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屈辱
    她犹豫了一下,:“嬷嬷,这水太凉了,要不……”

    没等她完,就被郑嬷嬷厉声打断了:“姑娘是想违背夫人的好意吗?还是姑娘身上带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敢脱衣裳呢?”

    沈若兰闭了闭眼,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只好:“好吧,我洗——”

    看出来了,今儿她要是不洗的话,这帮婆子就能按着她把她扒光了,还是省点事儿,给自己留点儿尊严吧!

    脱衣服的时候,几个婆子就守在她的身边儿盯着她,等她把衣裳脱光了,几个婆子就毫不避讳的抱着她的衣裳出去了,还留下两个婆子守着她,逼她把头发也散开洗洗。

    白了,就是要检查一下她头发里藏没藏什么东西。

    沈若兰冻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又屈辱又难受,她哆哆嗦嗦的散开头发,请那两个婆子检查了一遍。

    两个婆子没搜出什么,也就没了立功的机会,心里失望不已,就拿她出气,立逼着她进桶里洗澡。

    沈若兰看着浮了一层冰碴子的水,只觉得身上更冷了,她把那男人给她的金簪递到两个婆子面前,哀求:“嬷嬷,我身子不好,这死冷寒天的进这冰水里洗澡,肯定得冻死了,请妈妈高抬贵手,这根簪子权当是我请两位妈妈喝酒了!”

    见到那沉甸甸的金簪,两个婆子眼睛热了,交换了一下眼色,彼此心照不宣的没再逼继续她,其中的一个还快速出门,不多时就拎进来一壶热水,拿帕子沾着热水把她的身上弄得湿漉漉的,还用剩下的那点儿水把她的头发也洇湿了,看起来可不就像是洗过澡了似的。

    不过,饶是热水淋身,可冷空气吹来的时候,沈若兰还是很冷,冻得她瑟瑟发抖,牙齿都打颤了。

    无奈,她又摘下耳朵上的那对儿珊瑚珠耳坠子,打着牙颤:“妈妈,借您的衣裳披一披。”

    婆子接过耳坠子,看看成色和质地都不错,就变得通人情多了,随手解下身上的褙子,披到了沈若兰的身上。

    总算是暖和点儿了,沈若兰抱着肩膀,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尽量把自己包在那件肥大的褙子中。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崩溃的,要不是那个姓齐的禽兽,她何至于会受这样的奇耻大辱,也不会遭这份生不如死的洋罪,就算他对她出手大方,对她一掷千金,也不足以弥补她受到的伤害!

    她吸着鼻子,心里暗暗发誓,等这件事儿过了,她一定离他远远的,今生今世在不跟他有任何交集,往后在他方圆百里的地方,她绝对避退三舍!

    **

    很久,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郑嬷嬷回来了,那个给她褙子穿的婆子一直守在门口儿呢,听见开门声,婆子蹭的回身,一下将沈若兰身上的褙子扯下来,三下两下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沈若兰又赤条条的了,她站起身,躲在了浴桶后,散开的长发挡住了尚未发育的前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郑嬷嬷进来后,冷冷的看了沈若兰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鄙夷:“姑娘既然洗完了,就出去吧,往后记着点儿自己的身份,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不该有的念头就不要想,省得到头来吃亏,丢人事,要是把命搭上了就犯不上了!”

    着,一个眼神儿,旁边儿的婆子便把沈若兰那些衣裳丢在地上。

    沈若兰见自己的衣裳回来了,赶紧手忙脚乱的捡起来往身上穿,穿到最后的时候,发现她荷包里那五十两赏银和五百文钱都不见了,不晓得是哪个谁随手拿走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银钱的时候,跟尊严性命比起来,银子啥都不是。

    穿好衣裳后,在两个面生的婆子指引下,她终于被放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