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流氓胚子
    在古代,商人的地位很低,能有一次跟官府的首脑人物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委实不易,很多商户明知道来了就会被宰,但也各个儿都心甘情愿的洗颈待戮,毕竟经此一事后,他们在平阳城的地位就会有明显得提升,出去做生意也有的吹的,还或多或少的能产生点儿经济利益……

    如此一本万利的事儿,谁会不做呢?

    沈若兰在门口儿看了一会儿,就有人来询问来。

    她报上自己的身份,看门的听闻是来唱曲儿的,就将她带进了府里,七拐八弯后,领她进入了一处闲置的下人屋子。

    “姑娘且在这儿等着,等客人都来齐了,宴会开始后,就会有人来叫您。”

    沈若兰看了看这间冷冰冰的屋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古代,唱曲的跳舞的都属下九流,哪像现在的明星似的,走到哪都是座上宾,古代歌女统称为戏子,跟鹌鹑猴子一样,都是给人玩儿的东西,便是上人家演出,人家给她们下等人的待遇,她们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受着,不敢言语。

    就象现在,这屋子一看就是没人待的,里面连个炭盆儿火炉都没有,冰凉冰凉的,呆一会儿都冻得直鸡皮疙瘩,可他们却让她等在这里,真是……欺人太甚了!

    还好她今儿是披了她的貂皮大氅过来的,不然非得冻哆嗦了不可。

    沈若兰站在窗前,望着空荡荡的院子,齐大爷还没过来呢,也不知道他叫她到这儿到底要干什么?

    真希望他今天出点儿什么事儿,然后就来不了了,那她唱完曲儿就可以闪人了……

    正碎碎念念着,门支呀一声开了,随即一股热气从身后袭来,只逼耳根,龙涎加麝香的独特甘醇气味,让沈若兰心脏骤然一跳。

    果然,低沉又略带慵懒的熟悉声音飘来,“终于来了,爷等的都上火了。”

    沈若兰转过身,看着他那副邪肆不羁的样子,暗骂:上火,怎么不热毒攻心流鼻血而亡?

    她按捺着性子,低声道,“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告诉你,要是杀人放火下大牢掉脑袋的事儿,我绝不干!”

    淳于珟笑了,走到她面前,俩人之间的距离近得都快贴在一起了,他低头凑近她的耳朵,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到。

    “放心,杀人放火的事儿你想干都轮不到你,爷让你做的事儿,比杀人放火重要多了。等会唱完曲儿,你设法到后院去,找一位叫姒玉的姨娘,到时候将她给你的东西给也带出来就算大功告成了。”

    沈若兰向后躲了躲,避开他炙热的气息,也低声道:“后院儿那么大,你让我上哪去找个姨娘去?”

    他一伸手,霸道的揽住她的腰肢,不许她在躲避,继而又凑到她的耳边,低声:“别动,这府里的细作眼线很多,不定什么人正偷着看咱们呢?要是看到咱们在这儿商量事儿,不定会引起怀疑,不过若是咱们在这儿偷情的话,呵呵,别人就不会在意了……”

    闻言,沈若兰果然不动了。

    总不能为了这点儿事儿坏了大事吧!

    见她如此,淳于珟勾唇一笑,放开手,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后里面竟装了一根赤金镶绿宝石的簪子,“只要戴上这个,她自然会认出你。”

    他拿出簪子,动作温存的将那根簪子插在她的鬓间,之后像打量自己心爱之人似的端详了一会儿,赞道:“嗯,好看。”

    也不知的是簪子还是她的人。

    沈若兰被他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把脸扭到了一边,“我知道了,你走吧!”

    他又霸道的把她尖尖的下颌又掰了过来,仰面对着自己,语气低沉,却郑重其事:“听着,这件事很重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男人指腹间的粗厚老茧与金贵妖孽般的仪容完全不搭!沈若兰只觉得下巴肌肤刺痛,一张脸儿痛得皱了皱成一团,不停的摇着脑袋,想摆脱他的钳制。

    他看着她一颗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咧开嘴笑了,好心的放开了她的下颌。

    然,却在她赌气转过身的时候,冷不丁在她的腰臀‘啪’的甩了一巴掌,戏谑低笑出声:“好好干,别辜负了爷。”

    表面矜贵高冷的一个男人,其实竟是个流氓胚子,沈若兰的屁股像被火烧了似的,脸也胀红了,气得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赌气,“我知道了,你赶紧走(滚)吧!”

    很快,人来齐了,府尹大人设宴,商户们为显积极,全都早就到了,只是怕来的太早失了礼数,故而都守在自己的车子里,等见到有人开始往里进了,就呼啦一下都跟着进去了,根本没有迟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