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青莲姑娘
    两天后,沈若兰终于到达了吉州,站在了吉州的地界上,她仰望城门,看着城门上的‘吉州城’三个大字,不禁感慨万千,心潮翻滚,差点儿潸然泪下,泪满衣襟。

    天不负我!

    终于平安回来了,再也不用过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日子,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什么人威胁、绑架,再也不用怕会被什么人劫持或者杀死,她可以躺在她的炕上舒舒服服睡觉,可以踏踏实实的过她的日子了。

    幸福的同时,她也没忘记那些跟她一起被抓走的姑娘们,她是好了,可那些可怜的姑娘们还处在水深火热里,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她们怎样了,有没有被卖掉,或者,有没有被……想到最坏的结果,她就阵阵的揪心,到达吉州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吉州的府衙,把这件事报给了官府。

    可惜,府尹大人对她的并不全信,或者,即便是信了也不愿意去管,只敷衍她等年后会派人去调查,取证后再设法救人。  沈若兰也知道,让府尹大人派人到另一个国家去抓人、救人,确实有点儿为难他,因为那样做,一个不慎就会引起乌孙的不满,严重了不定还能掀起两国的战事,那他岂不成了楚国的罪人?他又如何担待得起?

    所以,敷衍和推诿也在情理之中,

    沈若兰看出了他的态度,也没有太过失望,这种结果本在她意料之中,之所以走这一趟,也就是为了去湛王府求见找个借口,这样的民事案件,总不能绕过官府直接去找湛王爷做主吧!

    在乌孙的这段日子,她听过点儿关于这位楚国湛王爷的传言。

    传闻,楚国的湛王爷自幼便离经叛道,不守章法,为先皇所不喜,年少时,曾手刃过一位挑衅皇后的宠妃,事后还当众舔刃而笑,可见其骨子里的残暴。先皇暴怒,差点儿将他处死,后来太后护孙,以死相逼,先皇才赦他一死,将他放逐吉州。

    湛王虽性情不好,出名的暴戾不仁、草菅人命,但却善于用兵,把数十年来一直侵犯楚国的乌孙打退了一百余里,让他们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地界去,这些年来再未敢侵犯楚国分毫,故而深得北方百姓拥戴。

    另外,这位爷还有个护短的毛病,无论他的人还是他的东西,谁都不许轻易伤害和觊觎,曾经有个不长眼的皇子,在湛王回京述职的时候,因一点事殴打了湛王爷的随侍,结果这位爷知道后,直接去了那位皇子府中,亲手打断了那位皇子的手臂,直到现在,那位皇子的手臂还留有残疾呢。

    这样护短的主儿,要是听他的属地有良家女子被拐到乌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定会立刻派人到乌孙去,救出那些被绑架、被拐卖的姑娘们呢。

    找到湛王府,沈若兰先是被湛王府的恢宏大气狠狠的震惊了一番。不愧为王爷府邸,光大门就有五间,朱红的大门,巨大的石狮,以及前门整齐肃穆的众多守卫,都在无声的诉着这位湛王爷的尊贵和威严!打量了一番后,沈若兰提步上前,跟守门的侍卫了她的目的,请他帮忙通报一声。

    然守门侍卫只瞥了一眼,就冷冰冰的告诉她,王爷身份尊贵,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像她这种平民出身的女子,就是有天大的事,也没资格求见。

    沈若兰只好耐心的跟侍卫解释,明情况。但侍卫懒得听,没等她几句,就吆喝着要她滚。正闹腾着呢,一个花容月貌的年轻女子被人簇拥着从府中走出来,她穿着一件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的鹤氅,系着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扣,上罩雪帽,脚下穿一双掐金挖云红香羊皮靴,肤白如雪,一双凤眸含情脉脉,格外妩媚动人。

    看这身打扮,似乎是这王府里一个有身份的人物,即便不是主子,也应该是个姨娘通房之类的,不然也不会有这样得体的穿戴打扮。

    “怎么回事?”女子看到这边的骚动,立住了脚步。

    侍卫见了这女子,顿时像换了张脸似的,原来的冰冷和不耐,瞬间变成了恭敬有加,他垂下头,拱手道:“回青莲姑娘,这女子是来求见王爷的,属下正在赶她走。”闻言,被称为青莲姑娘的抬眸看了沈若兰几眼,发现沈若兰长的并不美艳,也没怎么打扮,应该不是来自荐枕席的,就放下心来,道:“不知姑娘求见王爷所谓何事?咱们王爷有要事在身,怕是不能见姑娘,姑娘有什么事跟我也是一样的,要是重要的事,就写封信来,我帮你转交王爷。”

    女子话的时候,笑意晏晏,柔声细语的,看样子不是坏人。

    而且,沈若兰也看出来了,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她这种草根级的农女根本不配见那位高高在上的王爷,看看这位青莲姑娘的穿戴打扮,应该是能接近湛王的人,就福了福身,道:“如此,请容我写封信,劳烦青莲姐姐代我转交给王爷吧。”

    若是出来让她转告,万一她给忘了就遭了,那些姑娘们可都眼巴巴的等着湛大王爷去救命呢,可耽搁不起。信有实体,就算她忘了也不怕,毕竟给王爷的信笺不会被随意丢弃,应该会有固定的地方存放,到时候湛王爷一看就知道了。

    希望她的信能引起湛王爷的注意,如果连他都不去管这些可怜的姑娘,她们可就真没什么指望了。

    信是在门房里写的,写信的时候,青莲姑娘没等她出去了,临出去前还明,让她写完后就把信先放在门房里,等她回来再帮她送进王爷的书房去,不用等她回来了。

    沈若兰道谢后,斟酌了一番,提笔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页纸,把自己被绑到逃出去的经历了一遍,又重点强调了一下那些没逃出去的女子有多可怜,处境有多悲惨,希望能得到王爷的拔救。

    写完信,那位青莲姑娘还没有回来,沈若兰急着回家,今儿都二十八了,后天就过年了,她还指着回家过年呢。于是就按青莲姑娘的,把信交给了门房,又给了人家五两银子的好处,才离开王府,往街上寻车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