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装睡
    崔氏一看老头子那张黑脸,顿时不敢巴巴了,要知道,老头子可从来不惯着她,整不好就是一顿好打,这大过年的,她可不想挨揍。

    于是,瞪了儿子一眼,一撅哒回屋去了。

    老娘走了,张二勇的心才算放下来,他心翼翼的看了车子一眼,心里七上八下的,都不知道该咋去见她了,早知道他老娘能整这出,他啥也先把东西拉着,再去靠山屯接她啊。

    哎,这事儿整的……

    闹心啊!

    沈若兰听到他靠近的脚步声,怕这个傻子见到她尴尬,赶忙靠在车壁上假装睡着了。

    其实,她就是怕他尴尬,她自己倒没啥,老刁婆愿意咋就咋呗,反正她又不会少一根头发,历经两世,她的脸皮早就练厚了,绝不会为些无足轻重的人的一些闲话就生气发火,那些话权当是听她放屁,听过后也就忘了。

    倒是张二勇,对他娘的那番话十分的内疚,想了半天也不知该咋跟她解释,硬着头皮掀开车帘儿时,却意外的看见她已经靠在车壁上睡着了。

    根本不用他解释了!

    张二勇不傻,情知她这是怕他尴尬,故意装睡呢,刚材放野猪时她还顽皮的又是看又是戳的,这才这么大一会儿,她怎么可能睡着?

    何况,就算她真睡着了,他娘那刻薄尖锐的声音那么大,也指定把她给吵吵醒了,那些话她肯定还是听到了,只是不想他为难,故意避过去罢了!

    看到这样懂事的她,张二勇的心里不止是过意不去,简直都有点儿心疼了。

    若兰这么好,他娘为啥要那些话呢!

    他悄悄的把鹿放下,又从他妹子的手里接过那几只野鸡和野兔,跟他老爹了一声,就上车了。

    车子要走时,张金凤忽然嗷的一嗓子:“哥,别忘了给我买朵绢花,翠儿和六儿她们都有,就我没有,让人笑话啊。”

    这一大嗓门,跟啥玩意儿爆炸了似的,沈若兰被吓了一跳,想在装睡也不成了,她睁开眼睛,作势打了个哈欠,嘀咕:“哎呀,咋还睡着了呢?”

    张二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揭穿她,只是心里更感激了…。

    去县城的路上,沈若兰没怎么话,张二勇也没怎么,沈若兰是在盘算进城后该先买啥后买啥,怎么安排时间合理方便。

    而张二勇则陷入了对沈若兰的愧疚中,他老娘的那些话太不中听了,若兰不止一次帮过他,他们家能有现在,还不是多亏了她吗?他娘怎么能出那么诛心的话呢?

    若兰会不会因为他老娘的话对他有想法?会不会因此而讨厌他?或者,会不会因此儿疏远他,在不跟他往来呢?

    想到这些,张二勇心里一阵害怕,要是若兰不理他了,他可咋办啊!

    路上,张二勇不时的偷瞄沈若兰,心中忐忑不已,并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表现,一定要让她看到,他跟他老娘是不一样的人!

    直到被沈若兰问起他要到哪儿去卖野味儿时,他才回过神,发现已经到达县城了。

    “我觉着吧,不如去县城最大的酒楼试试,大酒楼购买力大,不会像酒馆儿似的斤斤计较压价,最重要的是,人家很有可能会一下子把你的东西都留下,这样你就不用扛着东西一家一家的问了。”沈若兰提议。

    张二勇很听她的话,既然她都提议了,他自然也没得。“咱们县城里最大的酒楼就是四海酒楼了,那咱们就去那儿试试吧!”

    沈若兰本想分开行动的,他去卖他的野味儿,她去买她的东西,但是听张二勇要去四海酒楼,她的心动了一下。

    当初跟四海酒楼的张四爷约好要给她弄麻椒和孜然还有番椒的种子,这都好几个月了,不知他弄到了没有,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去看看!

