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买粮【PK求收】
    “瘦丫,瘦丫,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成天净想着偷懒,等我逮着你的,非把你腿打折了不可……”

    尖利刻薄的声音从前院传来,瘦丫立刻紧张的把手里的那包枣糕塞进了附近的一堆草丛中,对沈若兰道:“兰丫你快走吧,老不死的找我了,我得快点回去,不然又要挨打了。”

    听到她这样称呼她奶奶,沈若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个瘦丫,看起来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可怜儿啊,想来是想反抗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你去吧,我也该回去了,明天记得去找我。”沈若兰摆摆手,走了。

    瘦丫看着她的背影,百感交集,感动,幸福,悲伤……什么情绪都有,直到她奶奶声音再次传来,才收回视线,转身往前院跑去。

    “死丫头、赔钱货,让你扫个院子你也磨磨蹭蹭的,就这点儿活都干多长时间了,还没干完呢?”

    一看见瘦丫,老马婆子叉着腰骂起来。

    瘦丫低着头,慢吞吞的走过去,捡起大板锨继续铲雪,她表情木讷,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替自己辩驳,跟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似的。

    老马婆子早就习惯了她这副带死不活的样子,骂了几句后,嫌外边儿冷,就回屋去烤火了。

    沈若兰离开瘦丫家,又去了她大爷家。

    她承诺要给瘦丫姐妹们每人每天一个玉米饼子,家里没有那些玉米面儿,就想到大爷家看看,要是他家有就匀点儿,改明她进城取衣服的时候买了再还他。

    到了大爷家,正好大爷一家人都在,见到她来,大爷和沈福存兄弟都挺高兴的,只是沈若梅白了她一眼,又‘哼’了一声,似乎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待见她。

    大娘也已经不复从前的热情了,见到沈若兰来了,只不冷不热的了一句,“你咋来了?”

    沈若兰看在大爷和沈福存兄弟的面子上,倒是没在意她的态度,依旧是笑呵呵的坐在炕沿上,,“我来找我大爷商量点儿事儿。”

    沈德宝把烟袋锅子从嘴里拔出来,看向自己的侄女儿,“啥事儿啊?”

    “没啥大事儿,就是看看你们家有没有苞米面子了,我想匀二十斤。”再过几天她就要进城了,买了再还他们。

    沈德宝听了侄女的话,吧嗒了一口烟袋锅子,没吱声。

    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谁家都没有余粮啊,他家也是数着米下锅的,一下子拿出二十斤苞米面子,够他家一家老吃七八天了。

    只是……

    “若兰啊,不是大爷你,你你卖人参的钱要是省点花,何至于出来借粮食啊?你看看你,有俩钱儿就可劲儿造,这段时间光肉就吃多少顿了?我都闻着了……”

    听到大爷的抱怨,沈若兰明白了,大爷这是以为她没钱没粮食了,跑来打秋风了呢,就打断他的话,“大爷,你要是为难的话就算了,我在想想别的办法。”

    “为难肯定是为难,但我这当大爷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跟你爹挨饿,一会儿,我让你大娘给你把粮食装了,只是,往后过日子可要精细些,别再像从前似的那么没成算了!”

    沈德宝着,对沈大娘道:“你去仓子里,给兰丫量二十斤苞米面子去。”

    大爷能借粮食给她,沈若兰很高兴,虽然她并不很在意这点儿粮食,就算不借给她,她有钱还怕没地方买粮吗?

    只是,事儿不是这么回事儿,大爷能借给她粮食,明在大爷的心中,还是在意她的,不忍心看她跟她爹挨饿,所以宁可自己苦,自己省,也要把粮食借给她。这已经不是二十斤粮食的事儿,而是大爷对她跟她爹的一份情。

    “行,我听大爷的,往后过日子俭省点。”沈若兰没有破,只乐呵呵的应了一声。

    大娘一听沈若兰张嘴就借二十斤粮食,不乐意了,一家老都勒的肚子过日子了,她凭啥一张嘴就要二十斤粮啊?该她的了还是欠她的了?再,她跟张二勇不清不明的这笔账她还没找她算呢,还敢上门儿来打秋风,要不要脸了?

    “梅儿娘啊,你去给兰丫称二十斤苞米面子去,”沈德宝把家里仓子的钥匙拿出来,放在了炕桌上。

    沈大娘没有动,也没吱声,看着那板起的脸,就知道反对沈大爷的决定,只是不敢公然反抗罢了。

    “去呀,你聋了!”

    沈大爷一看自己指使不动老婆子,感觉在侄女儿面前挺丢脸的,不禁拔高了声。

    沈若梅在听到沈若兰要借粮食的时候,就一直支楞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呢,看到她爹因为沈若兰跟她娘不是好声,就瞪了沈若兰一眼,低声道,“真不要脸,自己有钱在家胡吃海塞的,把家业吃空了,就跑人家来咔赤了,你不是跟老张家的二子好吗?有能耐让他给你弄粮食来呀?”

