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请君入瓮
    “秀英啊,兰丫好歹是你侄女儿,姑侄俩闹点儿矛盾回家关上门儿自己解决得了,可别人前百众的扯上这些有的没的,让别人看笑话就不好了。”

    “就是呀,都姑姑亲才叫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你们是亲姑侄,可别为了点儿事儿就分生了呀……”

    大伙儿正劝和着呢,王宝根不知啥时候进来了,一进门儿就扯着大嗓门道:“我有证据,死兰丫就是跟张二勇跑破鞋了!”

    沈若兰皱起眉头,冷笑:“你有证据?拿出来啊?”

    王宝根走到他娘的身边儿,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沈若兰,得意的:“二个月前,有人看见张二勇大晚上的钻你屋儿里去了,还给你买点心,还要给你钱,哼,这回看你还有啥话?”

    闻言,沈若兰心中一惊,晓得是胡美娇没把她的警告放在眼里,把她那晚看到的给出去了!

    真可恶啊!

    不过,虽然心惊,她的脸上却没露出一丝的怯意,反倒无比淡定的:“你有人看见他进我屋他就进我屋了?谁不知道咱们俩家有仇?你这样造谣无非是为了报复我,你以为大伙儿能信你的鬼话哩?”

    “我才没造谣,是真的,胡美娇看见的,她亲眼看见的,她没谎……”一看沈若兰不承认,王宝根脖子都红了,就差没把胡美娇拉过来作证了。

    沈若兰撇撇嘴,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胡美娇的话你也信?她是啥样人全屯子谁不知道啊?也就你个傻狗不知臭的跟在她屁股后面捧她的臭脚,拿她当好人吧!”

    傻狗不知臭、捧臭脚等语言深深的刺痛了王宝根,他怒声道:“老子才没跟在她屁股后捧臭脚呢?她配吗?老子都不搭理她……”

    “不搭理她她为啥告诉你?”

    看王宝根这么容易就掉她的陷阱里了,沈若兰表示很愉快,继续咄咄逼人的:“全屯子这么多人她都不告诉,为啥偏偏告诉你?哼,还不是你编出来埋汰我的,要么就是你们俩勾搭上了,窜连好了要害我哩!”

    “放屁,你别胡!”听到有人这么埋汰她的宝贝儿子,沈秀云嗷的一声炸了。

    她的宝贝儿子可是金疙瘩,将来长大了要娶地主家的姐当媳妇的,咋能跟胡美娇那个破鞋扯到一块儿去呢?要是这么就传出这名声,往后可上哪找好媳妇去啊?

    “胡?大姑,我看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倒像是让人破秘密了恼羞成怒呢。”沈若兰悠悠的道。

    王宝根一看不过沈若兰,干脆也不废话了,冲过来就要揍她。

    大伙儿一看要打起来了,急忙动手拉架,沈大姑和沈二姑还有于沈氏却一动都没动,她们巴不得王宝根揍沈若兰一顿出出气呢。

    沈若兰哪能让他打着啊,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就赶紧躲到一边儿去了,王宝根被人拉着,不断地挣扎,嘴里不干不净的嚷嚷着:“放开老子,今儿老子非弄死这个蹄子不可……”

    沈若兰紧紧的抿着嘴巴,看着王宝根那副无赖的样子,真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嘴巴子。

    都孩子是天真的、无邪的,可王宝根身上咋就找不到孩子应有的天真和无邪,还咋看咋膈应人呢?

    要是能把他拐到哪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揍一顿就好了!

    正吵吵着呢,大春娘过来了,一看这架势,就有点儿不乐意了:“这是咋了,咋还急眼了呢?是我们家没招待好还是席子不好啊?”

    沈秀云一看人家不乐意了,赶紧把王宝根拉住,这才消停下来。

    这断插曲没对沈若兰产生啥影响,之后,她坐了下来,该吃吃该喝喝,这点事儿跟她在乌孙的经历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充其量也就是几个跳梁丑蹦哒几下而已,权当是给她平淡的生活增加点儿调味剂了。

    吃完酒席,沈若兰就回去了,她家住在屯子的最北边儿,位置有点儿偏僻,往家走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有人跟着她,于是在经过一处拐弯儿时,她猛的一回头。

    王宝根一个躲闪不及,被她撞见了。

    见沈若兰发现了自己,王宝根索性也不多了,用手里的棍子指着沈若兰,狠叨叨的:“死兰丫,让你冤枉我们家偷你东西,看我今个儿咋收拾你。”

    沈若兰四下看了看,心里一阵窃喜,正好她也想揍他呢,没想到他俩竟想到了一块去。

    于是,她转过身,撒腿就跑。

    王宝根还以为沈若兰是怕了要逃走呢,就撒腿去追,边骂边追,唯恐被她跑了。

    其不知,沈若兰确实是怕了,是怕一会儿打起来王宝根狼哭鬼嚎的招来人,她打不爽,所以特意要把他引到后山无人的地方去,好痛痛快快的打他一顿出出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