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彩霞
    听到老婆子的骂声,老张头把脸一沉,低斥道:“闭嘴,你个人味儿不懂的老东西,你也不想想,不叫人家,咱们上哪儿挣那老些钱去?”

    这俩月,家里去了开销,统共挣了五十多两银子,一下子把饥荒还上了三分之一,照这样下去,再有几个月,就把饥荒还完了,家里也就能翻身了。

    本来他还以为这辈子都翻不过来身了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身翻过来了,他是打心眼儿里感激那个给了他们家五香花生米方子的人,简直感谢人家八辈祖宗,然而,他的老婆子却不那么认为。

    “哼,那些钱是咱们自己家起早贪黑出苦大力挣来的,关她屁事儿?就算她给了咱们那个方子,咱们家给她买那老些东西,还不够买她个破方子的吗?”

    听到老婆子这蛮不讲理的话,老张头脸色黑了黑,怒道:“没人家的破方子,就算咱们一家子肯出这份儿苦大力,又到哪儿去挣那些钱去?我告诉你,你可别犯浑,要是等会儿沈老二来了,你要是敢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我过后揍不揍你!”

    对付这个胡搅蛮缠的老婆子,最好的办法不是讲理,而是拳头,这是老张头一辈子总结下来的经验,跟她讲理肯定犟不过她,因为她压根儿就不是讲理的人,所以,两人较劲儿的时候,他多半会选择武力镇压,也只有提到要‘揍她’二个字时,她才能老实。

    果然

    听到老头子要揍她,崔张氏有点儿怯了,也不敢锵锵了,一扭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外时还扔下一句话:“我干了一天的活儿了,累死了,你们整回来的且(客)你们自己答兑去。”

    完,赌气冒烟的上张金凤屋儿躲着去了。

    老张头看着她那副膈应人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憋屈。

    当年他爹娘就图稀这老婆子长的膀实,能干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替他把人娶回来了,结果娶回这么个四六不分的玩意儿,他这辈子就没享受过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的乐趣,这老婆子,给点儿好脸儿就想蹬鼻子上脸,总得他骂她揍她她才能老实。

    哎,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等二勇找媳妇时,一定要找一个遂孩子心思的,决不能再让孩子步他的后尘了!

    张二勇和张大勇扶着沈德俭回到家,崔张氏和张金凤早躲屋里去了,李张氏看到沈德俭埋汰的都看不出皮肤原来的颜色了,邋邋遢遢的跟个叫花子似的,恶心的差点儿吐了,便借口孩子醒了找她,也一道烟似的溜进了屋里,不肯出来了。

    没办法,张二勇只好自己进厨房端了饭,张罗着大伙儿吃了。

    吃完饭,老张头也张大勇都回屋睡觉去了,只有张二勇没睡,沈德俭太脏了,在大牢里几个月没洗澡,身上臭得像掉茅坑了似的,熏得他根本没法睡觉。

    加上他身上、头上蹦哒着不少虱子,他也不敢让他就这么睡在自己的炕上。于是烧了一大锅水,给沈德俭洗了个澡,顺便把他那身堪破烂不堪,埋埋汰汰的衣裳填进灶坑烧了,也省得那些虱子遥哪蹦哒!

    把他收拾干净了,又给他找了一身自己的干净亵衣亵裤穿了,两人才躺下入睡。

    第二天一早,张二勇早早起身,给沈德俭熬了一锅米粥,然后又去了村里孙茂文家,准备借他们家的马车送沈德俭回家。

    结果,老孙家正好要去靠山屯送回娘家的闺女呢,就顺便儿把他俩捎上了。

    老孙家的闺女就是靠山屯的桂生子媳妇,她这次回去,还带她娘舅家的表妹一起回去。

    娘舅家的表妹叫彩霞,虽是穷人家出身,却是个见过大世面的。

    当初她舅舅家里穷,就把彩霞表妹卖到了县城最有钱的段家做丫头,结果也是彩霞表妹的命好,一进段家就入了段家老太太的眼,被提升为老太太的贴身丫头,掌管老太太的首饰钗环,香料衣裳,从此,彩霞在老太太身边儿尽心尽力的服侍了七八年。

    今年年初的时候,彩霞已经满二十岁,按段家的规矩,家里的丫头满二十岁了,就要配厮,于是老太太做主,把她配给了家里一个马房赶车的厮。

    谁料俩人刚成亲不到一个月,那厮赶车时惊了马,让马给踢死了,彩霞才做了一个月的新媳妇,就直接成了寡妇了。

    老太太觉得自己帮彩霞挑的人,却又让彩霞做了寡妇,心里很是过不去,加上寡妇的身份不吉利,不便留在府里了,就把卖身契还了她,恢复了她的良籍,让她回家去了。

    这些年,有彩霞这个在段老太太跟前儿得脸儿的大丫头照应着,家的日子已经过起来了,彩霞回来后,她爹娘也珍宝儿似的对待着,以弥补从前卖掉女儿的愧疚。

    可不管怎么疼,怎么宠,做姑娘的终究是要出嫁的,于是,她爹娘又遥哪寻摸着,要给女儿找个好女婿。

    彩霞已经二十岁了,还是个寡妇,好人家的伙儿肯定不能要她,只能找个娶不上媳妇的光棍儿或者丧偶的鳏夫。

    娶不上媳妇儿的光棍儿哪有好人啊?丧偶的年龄相当的鳏夫也不好找,正遥哪寻摸呢,正好桂生子媳妇回娘家,起了夫家这边儿的沈大春儿,舅舅舅妈有点动心了,但又考虑到沈大春恋着尤桃花,怕闺女嫁过去受委屈。

    彩霞却很不以为意,她在大户人家待了七八年,宅子里怎么争风吃醋,怎么取悦男人的事儿她见的多了,还真没把尤桃花那样的破鞋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