他们的日子。

    若她这辈子真能找到那么一个人,便不枉她穿越一回了。

    沈德俭听到她这句话,倒是眼前一亮。

    他这也不打算再续弦了,这辈子也就只有兰丫这一个孩子了,要是把她嫁出去,他还真舍不得,但要是她能招赘个女婿进门,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