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刘氏上门
    沈秀云拉着哭哭啼啼的王宝根回了家,王福贵看到王宝根这幅样子,吓了一跳,问明情况后,心疼的脸都红了,撸起袖子就要去找沈若兰算账去。

    结果,没等出大门儿呢,他爹老王头过来了。

    老王头也听村里别的老头儿看见他大孙子一头屎尿的哭着回家了,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因惦记着孙子,就赶过来看看,正好碰上儿子往外跑,就拦住了他,把事情给弄明白了。

    “糊涂,不能去!”

    听完事情的原委,老王头瞪起了眼睛:“你忘了,你们家还有一张七钱银子的欠条在人家手里攥着呢,你要是找人家去,万一把她惹恼了,管你要那七钱银子,你搁啥给?”

    沈秀云一听公公提起那七钱银子的欠条,更是气不打一出来,隔着窗户喊冲外边儿喊道,“我们压根儿就没看到过她的银子,她那银子有没有还不一定呢,指定是那没安好心眼子的蹄子撒谎撩屁儿的糊弄咱们呢!”

    老王头:“不管她是真有银子还是假银子,是真丢了钱还是撒谎撩屁儿的糊弄咱们,这事儿雷捕头信了,吴四爷也信了,咱们家的欠条也写了,那就等于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你们别的都没用,除非你们能找出证据,证明她真的没银子,不然就只能自认倒霉。”

    “兰丫是个有心计的,当初之所以让你们给她打个七钱银子的欠条,就是为了防止你们以后去找她的麻烦,要是你们两家一直相安无事也就罢了,一旦你们招惹到她了,她肯定得拿那七钱银子事儿,你们俩要是觉得今天一定要置这口气!七钱银子也认出了,我就啥也不了,可你们要是不想出这七钱银子,那就好好掂量掂量,到底该去不该去?”

    一席话,让王万福两口子冷静下来了。

    虽然都心疼儿子,也都让兰丫气的半死,恨不能立马去撕了她,可两口子都是悭吝的性子,舍命不舍财的主儿,一想到去闹一场得付出七钱银子的代价,两口子瞬间就没那么大的火气了!

    “那……难不成把我宝根儿打成这样,就这么算了?”

    沈秀云虽然动摇了,但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

    宝根是她的心头肉儿,眼珠子,从到大她一个手指头都舍不得动,凭啥那死兰丫敢动弹他?还把他打成这副样子?不去治治她,她终究咽不下这口气。

    老王头:“急啥?你不去找她晦气,自然还有别人去找她,今儿这事儿原本就不是因你而起,都是你们娘俩沉不住气,给别人当枪使换了。”

    沈秀云一寻思,她老公公的也对,今儿这事儿本来就是沈秀英要对付死兰丫,让她们几个帮忙围剿的,咋整来整去就变成她跟死兰丫死磕撕逼?沈秀英成了在一边儿看热闹了呢?

    明明是她沈秀英的男人吃了兰丫的亏,为啥她要出头儿去对付兰丫帮她出气啊?

    不行,就算想收拾那死丫头,也得等过阵子,决不能白白便宜了沈秀英,让她把自己当枪使了。

    想明白这些,她终于同意不去找沈兰丫的麻烦,消停关上门儿在家过自己的日子了。

    老王头一看终于劝住了儿子媳妇,心里边儿暗暗的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俩没长脑袋的玩意儿劝住了,不然,指不定得捅多大的篓子呢!

    **

    沈秀云这边儿是消停了,沈秀英那边儿却沉不住气了。

    沈秀英一看她大姐消停的眯起来了,也没跟死兰丫打起来,心里很是着急,不过,看她大姐那副怂样子,应该是不敢跟死兰丫硬磕了。

    没用的东西,欠人家几钱银子,就怂成这副样子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沈秀英在心里把她大姐和大姐夫狠狠的鄙夷了一番后,只好亲自出马去找沈若兰的晦气。

    谁让那死丫头人前百众的诬赖自己跟野汉子钻高粱地了,她沈秀英在靠山屯大算是个人物了,如今被自己的侄女儿当众羞辱,她要是不找回场子,她咽不下这口气!

    当天晚上,沈德俭的老娘刘氏和大哥沈德宝过来了。

    沈德俭看见他老娘,的吃了一惊。

    从他回来到现在,他老娘还一次都没过来瞧他呢,今儿竟然主动上门,这是日头打西边儿出来了?

    “娘……”他叫了一声。

    刘氏阴着脸,一副谁都该她八百吊的样子,大哥则显得心不在焉,垂头丧气的,应该是被他娘逼来的。

    “大哥!”

    “嗯。”沈德宝答应了一声,看着二弟脸上的伤,皱眉道:“这是齐来顺打的。”

    沈德俭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几分冷意,昨儿在齐来顺儿家受到的羞辱又历历在目,让他气愤不已。

    然而,她老娘竟不是好眼睛的白了他一眼,恨声叫道:“该,让你跑人家横去,揍你就对了。”

    沈德俭皱了皱眉,不悦的:“娘,你啥呢?我啥时候跑人家横去了,你听谁瞎咕咕的?”

    刘氏哼道:“全屯子的人都知道了,你还要瞒着我吗?”

    完,往炕头儿一坐,训斥起来,“你你哈,大过年的跑妹子家赊账去,人家不赊你就骂人,还怨人家揍你?要我,揍你就对了,谁让你大过年的跑人家找晦气去了。”

    “老二呀,你可让我你点儿啥好呢?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立事,这些年瞅瞅你折腾的,家家穷的不像个样子,养活个闺女也是个不懂人语的,人前百众的就她亲姑姑跟野汉子钻高粱地……”

    到这儿,刘氏的老脸皱到了一起,像是难为情的不下去了的似的。

    沈若兰喂完羊回来,正好听到她奶的话,就推门进了屋,不冷不热的:“我也不想她,那是她自找的。”

    完,就把今儿在酒席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了一遍。

    沈德俭听到他俩妹子联合起来欺负他闺女,脸都青了,额头上的筋也蹦了起来,等沈若兰完,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兰丫,骂得好,就她们这样的,骂她们就对了!”

    “老二,你给我消停点儿,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刘氏啪的一拍桌子,立起了眼睛。

    沈德俭在她的淫威下,不得不闭了嘴,但脸色依旧是铁青,不知是被那俩妹子给气的,还是被老娘训斥给憋屈的!

    刘氏转过头,又瞪着沈若兰,那眼神冷若冰霜,像看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似的,“兰丫,这事儿就算真像你的那样,你也不该对你姑那样的话,你这是不孝!”

    沈若兰翻了个白眼,望天道:“那奶你,我该咋样?”

    “你应当过来跟我这个事儿,该咋地,得让我这个当长辈的来处理?”刘氏得义正言辞。

    “那奶你打算怎么处理呢?骂姑一顿还是打她一顿?我看无非是不疼不疼不痒的埋怨两句,这事儿就算完了吧。”沈若兰一连讥诮的问。

    “该咋处理?那是长辈的事,用不着跟你。”

    刘氏蛮横的盯着沈若兰,道:“当着众人的面埋汰你亲姑姑,这就是你的不对,你要是还把我当奶奶,现在就上你姑家去,好好的给她磕个头陪个不是,赶明儿我再劝劝你姑,让她原谅你,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往后咱们还是一家人,也不至于就此分生了。”

    登门谢罪?

    磕头认错?

    刘氏的话一出,沈德俭第一个不干了,大声道:“不行,我闺女没错,不能去跪他们!”

    沈若兰摇头,冷笑着,“奶,你是老糊涂了呢,还是得着姑给你的好处了?这样亏心的话也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