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沈德俭归来
    尤氏一获自由,就一头扑进沈大春的怀里嘤嘤嘤的哭起来,“大春……呜呜呜……”

    沈大春心里很难受,他虽气尤氏对自己不忠,可心里到底还喜欢着她,眼下自己喜欢的女人丢了这么大的脸,遭了这么大的罪,他心疼的慌啊!

    特别是听到尤氏哭诉家里的粮食被抢走的时候,他的心里比谁都着急,可是着急也没用,他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家里的粮食都被爷爷拿走了,他想帮她也帮不上啊。

    “大春……呜呜呜……”

    “桃花,你先别哭,先把衣裳穿上……”

    “嗯,我听你的。”

    没了郑屠子这棵大树,她又想靠回到沈大春儿身上了。

    沈大春虽然不像郑屠子那么有钱,但他年轻、英俊,对自己也是真心真意的好,不像郑屠子那个熊球货,又老又丑又变态的,跟她在一起根本不是爱他,就是为了玩儿她的身子才稀罕她的!

    沈德胜气喘吁吁的追到尤氏家中时,尤氏已经穿好了衣裳,正坐他儿子怀里掉眼泪疙瘩呢,沈德胜一看儿子还痴痴看着尤氏,气得上去就是一脚,把沈大春踢了个趔趄。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后天就要相媳妇了,要是让人家知道你搞破鞋,人家还能要你吗?”

    沈大春倒是希望后天那个寡妇不要他,他只喜欢桃花,就想娶尤桃花当媳妇儿。

    可是,他也知道,他爷爷奶奶,老爹老娘,是死也不会让桃花进他的家门儿的!

    **

    两日后,白雪覆盖的村路上,一辆马车得得得的朝靠山屯赶来,车上坐着一个穿着八成新藕荷色袄子的年轻女子,她皮肤白皙水嫩,面若银盆,柳叶眉,杏核眼儿,高鼻梁,樱桃嘴儿,杏眼桃腮的,就是有点胖,不过胖虽胖,却不是那种肚大腿圆的胖人,而是胖得匀称细腻,胸大,屁股更大,很有福祥。

    此刻,这女人正羞涩的低着头,头上梳着乌黑油亮的发髻,整整齐齐的,连根乱发丝儿都没有,可见这女人是个爱打扮爱收拾的女子,而且是个成了家的少妇。

    挨着少妇坐的,是靠山屯儿贵生子媳妇,挨着桂生子媳妇坐的,是桃花村的张二勇,张二勇的旁边,躺着一个面色枯黄,瘦骨嶙峋的中年男人,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家数月的沈德俭。

    沈德俭之前犯了点事儿,被关进了县衙的大牢。

    都衙门大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沈德俭在牢里关了好几个月,看押的狱卒也不见他家里来人送礼打点,失望之余,难免打骂他撒气,结果,几个月的时间,生生的把这个壮年汉子给折磨成疾,差点儿死了。

    眼看就要过年来,狱卒见他病病殃殃的,怕他死在牢里晦气,还得费事埋他,就跟上头报了一下,把他放出去来。

    当然,能这么容易放他,只要也是因为他犯的事儿不是啥大事儿,要是他杀人越货,通敌卖国,就是死在牢里,也断不会放他的。

    沈德俭被放出去后,走走歇歇的,拖着虚弱的身子挨到泗水街,找到桃花村拉脚的车夫,央求人家把他捎回去。

    栓子拉脚向来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凭沈德俭怎么苦苦哀求,磕头作揖,没钱他就是不肯拉。

    后来张二勇父子三人卖花生回来,恰好遇见了,得知沈德俭的身份后,张二勇二话不的帮他付了钱,把他给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