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沈秀英
    沈若梅光顾着憋屈生闷气去了,哪有心思吃饭啊,嘟着嘴坐在那儿,不话,也不吃饭。

    “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好好的这是生哪门子的气啊?”于沈氏把菜盘子翻了一遍,挑出几块儿好肉,一股脑的都放在了她的碗里,又在桌子底下偷着捅咕了她一下:“快吃!”

    肉是稀罕东西,平时很少能吃到,若是搁在平时,沈若梅肯定早甩开腮帮子一顿造了,但是今个听到这么堵心的消息,她真心吃不下去了,就拿着筷子一下一下的戳着那肉,不吃也不不吃。

    沈秀英见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倒是猜出了七八分,卡巴卡巴眼睛,故意刺激她:“张二勇对死那个死兰丫可上心了,不光是帮她揍我们家来顺儿,听这段时间我二哥回来,吃喝拉撒全是他在料理,连给我二哥请大夫抓药的钱都是他花的,我就纳闷儿了,老张家不是败落了吗?哪来那老些钱往我二哥身上搭呢?”

    李巧莲很不满婆婆把好肉都挑到了姑子碗去了,但是又不敢什么,这会子一听姑婆这么,觉得报复的机会来了,遂阴阳怪气的,“他们家哪有钱啊?肯定是老丁家给他们那十两退亲的银子,让他拿来填乎兰丫了。”

    一听这话,于沈氏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沈若梅的脸上的表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看到婆婆和姑子都变了脸,李巧莲很是解气,意犹未尽的又添了两句:“兰丫现在可今非昔比了,人家比以前好看了,人长胖了,个儿也高了,肯定是吃好吃的吃多了养起来的,而且人家现在穿的也体面,纯棉布的袄子棉裤呢,放眼看看咱们屯子里,有几个能穿起棉布衣衫的?”

    不管有几个能穿的起的,反正沈若梅是没穿起。

    这话,就是为了给沈若梅添堵的。

    果然,李巧莲的话起作用了,沈若梅堵的要死了,啪的一声把筷子一拍,干脆不吃了。

    张二勇拿着跟她退亲的银子,去养她最瞧不起的堂妹,这不是在打她的脸,而是在扎她的心啊!

    沈福存看出沈若梅即将爆发,忙瞪了李巧莲一眼:“吃你的饭得了,这么多好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没影的事儿你跟着瞎起什么哄?兰丫买衣裳那是她拿卖人参的钱买的,关张二勇什么事呢?”

    沈秀英撇着嘴,,“福存啊,你就是个实心眼子的,人家啥你信啥,她她挖到人参了你就信?你看着了咋地?我咋就不信她那么好命能挖出人参呢。屯子里这么多人儿在山里打食儿吃,这么多年也没听谁挖到人参了啊?咋就偏她能一下子挖出来呢?再了,她见过人参吗?她认识人参吗?就算把人参摆到她跟前儿,她知道那是人参吗?让我呀,什么挖到人参,都是骗人的,就是张二勇给他的钱,她不敢出来,拿人参当幌子呢。”

    沈德宝听不下去了,停下筷子回头看了沈秀英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责备,“秀英,没证据的事儿你别瞎嚼舌头!老张家都跟我们家退亲了,人家要是真对兰丫有那份心思的话,直接提亲娶过去多好?何必遮遮掩掩的?花那老些钱不,还名不正言不顺的。”

    沈秀英‘哼’了一声:“那还不是因为之前我二哥没回来,他就是想提亲找谁提去呀?现在我二哥回来了,你瞅着吧,用不了多久,他们俩家肯定能传出喜讯。”又指着窗台上的油灯,“我敢冲灯发誓,他俩要是没事儿,我都头冲下走道。”

    看着她指手画脚,起誓发愿的样子,沈德宝一阵心烦,扭过头去继续吃饭,不再搭理她了。

    倒是于沈氏把她的话给听进去了,阴着脸:“照你那么,他俩早就勾搭到一起去了?”

    瘦丫的变化她也看到了,饿殍似的一个人儿,能变成现在这样,绝不是一朝一夕变成的,至少得几个月的时间,要是兰丫挖到人参的事儿是假的,那么真相就真很有可能像沈秀英的那样——张二勇跟兰丫早就好上了,是张二勇把她养成现在这样的。

    这个念头一出,于沈氏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的想法跟她闺女不一样,她不在乎张二勇留不留恋她闺女?想不想挽回她,她在意的是退亲后外头传的那些闲话,把她闺女的名声都搞臭了。

    既然他早就跟兰丫混到一起去了,也算是背叛这门婚事了,那他们老张家凭啥把两家退亲的不是都推到了他们家头上?什么他们老沈家背信弃义,嫌贫爱富,还什么作风不正,勾搭有钱人,害得她女儿现在都没人给提亲了。

    这还有天理吗?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他们的错误造成一个恶略的后果时,他们总会为自己的错误寻找借口,来淡化自己的过失,而一经发现别人跟这个后果有关,哪怕是一点点的关系,他们都会不遗余力的寻找出证据来,不管证据有多牵强,最后的论证结果都会是:这个错误是别人造成的,跟他们无关,他们是无辜的。

    最后,将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别人的身上,他们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别人加以谴责和唾骂。

    于沈氏就是这样的人,这会儿,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当初她闺女是如何寻死觅活的要退亲,也忘记了退亲这事儿是他们家先开口提的,更忘了他们家退给人家的退亲银子是谁拿的,唯一记得的就是:老张家不是人,背叛了她闺女还往他们家头上扣屎盆子。

    沈兰丫也不是人,勾搭自己的堂姐夫,害得自己堂姐名声受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

    沈秀英眼瞅着勾起了大嫂和侄女的愤怒,心里也不那么委屈了,看看天也快黑了,就起身扑棱扑棱衣裳,回家去了。

    虽然老娘和大哥没给她出头,但这次也算是没白来,成功的把大嫂和侄女的怒火给挑起来了,以沈若梅的性子,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往后,有的是热闹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