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兰丫,当心【二更】
    虽然被责备了,张二勇却却一点儿都不恼火,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关心自己,在看看拉着他手腕儿的那只手,张二勇的心里甜的像吃了蜜似的,嘴巴也情不自禁的咧开了。

    正傻笑着呢,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女孩儿焦急的声音:“兰丫姐,不好了,你爹让你老姑父给揍了,你快出来啊!”

    沈若兰一愣,咋回事儿?她爹不是出门买菜去了吗?咋还让她老姑父给揍了呢?

    张二勇脸上的笑也瞬间凝固了,沉声道,“走,去看看!”

    俩人疾步出了屋,看见招娣正焦急的站在她家的门外,看见她出来了,大声道:“兰丫姐你快点儿,你老姑夫正揍你爹呢,揍的可狠实了!”

    沈若兰来不及多想,跟着招娣跑了起来,边跑边问:“咋回事儿,咋还打起来了呢?”

    招娣气喘吁吁的:“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我们刚扣完麻雀正要回家呢,半道上就看见你老姑父在他们家大门口揍你爹了,都打出血了…。”

    一听打得这么狠,沈若兰跑得更快了。

    没等跑近呢,远远的就听到她老姑父齐来顺粗鲁的骂声:“你个连老婆都养不住的大酒包、窝囊废,大过年的敢上老子家找晦气,有种你再骂呀?你倒是骂呀?”

    接着,便是一阵沉闷的噗噗声,应该是拳头和脚踢打在身上的声音。

    张二勇的步子比他大,顺着声音抢先一步赶到了齐来顺儿家。

    大门口,齐来顺正拳**加的殴打沈德俭呢,沈德俭大病初愈,身虚体弱,哪是这个壮年庄家汉的对手,此时此刻,就只有抱着头,蜷缩在地上挨打的份儿了。

    “住手!”

    张二勇怒喝一声,转眼冲到了齐来顺面前,一把攥住了他抡起的拳头。

    张二勇是远近闻名的猎户,齐来顺认得他,也晓得他最近帮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二舅哥儿不少,只是不知两人是什么交情。今儿见张二勇大过年的也来了,为了替二舅哥出头儿还跟自己动了手,晓得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就卖了他个面子,停了手。

    这时,沈若兰也跑来了,看见她爹蜷缩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心下一疼,不禁勃然大怒道,“姓齐的,你凭啥打我爹?”

    齐来顺是沈若兰的姑沈秀英的丈夫,也就是沈若兰的姑父,是沈若兰的长辈。

    齐来顺见沈若兰一过来就指着自己的鼻子怒吼,也火了,喝道:“没教养的东西,就这么跟长辈话吗?”

    “你有教养?有教养你大过年的殴打自己的大舅哥?”

    沈若兰叉着腰儿,泼辣的亮出了嗓门儿,“你不知道我爹是大病初愈吗?要是把他打坏了,看我饶不饶你?”

    齐来顺才不怕她个黄毛丫头呢,鼻子一哼,道:“是你爹自个儿欠揍,跑我家来要赊账买鸡,不赊给他就骂人,大过年的,谁家不想讨个好彩头?他这种人跑我们家来就够晦气的了,还敢骂骂滋滋的触霉头,你他该不该揍?”

    这会儿,沈德俭已经被瘦丫和招娣扶起来了,一张本就苍白的脸跟开了颜料铺似的,又红又紫又青又黑的,人也被打得摇摇晃晃,站立不住,随时要昏倒的样子。

    沈若兰看了她爹一眼,问,“他的是真的吗?”

    要是齐来顺的是真话,那他爹也确实欠揍,只是欠揍归欠揍,不能把人打得这么狠吧?这笔账,她肯定得找他们老齐家算的。

    沈德俭虚弱的抬起头,仇恨的看着齐来顺:“他骂你娘,他该死!”

    一句话,让沈若兰滞住了。

    没想到她爹骂人的缘由不是因为赊不到鸡,而是因为齐来顺儿骂了她娘。看起来,她爹对她娘的感情还不是一般的深啊!

