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来接她了【二更求收
    刘氏回去后就消停了,没再整什么幺蛾子,大概也是看出老二和兰丫都不吃她这一套,她再作下去也没意思,整不好倒把老脸丢了,索性就偃旗息鼓,不再作了。

    反正她那一篮子鸡蛋已经收了,该做的事儿也做了,也算是对得起这一篮子鸡蛋了。

    沈秀英搭了一篮子鸡蛋,也没看见她老娘把沈若兰怎么地了,心里十分不满,可不管咋不满都没用,她深知老娘的为人,到了她手里的东西,想再拿回来是万万不能的,她也只好干吃这个哑巴亏了。

    其实,她倒是很想像她大姐似的,直接拎着棒子打上门去,狠狠的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一顿!可在不知道张二勇跟那死丫头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却不敢真正的付诸于行动,万一他俩的关系真像她猜的那样,她把这死丫头欺负狠了,张二勇那个野子替她出头儿咋整?

    一想到他那天看自己的眼神,冷飕飕,刀子似的,她的心里边儿就直突突,好吓人啊,还是等等再吧……

    没人来找麻烦,沈若兰的日子好过多了,每天做做饭,收拾收视屋子,偶尔出去扣扣麻雀,捡捡柴火什么的,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家里没有肉食,每天不是土豆,就是白菜,要么就是大萝卜,把她吃得都快变成兔子了。

    然而,沈德俭却吃得很满足。

    过了十年三餐不继,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能像现在这样顿顿都吃饱饭,过有规律的生活,对他来已经很幸福了。

    特别是兰丫的厨艺还很好,一样的土豆白菜,别人做出来就水了吧唧的,可她做出来的却有滋有味儿,色香味儿俱全,吃到嘴里比肉都香呢。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幸福,有个贴身的棉袄在身边儿照顾他,给他做好吃的,偶尔还怼他两句,他的日子也越来越有滋味儿了。

    很快到了初六,到也就是沈若兰跟张二勇约好的去县城的日子。

    沈若兰原打算先雇屯子里老于头的驴车上镇上,再从镇上的车行雇车去县城的。

    然而,等她早上收拾好出门时,赫然发现家门口儿居然停了一辆带厢的马车。

    车是张二勇从镇上的车行里雇来的,上面还有镇上某车行的标记。

    因为怕她还在睡觉,他不想扰了她的清梦,就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她;怕车里的热气跑了,他没敢进车里去坐,因为进了车子他就得撩起车帘看外面了,车帘儿一撩,车里那点儿热乎气儿不得都跑光了吗?

    他得盯着她,万一她不知道这车是来接她的,隔二上走了就遭了……

    早晨起了雾,天地间一片朦胧,沈若兰一出门,就看见张二勇高大挺拔的身躯,稳稳的站在马车前,正耐心的等着她呢。

    看见他来接她了,而且还带了一辆带厢的马车,沈若兰高兴的跑过去。

    “哈哈,你居然雇了车子来接我了!”沈若兰愉快的道。

    张二勇看到沈若兰的霎那,眼睛一下子亮了。迈着修长的双腿向她迎了几步。

    沈若兰却绕开他,跑到车前停了下来,高兴的围着车子转。

    想到一会儿不用坐慢悠悠的敞篷驴车,不用挨那么长时间的冻,沈若兰心里高兴极了,话的时候也是眉眼弯弯的。

    张二勇见她高兴,自己的嘴巴也情不自禁的咧开了,却不肯承认车子是特意为她雇的,怕她有心理负担。

    “我有点儿东西要拉,就在镇上雇了车子,正好把你也稍上了。”

    沈若兰不疑有他,点头道:“那我也得谢谢你,有了这车我就不用坐于大爷家的驴车了,你都不知道啊,那驴车又冷又慢的,上次坐一回,差点没把我冻死了……”

    嘴上碎碎念念着,顺手拉开了车帘儿。

    张二勇看她想上车,怕她掉下去,急忙扶住她的胳膊,把她扶到了车上。

    出来送行的沈德俭看到这幅情景,脸上的笑纹藏都藏不住了,真好,二勇对兰丫这么贴心,他这个当爹的也就放心了!

    车里暖烘烘的,有带着棉垫子的座椅和简陋的炭盆儿,炭盆儿里烧着炭火。

    沈若兰也雇过马车,晓得马车里的炭火是得额外花钱的,想不到这傻子倒是挺大方的,不仅雇了车,还点这么多炭火,一趟下来,少也得一百文钱的花销吧,不晓得他老娘会不会肉疼呢。

    张二勇跟沈德俭了几句话,就告别了沈德俭,也坐进来了。

    他就坐在沈若兰的对面儿,一进来就感到了他身上的寒气,他搓了搓手,捂住了耳朵。

    “你来很久了吗?怎么不进车里或者进我家等呢?”沈若兰拔了一下炭火,把火旺的碳往他那边拨了拨。

    张二勇呵呵一笑:“我也是刚下车,你就出来了。”

    沈若兰垂眸一笑,这傻子,看着木讷的要命,啥时候还学会撒谎了?

    身上冷的跟块冰似的,冷气都渗过来了,不定在外面冻多久了呢!

