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一斛珍珠
    台下的客人们一见到沈若兰,都挥舞着手臂高呼不止,那兴奋的样子,跟现代那些脑残粉儿见到了偶像的似的,以至于沈若兰被刺激得差点儿向台下喊句‘哈喽大家好!’

    好在要挥手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华丽的广袖,这才回过神来。

    于是,立刻摆正了态度,慢侧身,手合拢,浅浅的向台下道了个万福。

    这个的动作,立刻引起台下一片更响亮的呼声!

    这就是明星效应,在粉丝们的眼里,偶像的每一个反应,每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对他们来都是别具一格,有特别意义的。

    享受了片刻的偶像待遇,沈若兰才起身,轻抬素手,慢启朱唇,婉转的开唱了。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一曲《金缕衣》,绵软悠长,不仅词美、曲美,声更美,如林中黄莺的鸣叫,悦耳动听,悠扬婉转,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又如山间的泉水淳淳流淌,滋润心田,让人甘愿在她的歌声中流连、沉沦……

    曲毕,台下立刻响起了一阵叫好声,久久不能平息,沈若兰耐心的站在台上,待到叫好声停止,再次开腔,唱了一曲《菩萨蛮》。

    她唱歌的时候,上千人的温柔乡里,安静得像时间停滞了似的,人们的表情和动作都静止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似乎连空气都沦陷在她那优美动听的歌声里。

    二楼雅厢

    锦衣华袍的男人一瞬不瞬的看着楼下那抹红色的身影,也沉浸在她优美的歌声中,直到曲毕,才忍不住暗暗叹息:本以为她只是个有几分聪明的农家女,没想到她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才女,听她的歌声,品她的曲意,看她的举止,无一不透着端庄典雅,无一不令人赏心悦目,无一不让人赞叹不止!

    可惜,这样一个钟灵敏秀的女子,竟出生在那样的狗窝里,生生的给埋没了,若是生在京城名门,一定能成为惊才绝艳,名满京华的才女!

    与他同坐的杜管家也被沈若兰的歌声折服了,他捋着山羊胡须,色迷迷道:“美,美呀,歌美、曲美,人更美,难怪齐爷肯一掷千金呢,此等尤物,确实值千金之价!”

    闻言,淳于珟柔和的表情突然多出几分凌厉,他呵呵了两声,凉飕飕道:“杜管家多心了,齐某之所以打赏,只为歌,不为人。”

    罢闭了嘴,又紧紧的盯住了楼下,因为沈若兰已经开始唱了。

    这次她唱的是《如梦令》,李清照写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性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李清照的词,文词精妙,风格婉约,典雅秀丽,语新意隽,比起前面那两首更好听,更令人沉醉,就连色迷迷的杜管家都赶紧闭了嘴巴,认真的听起来……

    今天晚上,沈若兰一连唱了五首,台下的观众听得十分尽兴,尽兴之余,打赏起来也毫不手软,三两、五两,甚至还有十两二十两的都有。

    这次,沈若兰没像从前那样唱完就直接下台,而是一直站在台上,谁给他打赏,她就对着谁的方向道个万福。

    这一举动,无疑刺激了客人们的打赏**,毕竟谁都希望能得到台上这位兰儿姑娘的关注,于是,打赏的跟打了鸡血似的,争先恐后的赏起来。

    淳于珟看她笑盈盈的站在台上,有意无意的刺激众人打赏,不禁冷哼一声:“贪财的东西,这点子钱她也放在眼里,真是……混账!”

    于是,二楼的雅厢,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我家主子打赏兰儿姑娘上等珍珠一斛——”

    吆喝声一落,台下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上等珍珠!

    还是一斛!

    这手笔,比昨天还大啊!

    珍珠价贵,便是下等的珠子,一斛也要百金之价,中等的一斛都能卖到上千金,上等的珍珠都是论颗卖的,品相好的,一颗就有可能值千金,这位爷,一下子就赏了一斛上等珍珠,这是得多有钱,或者,得是多爱听兰儿姑娘的歌儿啊!

    沈若兰虽然不知道珍珠的价格,可是看到众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赚大发了,这下子,她肯定是发了大财了!

    齐爷果然是土豪,不,是巨豪啊!

    她抬头向上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二楼那位爷正凭窗而立,遥遥的望着她呢,二目相对时,沈若兰规规矩矩的向他道了个万福,以示自己的谢意,他也微微颔首,表示‘不用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