    关于她娘,原主的脑海里没留下一点儿记忆,大概是她娘走的时候她还太,都忘光了,仅有的记忆就是从到大她奶奶和她姑姑们对她娘毫无底线的诋毁和侮辱,什么破鞋,什么养汉老婆,什么不声不响的跟人家跑了……

    原主从前没主见,听人家这么,她也跟着认为她娘不好,但是现在的沈若兰具有成年人的思想,会按照成年人的思维模式去理性的思考问题了,她觉得她娘的失踪很可疑,未必就是跟人家跑了,不定里面还有别的问题。

    至于是什么问题,她还没来得及去深究。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娘绝不是那种作风不正、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一定很优秀,不然他爹也不会因为失去她如此颓废,如此痛苦!

    听见别人侮辱她的时候,明知道反驳会被打的头破血流,他还是会奋力反击,又自己微薄的力量的维护她。

    就凭这个,她也得替她爹娘讨个公道。

    “你骂我娘了?”

    她看着齐来顺,平静的问道。

    齐来顺满不在乎的,“谁骂他了?我的是事实,一个老娘们家,不声不响的跟人家跑了,不是破鞋是什么?”

    “你看见我娘跟人跑了?”

    沈若兰眸子眯起,声线比之前又冷了几分。

    齐来顺瞪了瞪眼,“那还用看?一个老娘们无缘无故的没影子了,不是跟人家跑了,难不成是变成神仙飞…。嗷……”

    后面那话还没落音,齐来顺突然捂着嘴巴发出一声吃痛的嚎叫。

    沈若兰拍了拍手,淡定的,“刚才那一下子,是我替我娘给你的,往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诋毁我娘,我就不是往你嘴上扔石头,而是望你嘴巴里灌屎了。”

    齐来顺没提防,被沈兰丫一石头打到了嘴唇子上,嘴唇子都给打破了,火辣辣的肿起来,真特娘的疼啊。

    “她爹,你没事儿吧!”

    齐来顺的一声惨叫,惊动了一直躲在院子里的沈秀英,她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上前扶住了她男人。

    这边,张二勇也急忙奔过来,站在了沈若兰面前,“兰丫,你没事吧?”

    沈若兰莞尔一笑,“我没事,就是教训教训满嘴喷粪的畜生而已,咱们走吧。”

    这一石头她是使足了劲儿打的,眼瞅着齐来顺的嘴唇子都被她给打出血,肿起来了,她的气也就消了。

    这边,齐来顺龇牙咧嘴的捂着厚嘴唇子叫了几声,痛劲儿稍缓后,抬手看见了掌心中的血迹,气得脸都绿了,指着沈若兰大声咆哮,“有娘养没娘教的死丫头片子,敢跑我们老齐家来撒野?石头娘,快拦着她,别让她跑了,今儿不打掉她两颗牙,我就不姓齐!”

    沈秀英听到自家男人的话,跟听了圣旨似的,噌的一下向沈若兰扑过来。

    沈若兰才不怕她呢,虽然她的身子骨不如沈秀英强壮,但好歹是个乡派出所的警察,在警校里面练过的,对付江湖上的杀手不行,对付个农村老娘们儿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撸起袖子就要上去跟沈秀英打,不妨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扯到了身后。

    “兰丫,当心!”

    张二勇挡在了她的前面,脸阴沉着,眼中布满了寒霜,一双强健而有力的手臂,将她牢牢的护在了身后,不容任何人靠近。

    经年累月跟深山老林里那些凶残嗜血的野兽们搏斗,无数次在生与死的边缘摸爬滚打,他身上那股彪悍狂野杀伐果断的气势,在这一瞬间乍然而出,深深的震慑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本来已经冲到了面前的沈秀英,第一个感受到了这种气势,举起的竟手怯怯的缩回去了,那模样要多怂有多怂。

    她心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又回过头,怯怯的看着她男人,一时间进退两难,不知该咋整好了!

    连沈若兰都被张二勇的气势给震惊到了,没想到这个腼腆羞涩的傻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真是让她太意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