    懒得去揭穿他,沈若兰,“那就抓紧时间赶路吧,我要买的东西很多,怕是到了天黑也买不完呢。”

    “嗯。”张二勇点点头,抬手敲敲车厢,“走吧!”

    于是,车夫甩起鞭子,马车上路了。

    “二勇哥,你这趟进城干什么去啊?”路上,沈若兰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二勇如实:“我前几天进山打了点儿野味儿,想进城出脱了。”

    “你进山了?”一听张二勇又去打猎了,沈若兰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早知道他进山了,她啥也得跟着去见识见识啊,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刚来时那个风吹就倒,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的林黛玉了,虽然体能还不是很强,但有牙签弩护身,保住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要是能在保住自己的前提下,打几只野味儿回来打打牙祭,那就再好不过来,这段时间整天不是萝卜就是白菜的,把她吃的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张二勇点头:“嗯,进了。”

    “哦,打到啥了?”她瞪着眼睛,目光灼灼。

    张二勇到:“打到一只鹿,一头野猪,还有四五只野鸡,两只野兔!”

    “哇!收获这么多,你太了不起了!”沈若兰双手捧心,眼睛更亮了,切切的,“那你下回还什么时候去,也带上我吧。”

    怕他不同意,急忙又:“我现在的身子骨比以前强多了,不会拖累你的,而且我还在外面弄到一把弩,百发百中,足可以保护自己,不定还能保护你呢。”

    张二勇本来还挺享受她崇拜的目光的,可是当他听她要跟他进山的时候,就想都没想的拒绝了,“不行,太危险了。”

    进一趟山,少也得三天,十天半月也是常有的事儿,山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冰天雪地的,体质不好的人冻都冻死了,还打什么猎?而且,在山里的日子,要随时随地的保持警惕,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发生危险,一个不心,命儿就不保了,他可不想让她去冒这样的险。

    “若兰,山里不是闹着玩儿的,就算你有弓弩,顶多也就能预防一下野兽而已,还有许多你想象不到的危险呢,你还是好好的呆在家吧,想吃啥,我打给你就是了。”

    沈若兰扶额,这不是她想吃啥的问题,而是她想去见识见识,想历练一下自己,想让自己多点儿生活的阅历,成么?

    不过,就算他拒绝了,她也不会气馁的,大不了自己去,不用他带着总成了吧!

    马车轱辘着,很快就到了桃花村,在张二勇家门口儿停下了。

    这都到家门口了,于情于理沈若兰该进去打个招呼,向他爹娘问个好的,但是被张二勇果断的拒绝了。

    他时间紧,没空聊天儿,他去取点东西就回来,完就快步的下车,进了院子,不多时就扛了一头野猪出来。

    野猪不是很大,大约一百多斤的样子,黑漆漆的猪毛,长长的獠牙,脖子上有一处贯穿的黑洞,应该是被箭射的,想必张二勇就是一箭射穿了它的脖子,才取了它的性命的。

    放完野猪,他又进去了,不大一会儿就又扛了一只鹿出来了,只是这回不是他一个人出来的,身后还跟着他爹娘和他妹子。

    老娘崔氏一边儿走一边唠叨着:“这老些东西指定能卖不少的钱,卖完了钱别乱花,都拿回给我,可千万别再乱买东西去填老沈家那个无底洞的,要是再让我知道你给他们家花钱了,看我不上他们家着作去的……”

    沈若兰坐在车里,听得真真儿的,顿时无语了。

    白瞎张二勇这么好的人了,咋就摊上这么个奇葩的老母呢?

    张二勇也意识到若兰可能会听到他娘的,脸‘腾’的一下也红了,这就是他刚才为什么没让沈若兰下车进屋的原因,按理她都已经到了家门口儿了,理该请她进去喝杯茶,跟爹娘哥嫂子认识一下的,但是考虑到他老娘、他妹子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把他坑得体无完肤,就果断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若兰这么好的姑娘,要是见到她们那副做派的,肯定会吓跑的。

    然而饶是如此,仍没挡住他老娘的横作,“这段时间都搭他们家多少钱粮了?我都记着呢,哼,这些臭不要脸的,早晚有一天让他们把吃我的给我吐出来……”

    “娘,你别了,天冷,快回屋儿去吧!”张二勇急切的打断了她,还紧张的看了车子一眼。

    崔氏被儿子打断了,有点儿生气的:“别我一话你就不乐意听,不乐意听你倒是听话呀,省得我磨叨你了,反正我可把丑化前头了,他们老沈家要是再没皮扒脸的咔赤咱们家,我指定上他们家闹一顿去,我就要看看他们家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正喋喋不休的威胁着,冷不丁又看见停在门口儿的车,顿时大惊怪起来:“艾玛,你咋还雇带厢的车了呢?这把你狂的,卖几只野味儿也要坐带厢的车去,这得多少钱啊?你咋不雇个八抬大轿去呢?败家的玩意儿,都咱们家的日子越过越穷,就像你这么糟践,有一座金山银山也得让你糟践光了……”

    张二勇站住了,眼神无奈的投向他父亲,他老娘这张嘴,也就他爹能管住了。

    张兴旺接到儿子求助的目光,立刻板下脸,喝道:“老娘们家家的,管老爷们的事儿干啥?还不滚回屋儿去,再啰嗦,就滚回你娘家去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