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他是谁?
    今儿是彩蝶梳弄的日子,平阳城喜欢寻花问柳的男人都来了,跃跃欲试的想要参加竞拍,好能一亲芳泽。

    可惜,心心念念的人儿被别人给拍走了,这些男人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却无计可施,谁让他们不赶人家有钱了呢?

    不过,虽然都挺失落的,男人们却也没有因此而闲着,来都来了,既然没睡到彩蝶,就随便而找别个女人乐呵乐呵吧!

    结果,他们这一乐呵,沈若兰就乐呵不起来了。

    从一楼走到二楼,又从二楼走到三楼,走了半天,愣是没一个姑娘是闲着的,全都有客。

    没人闲着,她可教谁唱歌去啊?

    沈若兰暗暗叹息:这温柔乡的生意还真是火啊,记得从前去醉花阴的时候,这个时间段根本没人的,这里大白天的人就这么多,这要是到了晚上还不得排队啊!

    哎,真是苦了这些姑娘,也苦了她了,都没法子赚钱了!

    “杜管家,您饶了奴家吧,奴家再也不敢了……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伴着噼里啪啦的打骂声从楼下传来,沈若兰侧耳一听,貌似是从二楼传来的,此时她正在三楼,听到动静后,忍不住蹑手蹑脚的下去,想看看这是咋地了?

    人都有八卦心的,她自然也不列外,虽然她胆儿挺的,不敢到跟前儿明目张胆的看,但是躲在楼梯拐角处偷偷的看几眼还是敢的。

    远远的,就看见刚才被人花三千两银子拍下的彩蝶姑娘,正跪坐在天字号雅间的门前,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被一个肥胖的老男人拳打脚踢。

    男人边打边骂:“贱人,烂婊子,老子不嫌你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货,你倒嫌弃起老子来了,今儿老子非揍死你这**不可……”

    着,薅住了她的头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彩蝶姑娘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嘴巴都被打出血了,她惨叫连连,哀求之声不绝于耳,“杜管家,奴家是一时油蒙了心了,您就大人不计人过,饶了奴家这一遭吧……”

    回答她的,是更加残暴的殴打和怒骂。

    沈若兰幽幽的叹了口气,落到这种地方的姑娘,不管身价多高,终究是个玩物,人家给脸时她们还能像个人样,不给脸时,可不就跟个猫狗似的任人欺凌打骂吗?

    沈若兰真心挺同情彩蝶的,但那份同情还不足以支撑她去为她冒险,那个打她的老男人一看就是个有身份的,她若是贸然出去救人,非但救不了人,恐怕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杜管家又打了一会儿,终于打累了,才停下手,对半躺在地上的彩蝶喝道:“**,这回老子暂且放过你,待会儿床上的时候你要是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你给老子等着……”

    骂完,腆着大肚子扬长而去。

    彩蝶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呜咽着,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看着那道仓惶的背影,沈若兰心有戚戚然,忽然又想到跟她一起被掳来的姑娘们,要是没有人救她们的话,那些姑娘将来怕是也要经历这样的命运呢!

    正神游着,那间雅间的门悄然推开了,一个神色冷厉的男人探出身子,眸光犀利的在走廊里看了一圈儿,又迅速的回去了。

    沈若兰一下子呆住了。

    这个男人好生面熟!

    她一定在哪见过。

    等等……

    她想起来了!

    第一次在醉花阴卖唱后,她被一个人跟踪,那个人,好像就是他!

    她一直以为跟踪她那个人是个毛贼,跟着她是为了偷她那五两银子,可现在看来,她是大错特错了。

    他若是普通毛贼,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乌孙国?还出现在温柔乡最昂贵的天字号雅间中?

    这天字号雅间,就算啥也不点,起码也要百两银子起价吧,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到底是谁?是干什么的?

    疑惑中,门再次被推开了,那个所谓的毛贼闪身出来,飞快的向楼下走去,也不知去作甚了。

    沈若兰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手轻脚的向那间雅间走去。

    走到门口,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悄悄探听里面的动静,想查一查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正侧耳倾听呢,朱红门扇哐当一声弹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拉了进去。

    她一下子冲到了一个火热硬朗的怀抱,热烈滚烫又夹杂着酒意的阳刚气息袭来,还没来得及推开面前人,整个人已经被打横抱起来,只听那人反脚砰的一声,狠狠踹上门,转身将他扔在罗汉榻上。

    男人毫无怜惜之意,丢的动作极度野蛮,又一个翻身跃上榻,将正欲将弹跳起来的她牢牢的骑在身下,沈若兰被摔得骨头差点散了,晕头转向中,与一双黑漆漆宛如万年寒潭的眸子对上,四目交对,宛如火光霹雳一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