    “闭嘴!”

    沈大爷怒喝一声,“没规矩的东西,个人一身烂帐还整不清呢,还敢人家,你臊不臊ting?”

    “你冲梅儿耍啥威风?梅儿咋的啦?啥烂帐不烂帐的?是老丁家那子死皮赖脸的缠着咱们家梅儿,梅儿又没跟他怎么着,有啥可臊ting的?”

    沈大娘一看宝贝闺女被训斥了,也顾不上怕老头子了,立刻像只护崽子的老母鸡似的,冲沈大爷开火,“再,有你这样当爹的吗?为个外人这么埋汰个人闺女?你跟她亲还是跟梅儿亲?她管你叫爹还是梅儿管你叫爹?”

    沈若梅本来没怎么着,但一听沈大娘这么,就捂着脸哭起来,飞快地下地跑回自己屋,‘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看看吧,孩子都让你给气哭了……”

    沈大娘见宝贝女儿哭了,埋怨了一声,急忙下地穿鞋撵过去哄。

    沈大爷一看她们娘俩这出,也来了气:“兰丫,别理她们,走,大爷领你拿粮食去。”

    完下地穿鞋,拿起钥匙领沈若兰往仓子走。

    沈大娘去哄沈若梅,不过是想躲起来不想给沈若兰拿粮食罢了,现在一看老头子要亲自给兰丫拿粮食,啥也顾不得了,冲出家门就拽住沈德宝。

    “哎呀你这个死鬼,你是不是不想过了?你自己有儿有女的不知道吗?家里统共就那点儿粮食,你再拿出那么多去,是想饿死我们娘几个呀?天哪,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人家胡吃海塞,又是新衣又是肉的糟践,最后还得我们帮着擦屁股,谁来给我做主啊?”

    沈大娘哭唱的功夫,还不忘狠命的拉着沈德宝。

    “你给我闭嘴,滚回屋去,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沈德保回身想把自己的衣服抢回来。

    “爹、娘,多大的事儿啊,你们别吵了。”沈福存在一边儿劝和。

    沈若梅也闻声出来了,她站在门口,仇恨的瞪着沈若兰,“哼,这下你高兴了吧,把我们家搅得鸡犬不宁的。”

    沈若兰没理沈若梅,她知道结症所在,就直接跟沈大娘,“大娘,我也不白拿你的粮食啊,本来是想在你这儿匀点儿,过两天买了再还你的,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照价给你钱行不?”

    因为现在家家户户的存粮都不多,所以沈若兰才想借粮还粮的,早知道大娘会这么想,她就直接提给钱了。

    果然,一听给钱,沈大娘那边的哭声戛然而止。

    “你有钱吗?你那点钱不都让沈秀云他们两口子给偷去了吗?不会是跟我打欠条吧?”沈大娘有些信不着她。

    “放心吧大娘,我前段时间上吉州赚了点儿钱,虽然不多,买点儿苞米面子还是买得起的。”

    为了增强自己话的可信度,她拿出一个荷包,从里面倒出一把铜钱和几块儿碎银子来。

    见到钱,沈大娘马上露出了笑模样,“那行吧,虽然我们家粮食也挺紧的,可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就卖给你点儿吧。”

    “不行,都是实在亲戚,要啥钱,粮借给你,等你到秋打了粮食再还过来就行了。”沈德宝哪好意思要侄女儿的钱呢?坚决不同意。

    沈福存也出声:“娘,谁还没个难的时候?就借给兰丫点儿吧,别要钱了。”

    “你给我上一边呆着去。”

    沈大娘不敢怼她老头子,但是骂起她儿子来却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忘了你媳妇没奶你儿子挨饿了?大夫不是你媳妇得吃多点儿肉才能下奶吗,没钱,搁啥去买肉啊?”

    沈福存想到可怜巴巴的儿子,又想到眼泪八叉的媳妇,就闭了嘴,默默的把头底下了。

    沈大爷被沈大娘这么一,也想到了自己挨饿的大孙子,也不出硬话来了。

    沈大娘看自己一句话,把这俩吃里扒外的老爷们都给动了,挺得意的,拉过沈若兰,开始商量价格。

    其实,市面上卖的玉米面儿只卖两文钱一斤,但是大娘他们家的玉米面好,都是纯玉米磨的,里面没参苞米瓤子,非得要五文钱二斤。

    也就是,这二十斤玉米面,她要五十文钱。

    看在这钱是留着给大堂哥家孩子下奶用的,沈若兰也没跟她计较,再她也不差这十文八文的,就爽快的掏了钱,买了二十斤玉米面子。

    拿到钱而且还赚了一笔的大娘,像换了个人儿似的,一改之前的苦相,眉开眼笑起来,还打发沈福存,让他帮沈若兰把那二十斤玉米面子背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