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送礼送到心坎上了
    “杜管家,你看这女子如何?”

    淳于珟长指有节奏的在几上扣着,问得漫不经心。

    杜管家窥着彩蝶,浑浊的眼睛里露出几分淫邪,酸溜溜道:“三千两抢到的美人儿,自然是绝色的,齐爷今日好福气了。”

    淳于珟轻笑一声,懒懒道:“既是绝色,便送与杜管家,权当是齐某送杜管家的见面礼了。”

    “哎呦呦,这如何敢当?齐爷当真是客气了!”

    杜松嘴上推却着,脸上却笑成了一朵花,他是个极爱女色的,也早就相中了彩蝶,这礼送的,当真是送到他心坎儿上了。

    “杜管家喜欢就好,她能伺候杜管家,也是她的福气。”淳于珟语气淡淡的,好像他送出的不是价值三千的美人儿,只是个一钱不值的物件儿似的。

    “呵呵,既然齐爷真心相送,那杜某就却之不恭了。”

    杜管家半推半就得收了下来,心里喜得直痒痒,他笑迷迷的挥挥手,侍奉在侧的立美人儿立刻捧着酒壶上前,给他们二人斟上。

    “来,齐爷,这杯算是杜某謝您的,往后你我二人还要互相照应啊!”杜管家举杯相邀,算是承认两人的合作关系了。

    他虽是府尹大人的管家,可毕竟俸禄有限,他又是个爱女色的,弄点儿钱也都花到女人身上去了,要是能跟这种富可敌国的商人结交,好处肯定是少不了的。

    淳于珟浅饮一口,忽然听见一阵铃铛佩环的响动声,抬眸看时,却见一个妖娆妩媚,丰。乳。肥。臀的美人儿从外面走进来。

    杜管家嘿嘿一笑,笑容猥琐:“齐爷,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儿既蒙您厚爱,把彩蝶让给杜某了,杜某便把心头宝儿让与齐爷玩儿上一宿,这狐狸虽不是雏了,但伺候人的功夫十分了得,齐爷试过就知道了。”

    淳于珟不动声色,垂眸又浅饮一口。

    这等货色,便是一手的他都嫌弃,何况是被这老厌物用过的?

    当真恶心!

    那妖娆的美人儿还不知自己被嫌弃了,摇曳着妙曼的身材走近来,一看到罗汉榻上男人的容颜,一双媚眼顿时一亮。

    伺候惯了杜管家那种丑陋猥琐、变态下流的老男人,乍见到这种丰神俊朗,气度非凡的男子,就犹如常吃垃圾的乍见到一桌儿山珍海味一般,她怎能不欢喜呢?

    一想到一会儿要与他颠鸾倒凤,共享**之乐,更是心跳如鼓,脸红耳热。

    “好好伺候齐爷,莫要怠慢了。”杜管家出声吩咐。

    “是,老爷。”美人儿吐气如兰,插烛儿似的向杜管家福了福身。

    就算这个死老头子不吩咐,她也会使劲浑身解数去取悦那男人的,毕竟这么好看又这么有钱的男人,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好命遇到的。

    “齐爷,奴家有礼了!”

    美人儿转向淳于珟,再次福下身去,福身的动作很美,身子也扭的适度,更显腰细、翘臀,身姿玲珑有致,万种风情在其中。

    如此美人儿,怕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偏偏榻上那位,竟是面无表情,眉眼间酝酿着不可察觉得厌恶,唇边的冷泽也在弥漫,扩大。

    “嘿嘿,齐爷,您先忙着,杜某就不打扰了。”

    杜管家见他并无动作,还道是抹不开面子,故意端着呢,他嘿嘿一笑,一把拉起僵在地上的彩蝶,往外走去。

    此时,彩蝶已经傻了,像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似的,整个人都僵了。

    刚才还飘在高高的云端,幸福的云里雾里的,转眼间就被打入了地狱,一下子万劫不复了。

    齐爷和杜管家,多么鲜明的对比,一个是容颜冷峻,贵气逼人的当年男子;一个是面貌丑陋,变态出名的半老头子,这巨大的差距,让她想忽略都难啊?

    “齐爷、齐爷!”

    被杜管家拽着快走到门口儿的时候,彩蝶再也绷不住了,一下挣脱杜管家的手,几步跑过来,想要求得那男人的怜惜庇护。

    结果,还未上前,就被男人身边儿的护卫拦下了。

    “滚开!”侍卫怒喝。

    彩蝶没有滚,反倒一下子跪了下来,泪眼汪汪的看着那个买下她的男人,可怜兮兮的哀求着:“爷,收了奴家吧……”

    可惜,榻上的男人像没看见她爷没听见她的话似的,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只是在杜管看过来的霎那,突然长指轻佻的抬起面前那美人儿的下巴,将杯中剩下的酒递到了她的唇边,示意她喝下去。

    美人儿是个风月场中的老手儿了,晓得怎么挑逗男人,她伸出粉红色的丁香舌,沿着杯沿儿诱惑似的舔了一口,带钩子的眼睛撩拨着男人。

    这般撩逗**,男人终于受不了了,随手将杯子掷在地上,一把将她狠狠的拉入怀中,掌心滑下去,握住了她的纤腰。

    美人儿半推半就得坐在他的大腿上,软绵绵的蹭着,撒娇道:“爷,还有人呢!”

    “呵呵,我们这就走,不打扰你们。”杜管家皮笑肉不笑的上前,一把将跪在地上的彩蝶拉起,狠命的捏着她的胳膊,边往外走边自嘲:“果真是美人爱少年啊,这贱人定是嫌我老了,也是想爬了齐爷您的床呢!”

    彩蝶被拖出去了,一出门就听到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和杜管家的怒骂声,以及彩蝶的哭声和哀求声。

    淳于珟听着外面的动静,神色淡淡的,坐在他大腿上的美人儿还兀自在动,玉手拉松了他的腰带,滑入袍子里的白绸亵裤——

    罗城看了一眼被轻薄的主子,觉得为了查找那条通往乌孙的密道,主子这次真是牺牲大发了。

    哭声和打骂声渐远,似已经离开了。

    罗城出去看了一眼,见确已无人了,便退回来,向淳于珟点了点头。

    坐在腿上美人儿已经把他的腰带拉下来了,眼看就要摸到了,淳于珟眼底划过一抹厌恶,抬手一点,美人儿顿时像被抽掉了骨头似的,软软的滑到了地上,昏死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