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北国有佳人
    逛完街,已经是晌午了,沈若兰在酒楼里大吃了一顿后,又回客栈美美的睡了一觉,睡饱后,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才把今天新买来的衣裳裙子拿出来,穿戴打扮起来。

    官粉擦匀了,黄黄的脸变得白白嫩嫩的,跟剥了皮儿的煮鸡蛋似的,口彩点了,一张漂亮的嘴儿红润润的,看起来就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头发也按自己设计的编起来了,那朵粉红色的花也戴在鬓边,如画龙点睛一般,衬得她水嫩青涩,人比花娇,端的是个清秀可人的美人儿。

    沈若兰也被自己打扮好的样子给惊呆了,她知道自己打扮起来会好看些,只是再想不到会这么好看!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只是个姿色中等偏上的丫头片子呢,没想到稍一打扮就如此惹眼,这要是在长几年,等身子长开了,再打扮打扮,岂不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绝色妖姬吗?

    她对着水盆,着实为自己惊艳了一番,才喜滋滋的披上斗篷,去温柔乡了。

    温柔乡的掌事的乍见到她时,也惊讶不已,早上来时还是个干干巴巴的黄毛丫头呢,一天儿的功夫,就变成个娇娇软软的美人儿了,还真让人惊喜啊!

    沈若兰跟他聊了一会儿,主要是明一下,她只是来唱曲儿的,不陪酒,更不私见男人,只唱完曲儿就离开,希望一会儿掌事的能给明一下。

    掌事的也跟她了温柔乡的规矩,一直以来,温柔乡都是自己家的姑娘上台表演,偶尔有请别处的姑娘来,温柔乡也不会支付工钱,不仅不付钱,那姑娘表演完收到的打赏,还得跟温柔乡五五分成。

    沈若兰原不是为了钱来的,自然不会在意那些,别还给她五成,就是一文不给,她不也得照样登台吗?

    两厢谈好了,天也晚了,温柔乡早早的挑起了红纱灯,追欢买笑的男人们纷纷登场,灯火阑珊中,珠环翠绕,红肥绿瘦,调笑声,戏虐声,劝酒声,声声不绝于耳,在大厅中起伏盈动,台上,风情万种的舞姬翩翩起舞,台下,碧玉年华的女侍在各个酒桌旁斟酒侍奉,整座温柔乡,完全沉浸在一片紫醉金迷、声色犬马中。

    天彻底黑下来了!

    台上的舞姬也跳完了,大厅也坐满了。

    温柔乡掌事的又跟沈若兰嘱咐了两句,才提步走到台上,大声向客人们介绍了沈若兰。

    介绍的过程,并无人留意,对于新人登台,这帮旧客早就司空见惯了,只要不是出名的花魁,他们是不屑于关注的。

    台下依旧是闹哄哄的,喝酒的,打趣的,调笑的,浅吟的,这时……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婉转又清丽的歌声自台上飘飘渺渺地传来,以舞台为中心,一种玄妙的歌声正在扩散,不管是沉迷**的嫖客,还是嬉笑讨好的**,亦或是躬身陪笑的龟公,此时都忍不住滞住了,向着歌声的源头看去——

    舞台上,一个青涩稚嫩的少女,扶着舞台上饰以鲜花轻纱的雕花柱,缓缓的走出来。

    她妆容淡雅,姿态随意,没有寻常歌姬唱歌时的娇羞,亦没有顾盼流转的媚笑,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虚虚凝望着前方的空气,仿佛只是在睁着眼睛冥想……

    在逐渐寂静的大堂中,她的声音越发显得空灵澄澈。该怎么形容呢?像是古屋檐下的风铃微动,像是冬日初雪的轻吻梅花,又或者像是柳岸长堤的微雨初晴,像是净月清波的静影沉璧。

    全世界仿佛都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她一个人的声音,寥落清晰的仿佛能听见回音——她在唱,他们顺着她的歌声,她的目光看去,恍惚间看到那位绝代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有些人甚至还下意识的放浅了呼吸——仿佛害怕自己粗重的喘息会惊醒这个甜蜜空灵又有些诡异玄妙的梦境。

    雨落寂地,风过花隙。

    雪吹窗棂,月撒河池。

    沈若兰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最后一句,轻的像是一声叹息——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曲毕,沈若兰道了个万福,款款的下台去了。

    还未走到台下,忽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好——”

    “绝了!”

    “这曲子绝对是老子听过的最好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