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暗道
    “那,你抓我回来干什么?”

    既然不是奸她,那抓她来干什么?难不成是因为她攻击了他,想把她抓回来杀了泄愤?

    淳于珟没理会她的问题,问:“为什么来乌孙?”

    闻言,沈若兰怔了一下,显然,这家伙知道自己不是乌孙人,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他还知道什么?想想她身上的秘密,再看看眼前的男人,沈若兰没由来的感到心虚、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乌孙人的’几个字还没出来,就被打断了。

    “为什么?”

    他面色微沉,脸上细微的表情告诉她,他已经不耐烦了。

    怕触怒了他,沈若兰不敢再废话,赶紧如实回答,“我是被抓来的,去吉州途中,在一家客栈住宿时,被一伙儿人贩子给迷晕,然后就抓到乌孙来了。”

    她简单的把自己被掳的事儿了一下,细节没多,因为觉得没必要。

    然而,男人似乎并不相信她,打量了她一眼后,蹙眉,恶意森森道:“迷昏你?劫持你?那伙人瞎了吗?”

    这是在**裸的贬低她呢。

    本以为上次她女扮男装束了胸,才一副平板的身材,没想到今日穿着女装还是一马平川,毫无女性的特征。

    劫持这么个女人,肯定卖不上价,把她从楚国带到这儿,一路上车马劳顿,过关时还要被盘查,被查出来可是要掉脑袋的,冒着杀头的危险,掳这么个卖不上价的女人,傻子都不会做吧?

    沈若兰听出他是在嘲讽自己,气得直咬牙,她虽不在意他怎么看她,但女孩子哪有不在意自己容貌的,被一个男人如此贬低鄙视,她深深的感到扎心了。

    不过,想想自己的处境,还是理智的把到了嘴边儿的怼骂咽了回去,只偷偷瞪了他一眼,瓮声瓮气道:“不是我一个人,我们被绑架的一共有十八个,我只是其中的一个。”

    顺便儿被绑来的,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然而

    “十八个?”

    他重复了一遍,一双眸子阴翳难辨,表情变得莫测起来。

    继而,低下头,静静的凝视着她,高挺的鼻尖儿几乎抵到她的脸颊上,直到看得她心跳如鼓,头皮发麻,才阴唳沉沉的开口。

    “在爷面前,你敢信口这样的鬼话?就不怕爷弄死你吗?绑了十八个大活人从吉州进乌孙,你当我吉州城的守城将士是摆设吗?”

    这阴测测的语气,低迷的气呀,让沈若兰的心又突突了两下,她身子向后躲了躲,尽量离那炙热的气息远些,才堪堪的:“我没有骗你,真的,当时我们走的是路,没从城里走,好像有一条很长的暗道,我们是从那条暗道过来的……”

    反正那暗道跟自己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犯不上为了保密惹这男人起疑,这男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得抓了她,就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得弄死她,还是保命要紧。

    “你……暗道?”

    淳于珟退后了一步,脸上的阴翳涣散,一下子变得凌厉谨重起来。

    沈若兰看他不再阴森森的了,心中稍安,缓缓的:“当时,我们坐的车子是钉死的,但是在最顶端留有一个通风口,我在那个孔处能看到星星月亮,还能听到外面的风声。”

    “但是走了一段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抬头只看见一片漆黑,连风声也没有了,马蹄声和车轱辘声却分外清晰,像是有回声似的,您大概也知道,在平地上走路是不会有回声的,除非是在洞涵或山谷里,可是,那晚上明明是大晴天,我却看不见星星月亮了,明明上一刻还北风呼啸呢,后来就再也听不见一丝丝的风声了,所以,我可以肯定,当时走的绝不是山谷,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走了隧道,或者暗道!”

    完这些,她看见那个男人笑了,嘴角上扬,眉宇染色,轻轻缓缓的,犹如展开的罂粟,魅艳、引诱、惑人……

    太过迷眼,心神微闪,妖孽啊!

    走神霎那间,回神瞬间,男人已经悠悠开口:“看来,你不像表面看的那么蠢!”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她可以理解为他这是在夸她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