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尤氏遭殃
    腊月十六这天,靠山屯发生了一件不大不的事儿——尤氏的家被端了。

    确切的,是被郑屠子的老婆刁氏带人给抄了。

    郑屠子原是有老婆的,只是俩人成亲二十多年,他老婆一直没生育,郑屠子便生出纳妾的心思,一来是为了传宗接代,二来也为了自己在炕头儿上快活快活,毕竟他老婆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在炕上已经没啥意思了。

    奈何刁氏啥也不答应,只自己还没老,早晚能生出来。

    郑屠子本是靠岳父起家的,怕老婆已经怕惯了,刁氏想自己生,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在那块松松垮垮的旱地里耕耘,可惜一直耕到刁氏绝经,也没耕出个蛋来。

    眼瞅着是生不出来了,为了将来死后有个上坟烧纸的,刁氏这才勉强答应给他纳个妾,但条件是长得不能太好的,要老实本分能干活,最好是在乡下寻摸。

    郑屠子得到老婆的圣旨,这才张罗起来,哪知张罗来张罗去,竟遇到了尤氏那个冤家。

    尤氏惯会哄男人的,把郑屠子伺候的舒舒服服,哄的连纳妾的心思都没有了,背着刁氏跟她打得火热,为了讨她欢心,还偷摸在家里拿了不少银子给她买吃买喝的。

    尤氏见家里的银钱渐少,本就疑心,只是郑屠子嘴硬,咋问都不实话,直到那日被揍得鼻青脸肿回去,谎也兜不住了,这才跟刁氏实话实。

    这下子,可捅了刁氏的肺管子了!

    刁氏本就是个极爱吃醋的,这些年来因为吃醋,把镇上土窑子里那些窑姐儿都挠遍儿了,这会子听老公竟背着她偷养相好的,那还了得?

    当下,便气咻咻的纠集了几个本家的兄弟侄儿,押着郑屠子,杀气腾腾的赶到了靠山屯,直奔尤氏家中。

    尤氏正在家里蒸豆包呢,忽见闯进个粗壮的婆子和一群面色不善的大汉,还压着鼻青脸肿的郑屠子,顿时给吓蒙了。

    刁氏一看到细皮嫩肉,年轻貌美的尤氏,顿时醋意大发,一时间想到自家男人每晚在炕上各种敷衍自己,却把劲儿都使到这**人身上了,她那心就像让蜂子蛰了似的一样疼,一双浑浊的老眼也红了!

    “你个卖*的**,敢勾搭老娘的男人,今儿老娘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刁氏嘴上骂着,人也旋风似的冲过去,一把揪住了尤氏的头发,把她从炕沿边儿揪下来,又是扇嘴巴子又是挠脸的,打得尤氏叫苦不迭,杀猪似的叫起来。

    胡美娇蜷缩在炕上,惊恐的看着这些人,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了。

    那帮汉子也没闲着,在她家肆意翻找,翻箱倒柜的,不一会儿就把她家的一袋麦子,一袋苞米面和一块猪肉给找出来了。

    “大姨,都找到了!”

    一个年轻的汉子朝刁氏喊了一声。

    刁氏住了手,回过头一看,瞪圆了眼睛道:“不对,家里少了二三两银子呢,不可能就这点儿东西!”

    叫完,往尤氏那张白嫩的脸上又抓了几把,问道:“**,我家那混账东西给你的钱呢?赶紧给老娘吐出来,少一文,老娘撕了你。”

    尤氏哪见过这种架势啊,都被打蒙了,吓傻了,话也不出来了,只会捂着脸嗷嗷嗷的哭。

    郑屠子看尤氏那张俏脸被挠开了花儿,人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心疼得肝儿都颤了,可惧于老婆的淫威,又不敢上前帮忙,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唉声叹气!

    刁氏一看自家男人这副心疼不已的样子,不禁妒意横生,更加生气了,指使着几个兄弟子侄,把尤氏和她女儿的衣裳扒了,因为这娘俩穿的都是簇新的棉布袄子,一定是自家那个不争气浑蛋孝敬人家的。

    她的东西,就是撕了烧了,扔臭水沟了,也决不能便宜了这对儿骚狐狸。

    几个兄弟子侄们一听让他们扒女人的衣裳,顿时都来了精神,如狼似虎的把尤氏母女按在炕上,三下五除二就扒了个溜溜光,顺便还在她们身上揩了不少的油儿。

    胡美娇被人扒光了衣裳,又摸又抠的,羞愤得完全崩溃了,扯着嗓子尖叫起来,杀猪似的嗓门儿,很快引来了一大波看热闹的人。

    因为她们娘俩的名声不好,在屯子里也没个朋友,这会子出了事儿,也没人帮她们,这些人过来后,只管盯着这娘俩的身子使劲儿看,恨不能也上前捅咕她们两下子,却不见有一个出来伸张正义,阻止刁氏逞凶的。

    当然,也有人心疼尤氏遭罪,想来个英雄救美,将来博一个以身相报啥的。

    可一想到救人后自个儿和家里的名声也就毁了,便偃旗息鼓,歇了心思了。

    下半辈子还得在这屯子里活人呢,可不能为了裤裆那点儿事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了,让一家人都跟着他抬不起头!

    刁氏有意作践尤氏,叫她的子侄们把尤氏娘俩捆成一团儿,又狠狠的揍了一顿,敛巴起在尤氏家中值钱的物件,扬长而去了。

    临走前还发下狠话,要是再让她知道尤氏跟郑屠子勾搭,就来撕了她!

    刁氏横作一顿走了,村里的男人们却都舍不得走,一个个的盯着尤氏母女那白花花的身子,含拉子都快淌出来了了,尤氏和胡美娇哭得稀里哗啦,厚着脸皮挨个求人家帮忙松绑,可这帮人都贪看她们的身子,哪舍得给她们松开啊。

    后来沈大春儿听了这事,顿时心疼得眼睛都红了,也不顾他爹的鞋底子和烧火棍,疯了似的冲到尤氏家中,挥着拳头把那些看热闹的都撵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