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想的美
    夜已深,温柔乡天字号雅厢里,沉睡在罗汉榻上的男人蓦地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中不见分毫睡意,唯见森森的阴冷。

    “什么时辰了?”

    他倏地起身,淡然出声。

    侍立在旁的罗城一见他醒了,心头一震,连回道:“主子,已经是丑时了。”

    主子醒了,真是太好了,从服下解药睡到现在,已经睡了好几个时辰了,再不醒,他都快要沉不住气了。

    不过,这一觉也没白睡,主子的药性已经解了,脸已不红,气也不喘,身上也不在发烫了。

    还好还好,他及时找来解药,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丑时了……”

    淳于珟眯眼,锐利的眸子随意一扫,扫到凌乱的地面:崩裂的砚台碎片、尖锐的铜签子,一切的一切,都证明那不是一场梦。

    “主子……”

    顺着主子的目光,罗城自然而然的想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他拱手跪地:“属下护主不力,让主子受惊了!”

    淳于珟轻哂,确是给惊到了,“你看看这些。”

    “是!”

    罗城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签子、砚台碎片,复有抬头,道:“主子,这签子是咱们的人的?”

    当日,卢铁手把那张弩献上时,主子曾下令,他的人都备一张弩,一袋短箭(签子),他身上也有。

    只是想不明白,主子这儿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难道,是有内奸不成?

    “那些呢?眼熟吗?”男人的眼睛扫在了砚台的碎片上。

    罗城将碎裂的砚台凑在一处,茫然的抬首,看着主子的眼睛:“这个……属下无能……”

    “呵!本王记得,你曾被一个粉衣村姑用弩射过,砚台砸过,还用砂锅迷药算计过,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罗城瞬间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这……这……主子是,这些是那个村姑……干的?”

    “你以为呢?”

    “可是?她,她怎么会在这儿?这”

    ‘不可能’三个字还没等出来,在主子锐利的目光中,被他咽回到肚子去了。

    淳于珟表情莫测的望向门口,仿佛看到那道瘦的身影,兔子似的窜出去,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是呀,她怎么会在这儿呢?

    “本王也想知道呢!”

    ……

    第二天早上,沈若兰赶到了一百里之外的一座县城,车夫马跑了一夜,需要歇歇脚,休整休整,不然没法继续跑了。

    沈若兰因为没有被子,昨晚在车上佝偻了一宿,也敢没睡觉,怕冻感冒了,现在已然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了,想想自己已经跑出了一百多里,料想他们一时半会儿的也追不上来,就答应了车夫的要求。

    考虑到安全问题,她还故意找了一家处在闹市中的客栈,这样就算有人想对她不利,也会寻思寻思的。

    开了两间房,沈若兰又给车夫买了四个馒头一碗粥,还有一碟咸菜,雇车时就讲好的,她得包车夫在旅途中的一切费用。

    至于她自己,没有要馒头咸菜,只要了一碗粥,端回房间就着点心吃了,毕竟钱不多了,还是能省就省吧。

    吃饱后,她跟二要了热水,简单的洗把脸、泡泡脚,就脱吧脱吧钻被窝,太累了,躺下后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

    等她醒来时,迷迷糊糊中,一下子看到了屋顶的雕梁画栋。

    沈若兰一下精神了!

    记得,她睡的那间屋子天棚是灰扑扑的檩子,哪来的雕梁画栋?

    糟了!

    她忽的坐了起来,瞪圆眼睛环顾四周,赫然发现自己竟处在温柔乡里——就是她被侵犯的那间雅厢中。

    这是……被抓回来了?

    她怎么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唔,没光着,穿的是那身粉红色的袄子棉裤。

    她的心稍微放松了些,又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

    来不及多想,她赶紧穿上鞋子,拔腿就走。

    快走到门口儿时,一道凉飕飕的凉飕飕的声音飘来:“想跑?”

    沈若兰一惊,猛的回头,看见那个男人穿着一件浴袍,从里面的套间走出来,似乎刚洗过澡,乌黑的墨发随意的散在身后,氤氲着水汽。

    他一步步的走过来,周身散发着难以忽视的贵气和霸气,还有……野性的气息。

    沈若兰被吓到了,反射般的抱住胳膊,惊恐道:“你……别过来,你这禽兽!”

    禽兽?

    他眉峰一拧,很快明白她在想什么,嘲讽:“禽兽?你想得美!”

    沈若兰领悟到他这是在嘲讽自己,不过倒安心了,他不是为奸她才抓她回来的,那她就不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