    “行啊。”沈若兰答应了,俩人乘着马车,一路来到了四海酒楼,进门后,正好看见张四爷也在。

    因为今天是初六,酒楼开张的第一天,很多铺子的掌柜的和东家们都守在自家的铺子里,想在新一年第一天开张时博个好彩头。

    见到张四爷,沈若兰挺高兴地,因为她知道,张四爷的生意不止这一家,能让她一下子就碰到,也算是她运气了。

    然而,张四爷却完全认不出沈若兰了,他俩相识时,沈若兰还是一个只有四五十斤重的‘非洲难民,’现在的她虽然还有点儿瘦,但仅仅是有一点点瘦而已,并不难看,也不吓人,已经从当初的非洲难民蜕变成一个水灵俏丽的萝莉了。

    “东家,这两个人找您。”

    二把沈若兰和张二勇介绍给了张四爷。

    张四爷看了看他俩,和善的问:“不知二位找张某何事?”

    张二勇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他不习惯这样咬文嚼字的话,在村里土话方言都惯了,冷不丁这样斯斯文文的话,他不会呀!

    沈若兰抢在他前面,笑道:“张四爷过年好,许久不见,您老越发的精神了!”

    张四爷诧异的看着她,,“这位姑娘认得张某?”

    沈若兰笑道,“岂止是认识,咱俩还做过一单生意呢,您忘了那道水煮肉片儿和那道孜然鸡胗了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张四爷也猛的想起来了,他盯着沈若兰看了半天,惊呼道,“姑娘的变化好大!要不是姑娘提起,张某再认不出姑娘来!”

    接着又道:“看姑娘的精气神儿比从前好多了,想必这几个月过得很不错吧!”

    沈若兰:“托您的福,若兰一切都好,今日原是陪着朋友来贵肆卖野味的,顺便过来给张四爷请安。”

    张四爷闻言,回头对伺候在身边儿的厮:“你去告诉张厨子一声,让他去看看那野味如何,要是新鲜的话,就按常价收下了吧。”

    若兰的两句话,就轻轻松松的帮张二勇把野味都卖出去了,虽然他的东西不愁卖,但是这么多东西能一下子卖出去,还没被压价,真是挺让他感到意外。

    不过,更让张二勇意外的是,若兰居然还认识四海酒楼的东家,听他们的对话,若兰还跟这位东家做过一单生意呢。

    她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真是太让他难以相信了!

    她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呢?

    带着满腹的狐疑,张二勇跟厮去找那位张厨子看野味去了。

    “姑娘,你这次来,不仅是带朋友来卖野味,也是过来看看你要的那几样东西有没有信儿吧?”张四爷屈尊,亲自给沈若兰到了一杯茶。

    沈若兰双手接了,笑道:“在您面前我也不敢扯谎,确实如此,只不知那几样东西怎样了?找到没有,什么时候能带回来呢?”

    张四爷笑道:“幸不辱使命,目前已经弄找到了孜然和番椒两样,就只麻椒还没有找到,不过我已经托人光撒大网,相信迟早会找到的。”

    闻言,沈若兰喜出望外,就算没有麻椒,有孜然和番椒两样东西,也足够她干一番事业的了!

    ……

    拿到珍贵的孜然种子和番椒种子,沈若兰辞别了张四爷,兴头头的去找张二勇。这边,张二勇已经把几样野味卖完了,一头野猪一只鹿,加上野鸡和野兔,统共卖了四两二钱五分银子,比他预想的多出一两有余。

    “若兰,晌午了,我请你吃饭吧。”

    拿到钱的张二勇显得很高兴,他决定用多出来的一两多银子给若兰买点儿好东西,她就只一件穿得出去的衣裳,鞋子也只有一双,他想给她扯块儿花布,让她做一件漂漂亮亮的花衣裳,再做一双花棉鞋,一定很好看!

    沈若兰要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会呕得吐血,花衣裳,花棉鞋,这样的一身儿穿在身上,肯定能跟花母鸡媲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