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捉奸
    傍晚,乌孙南部边境城市平阳

    一辆带篷的马车驰骋在城南的官道上,车里,男装打扮的沈若兰将车窗的帘子掀开一角,悄悄的看着被甩在后面的平阳城,心中感慨不已:谢天谢地,终于逃出来了。

    欣喜之余,又有点儿难过,她是逃出来了,那些姐妹们还陷在火坑里呢!

    她很想救她们,可惜终究能力有限,之前从秃头手中逃脱的时候,她本来可以立马就走的,但她却留下来,还跑到温柔乡去赚钱,就寻思着能一边赚钱一边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她们救出来。

    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在温柔乡里没赚到一文钱,还遇到那个禽兽,差点儿被走了后门儿。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个禽兽比陈婆子那伙人更危险,他的身上,有一种血腥的杀气,就是能虽是掌控人的生死的那一种,那种气势让她越想越害怕,怕到顾不上天晚,连夜也要逃出平阳城。

    车费是她当了自己的那套新被褥换来的,为了离开,她也算是拼了。

    天越来越暗,渐渐的连路都看不见了,车夫点上灯笼,沈若兰也放下车帘,从空间找出蜡烛点了,又拿出针线,开始缝那件被撕坏的男式袍子。

    回到楚国前,她必须得以男装示人,以掩盖住自己的身份,一旦身份暴露,被陈婆子的眼线发现,她的命儿肯定就要玩儿完了。

    **

    楚国,靠山屯

    “哎呀,打死人啦,救命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嚎起来,响彻了靠山屯的上空,是个男人的声音,听不出来是谁,哭爹喊娘的,像是撞见鬼了似的。

    “来人啊,救命呀,出人命啦——”声音继续嚎叫着,把屯子里刚睡下的老少爷们儿们都给喊起来了。

    月光下,一个肥硕的身影踉踉跄跄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嚎,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亵衣,下面居然是光着的,大腿上还沾着黏黏糊糊的东西,过来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哎呀,这是谁啊?不像是咱们屯子的人!”有先出来的村民看见那男人,大着嗓门儿嚷了起来。

    有人接道:“我也不知道谁呀,这咋还光着腚呢?别不是上谁家偷人家媳妇去,让人家给削了吧……”

    “嗯,没准儿真是这么回事呢……”

    “哎呦,你看,那不是大春儿嘛,难道……”

    “嘿嘿,这下子可有的看了……”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调侃中,沈大春拽着大步赶上来,他阴沉的脸看上去狰狞恐怖,血红的眼睛,额前青筋鼓得像蚯蚓似的,可见他心中的愤怒了。

    追上郑屠子后,沈大春没有废话,挥着铁拳一拳将他打翻,接着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哎呦我的娘啊,可要了我的血命啦——”

    郑屠子被打的哭爹喊妈的,他虽然长得牛高马大,可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又被女色掏空了身子,哪经得起沈大春这常年干体力活的年青壮汉的打?这会儿子,只有抱头求饶的份儿了,“兄弟啊,饶命啊,好兄弟你就饶了我吧,我保证再也不来了……”

    沈大春也不答话,轮着拳头只管打,每一拳每一脚都用上了十二分的力气,打得郑屠子杀猪似的,没多大会儿就连哼都哼不出来了。

    沈福存也跟着大伙儿跑出来看热闹,见大春儿不管不顾的只管往死里打那光腚的,怕打出人命,急忙上前拽住沈大春:“大春哥,再打下去就要打死人了,你为这么个熊玩意儿偿命,犯不上啊!”

    沈大春儿已经红了眼,哪听的进去别人的劝?他一把推开沈福存,揪着郑屠子继续打。

    郑屠子被打惨了,死狗似的哼哼着,那张油腻腻的大脸被打成了调色盘:红的、紫的、青的、黑的,看着都恶心。

    沈老爷子和沈大春的老爹沈德胜也闻讯赶来了,看见沈大春正狠命的殴打一个光腚汉,不觉又气又臊,老脸通红的骂道:“混账东西,祖宗的脸都让你给丢没了,还不给我住手!”

    沈大春听见爷爷和老爹的骂声,理智才渐渐回笼,他看了爷爷一眼,慢慢的放下了拳头。

    “还不给我滚回去!”沈德胜上前,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红着老脸怒骂。

    郑屠子一看沈大春的老爹和爷爷都打骂沈大春,根本不站在他那边儿,顿时来精神来,躺在地上叫道:“子,你再能耐有个屁用,桃花稀罕钱,老子就是比你有钱,桃花现在是老子的女人了,老子想啥时候睡她就啥时候睡她,想咋玩儿她就咋玩儿她,谁让你是穷汉?活该你没女人!”

    沈大春一听,顿时眼睛又红了,冲过来就要接着打,被他爹和他爷爷一人一只胳膊的拽住了。

    “你个王八犊子,为了个破鞋连祖宗脸面都不要了,老子今儿就打死你,再到地底下找祖宗谢罪去…。”老沈头儿和沈德胜父子俩,一个抽出烟袋杆子,一个脱下鞋子,劈头盖脸的朝沈大春身上打。

    沈大春恨恨的瞪着郑屠子,不叫疼也不躲闪,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老沈头和沈德胜看他这副样子更来气了,下手也更狠了。

    最后,还是老沈太太赶来,把老头子和儿子拉开了,才把鼻青脸肿的沈大春救了出来。

    老沈家那爷几个走后,热闹的村民又围着郑屠子笑了一会儿,觉得天怪冷的,围着个光腚的大老爷们也没啥看头,就都纷纷散去了。

    人走光了,沈德贵才鬼鬼祟祟的从暗处跑出来,拿一条破褥子围住了郑屠子的下半身儿,扶起他踉踉跄跄的回家去了。

    救郑屠子,不是出于善心,而是他自有用途。

    本来兰丫有钱了,他也不在乎郑屠子答应那几两银子了,还指望着在兰丫这大捞一笔呢。可谁知那死丫头愣是一点儿好处都没让他捞着,还没等他要钱呢,就借着找她爹的借口躲起来了,还把家里值钱的物件都卷跑了。

    哼,她也不想想,跑了和尚她跑得了庙吗?她迟早得回来吧?

    要是回来了,她肯乖乖的把钱教出来,就一切都好,要是她还敢耍心眼子,哼哼,就别怪他这当叔叔的狠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