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你不是女人
    一路上,她就一直扭着脖子,把脸伸到窗帘边儿,探着身子往外看,没多久就把脖子扭酸了,脸也冻得红彤彤的,跟冰坨子似的,别提多难受了。

    好几次,她都想转过身去缓解一下,可回眸的刹那,看到身边儿那个气场强大,尊贵如天神般的男人,就没由来的紧张、害怕。

    相权之下,她还是觉着扭脖子更好些,就咬着牙,一直保持着扭曲的姿势,直到找到那家客栈。

    “诶?到了!”总算是到了!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沈若兰差点就喜极而泣,这脸都冻木了,再扭一会儿,她的脖子都要落枕了!

    闻言,那男人抬头,深邃的眼神越过她,扫了一眼外面的房子,声线沉沉道:“去看看。”

    “是!”

    立刻有两个高大的男人下马,往客栈去了。

    沈若兰还以为这男人会亲自去呢,他不是很在意那条暗道吗?怎么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刻,还这般沉得住气?

    或许,他是要等里面打起来时再进去吧,从前电视上就演过,大人物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场,才能彰显出他们的重要和气势!

    对了,陈婆子手下十几个人呢,他就这么几个人,能打得过人家吗?

    别待会儿打不过人家,自己再被抓回去,那可就惨喽……

    正天马行空的想象着,派出去的两个人回来了,至车旁低声报:“主子,那伙儿人已经走了,前天晚上就走了!”

    纳尼!走了?

    沈若兰心中一沉,反射般的向那个男人看去。

    他们走了,她跟这男人的交易也就不作数了吧?

    还有,这家伙被她鼓动着来的,这会子扑了个空,不会迁怒于她吧?

    这样想着,她更不安了!

    “那个,对不起……”

    她心翼翼的:“我没想到他们会离开,害您白跑了一趟……”

    淳于珟扫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都有人跑了,他们不开溜难道还留在这儿等死?也就你这猪脑子还以为他们会留在这儿吧!”

    毒舌!

    沈若兰抿了抿嘴,很不服气。

    她很想,既然知道人家跑路了,那您老人家还大老远的跑来这儿干啥?哼,还不是也怀了侥幸的心思,结果扑了个空,就拿人家撒气!

    当然,这些话她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借她个胆儿也不敢跟这位大神的。

    也不知为啥,这位大神从未在她面前杀过人,也为做过什么恐怖的事,可不知咋的,她一看见他就紧张的要死,不知是因为他气场太强,还是因为他俩是天生的宿敌!

    “仔细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淳于珟收回视线,又执起那卷古书看起来。

    他早就想到,那条暗道不会那么容易被找到,也想到那伙儿人不会留在这里等死,今儿之所以走这一趟,就是为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是!”

    手下的又进去了。

    沈若兰坐在那儿,看着他那副淡然悠远的样子,心里很是没底,不是大人物都喜怒不形于色吗?没准儿这厮现在已经怨气冲天了,只是没表现出来,不定下一刻就把她碎尸万段呢!

    思及于此,冷汗森森而下,她咳了一声,想出了一个将功补过的法子。

    “咳咳,这位公子……”

    “叫齐爷!”

    “呃,好吧,齐爷,其实,还有一个人知道密道在哪儿,只是那个人现在可能在衙门里。”

    淳于珟从书中抬起头,看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不急不缓的吐出一个字,“!”

    于是,沈若兰把她算计秃子,送秃子进衙门的事儿从头到尾的了一遍,末了还:“要是这伙儿人跟衙门无关,那个秃子现在肯定还在衙门里,您要是衙门有人的话,肯定能把他弄出来。”

    毕竟只是个偷儿,以他的财大气粗,弄出个贼来也不过是多花几两银子的事儿,当然,要是那伙人跟衙门有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

    语毕,淳于珟望着她,缓缓的勾起了唇角,悠悠道:“其实,爷还有个更好的法子!”

    “什么法子?”

    沈若兰一脸的茫然,就算有法子,那也是他的事儿,不用跟她吧。

    “用你做饵,把他们引出来。”

    淳于珟的很清淡,却把沈若兰吓到了。

    做饵这种事儿很危险的啊!

    谁知道那伙儿人会不会对她起杀意啊,万一人家发现她,二话不直接下了杀手,她岂不是嗝屁了?

    不行,绝不能去。

    沈若兰打定主意不去,明面上却不敢拒绝,只好委婉的:“您一个大男人做事,何必扯上我一个女子,不嫌丢份儿吗?”

    淳于珟呵呵一笑:“爷从来不会瞧不起女人,何况……”

    如矩的目光在她那一马平川前扫了一圈儿,无情补刀:“你不是女人!”

    沈若兰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她瞪眼、握拳,咬牙、切齿,这种气的牙痒痒又无力反抗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