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花钱
    平阳城一座私宅内,英战快步走在甬路上,从前宅直抵后园。

    后园中,一片梅花开的正好,红梅白梅竞相在枝头绽放,北风袭来,花香阵阵,本是静好明媚的景致,此刻花海中,却有一道黑色的身影,若蛟龙出海般,飞腾旋转,剑光点点、寒风闪闪,忽卷起层层巨浪,打的那花树上娇嫩的花朵漫天飞舞。

    花在空中被剑气毫不怜惜的切成碎末,落地上后被一双腾挪踢转的石青色绣祥云锦缎宫靴踏起,又被黑色的衣摆卷高,飞飞扬扬如狂风卷雪,那一抹黑色身影,衣袍翻滚,劲气鼓荡,恰如冰天雪地中一个煞气十足的修罗。

    英战匆匆走过来时,一眼便瞧见主子舞剑的身影,每一个旋转的动作,他手中寒剑无论钩刺挑卷,都能削落一树寒梅,招招狠辣,渐渐变寒,每一招每一式都能彰显着主子的坏心情。

    这么久了,密道的下落还没有探出来,也难怪主子会气恼,前儿他已探明,那个秃头已经不在府衙了,可见那伙人必是受了府尹庇护的,罗同他们也是,追了这么多天,却还没有半点儿音信,那伙人如鸟如山林,石沉大海般,无影无踪,根本无从查起。

    城里那个做珥村姑也是,别是引蛇出洞,就是个耗子她都没引来,看来那伙儿人根本就没打算再找她,一个不起眼儿的毛丫头,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如此,她就是在平阳城晃荡一辈子也没用。

    因为这些,主子这两天的火气格外大,他们这些伺候在身边儿的人也分外心,免得一个不慎成了主子的出气筒。

    好在,他今儿带来个好消息,若是主子运筹的当,这次便可大功告成。

    “主子,属下有要事奏报!”

    话音落,淳于珟收了招式,随手一挥,手中寒剑刷的一下落入了挂在树丫见的剑鞘中。

    “何事?”

    声线森冷,彰显主子的坏心情。

    英战道:“姒玉那边已经探出密道的下落了,只是她人被困在府衙中,出不来。”

    姒玉是主子安插在平阳城府尹身边的一个眼线,身份是侍妾,因为人长的美,能歌善舞又年轻,所以在府尹面前颇为得宠,只是徐奕君管理后宅甚严,后院儿的女人轻易不能出来走动,故而,就算她探出来了,也传不出来。

    淳于珟闻言,冷峻的脸上有了几分缓和的表情,静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个沈姑娘如何了?”

    英战道:“属下刚刚接到消息,沈姑娘卖了一个菜方,得了四十两银子,已经不在那家面馆儿做事了。”

    “一个菜方……卖四十两银子?”

    淳于珟重复着,眼底划过一抹惊诧,想不到那个干巴巴的东西,还挺有两下的子的,总能干出些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来,这……很好!

    “是,听是做出了一道名叫水晶冻的菜肴,主子是否尝尝?”

    丫头捧着茶盏帕子过来了,淳于珟拿起帕子优雅的擦了擦手,又端起那盏茶,拿茶盖拨了拨里面的茶叶,才缓缓道:“不急,她现在在哪?”

    英战回:“主子,沈姑娘去逛街了!”

    **

    没错,神若兰确实是去逛街了。

    乌孙天气苦寒,她这一身棉袄棉裤根本抵御不住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每天穿着这身儿进进出出的,都快把她冻成狗了,她早就发过誓,将来有钱了,一定要买一个最暖和的裘皮大氅,还得是戴帽子的,一定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在不受这冻成狗的滋味儿。

    揣着大包的银子,沈若兰底气格外足,走了几家皮货铺,最后在一家规模较大的皮货铺子里选了一件儿紫貂皮的斗篷,当然,是戴帽子的,斗篷挂着水蓝色的绸缎面子,边缘的地方露出紫貂的毛,跟她时候看过的《红楼梦》里那些姑娘们雪天披的斗篷十分相像。

    紫貂皮贵,这件斗篷又属于上品,足足花了她二十两银子。

    不过,沈若兰一点儿都没心疼。

    她现在是诱饵的身份,不定啥时候命儿就玩完了,有钱不花留着干啥?难不成还像上辈子似的,攒了一辈子到最后全都作废了?

    所以,趁着自己还活着,想买啥买啥,想吃啥吃啥,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也不遗憾了。

    当然,要是能平安度过这个月就更好了,钱花了也没啥可惜的,她赚钱的门路多着呢,只要命儿在,将来赚钱的机会多着呢。

    因为这样想的,所以她花起钱来完全没压力,买完斗篷,又到附近的一家胭脂铺子里,买了一盒价值一两银子的高档润肤膏。

    这边天冷又有风,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把她的脸吹粗了,再不擦点润肤的保养保养,她的脸都要变高原红了。

    买完藏好,披着昂贵的貂皮斗篷,底气十足的进了一家大酒楼。

    在面食馆打工的几天,虽然供吃供喝的没饿到她,但吃的实在是太差了,每天窝窝头大饼子的,四五天的时间,愣是一点儿油水没吃到,把她肚子里原来的那点油水都给耗没了,现在有钱了,自然得好好补补。

    大酒楼就这样好,不管什么山珍海味、猴头燕窝的,只要你有银子,就都能吃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