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登对
    “来来来,都坐下,别忙乎了,咱们吃饭!”

    沈德俭顶着一染料铺似的脸,兴头头的张罗着,张二勇和沈若兰都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这会儿,沈若兰对陈德俭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么反感了,这个爹虽然对自己,不,是对前身不负责,但至少对她娘还是用情至深的,可见不是一无是处。

    还有,在看见他被齐来顺打得鼻青脸肿、倒地不起的时候,她心底那猝不及防的痛,还有难以遏制的暴怒,也让她明白了,血肉至亲间的那份情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不是她想断就能断的。

    既然割不断,他也没她想象的那么不堪,那就暂且与他和平共处着试试吧,若好,她多一个可以依靠的亲人,若不好,她就离开这里,再找一个地方重新安家!

    “兰丫的手艺真好啊,爹都不知道,你的手艺竟这么好呢。”沈德俭吃了一口血豆腐,由衷赞叹。

    张二勇看着沈若兰,表示赞同:“嗯,兰丫最能干了。”

    沈若兰也笑了,:“别光顾着夸我了,你也很能干啊,今儿要不是你帮我打下手,这些活儿我指不定啥时候能做完呢。”

    沈若兰是真心夸奖张二勇,他干活确实很有一套,比如剁鸡,别人剁的话肯定得崩的遥哪都是肉渣渣,可他剁起来就像庖丁解牛似的,完全按照鸡的身体结构肢解,又快又利落,没有一点儿迸溅。

    还有鸡的内脏,他处理的也很好,鸡胗完整的剥落下来,切成薄厚均匀的薄片,鸡肠子也被他用筷子翻过来,拿粗盐水搓洗了好几遍,洗得白白的,没有一点儿怪味儿。

    这些活计,一般都是老娘们儿干的,他却干得井井有条,一看就是在家里常干,应该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手儿。

    “你们都能干,都是好样的!”沈德俭笑呵呵的夸奖。看着女儿和‘女婿’互相夸奖,他乐得眯上了眼。

    啧啧,兰丫,二勇,一对儿金童玉女似的,多登对丫,他咋看咋喜欢!

    **

    此时,沈家老宅里,沈秀英坐在炕沿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好不委屈。

    “呜呜呜,娘,大哥,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啊,你没看死兰丫和张二勇把我家来顺打的呢,现在还起不来炕呢,大过年的,上门欺负人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今儿是大年三十儿,沈德宝一家在老宅过年,按理,沈德俭和沈若兰也该过来陪老人一起过年的,但是沈德俭混的不好,从来不给刘氏买年礼,光带着两张嘴儿过来吃,刘氏和沈德贵觉得不划算,就禁止沈德俭和沈兰丫来老宅过年来,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是刘氏和沈德贵以及沈德宝一家子在一起过,沈德俭和沈若兰在家里单独过。

    沈秀英是外嫁女儿,按理过年这天该在婆家过,原不该不回来的,但是她男人挨了欺负,婆家那头又不给撑腰,她也满足肚子的委屈无处诉,就跑回来求她娘和她大哥给她申冤。

    刘氏听到女儿的哭诉,皱着眉头,“这么,来顺儿是张二勇打的?德俭和来顺儿干仗,关他张二勇什么事呢?咱们家的事儿他跟着掺和啥呀?”

    沈秀英抬起头,恨恨道:“咋不关他的事儿了,他现在跟死兰丫打得火热呢,你都没看着呢,当时我要去撕那死丫头,张二勇蹭的一下就挡在了她前面,狠叨叨的瞪着我,那眼神儿就跟要杀了我似的,可吓人了……”

    到这儿,她又想起了张二勇那骇人的表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听到张二勇那么护着沈兰丫,沈若兰坐不住了,一张脸阴得跟盆水似的,本来就薄的嘴唇儿抿成了一条线。

    当然,她生气不表示她还对张二勇抱有什么想法,而是因为她觉得丢脸,一直以来,她以为张二勇跟她退亲后,会对她牵肠挂肚,十分想念呢。虽然是她先提出退亲的,可是,就算如此,她长的这么好看,难道他不该对自己念念不忘?对退亲的事儿心有不甘吗?他咋就能这么快的忘了自己,去找兰丫那个寒碜东西去了呢?

    简直就是在自甘堕落,在打她的脸!

    她撂下筷子,站起身,冷冰冰的,“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完转身就要走人。

    “哎,你这孩子,饭还没吃光呢,你走什么走啊?”于沈氏一把拉住女儿,又把她按回到凳子上,“不行走,快点儿把饭吃完。”

    今儿过年,这顿年饭里可有好几个肉菜呢,还都是她家花钱置办的,不趁着现在多吃回去点儿,不就都便宜沈德贵和老婆子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