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彩蝶姑娘
    温柔乡里一名掌事的声音含笑而来:

    “彩蝶姑娘,年十五,善琴棋书画,尤善歌舞,闺秀出身,都有楚国第一美人安安郡主的风范,容貌更是与安安郡主有七八分相似,今日乃是彩蝶姑娘梳弄之日,按咱们温柔乡的老规矩,出价最高者,可得彩蝶姑娘的元红。”

    沈若兰嘴角一抽,这是要拍卖台上少女的第一次啊!

    看看那位叫彩蝶的女子,水媚清艳,娇软绝俗,眼波一漾,荡人心魂,此等尤物,怕是一百两也不止。

    正寻思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已经喊价:“二百两!”

    一起价就是二百两,看来这个大肚子很相中彩蝶姑娘,沈若兰咂咂舌,死猪头,真败家。

    “我出三百两!”有人撬行,更败家。

    接着:

    “老子出五百两,今儿无论如何,老子必取了彩蝶的元红……”

    “哼,美的你,区区五百两银子也敢卖弄,爷出八百两……”

    吵吵嚷嚷的,价格越抬越高,不大会儿竟抬到了一千两。

    “三千两!”

    二楼,朱窗半敞的天字号雅间,一道慵懒随意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磁性而悠远,又带着无形的凉薄与清幽,在大厅的梁柱间绕了一圈儿,最后停定。

    掌事的先是一怔,随即大喜过旺,高声道:“诸位爷,有没有多过三千的了?”

    众人面面相觑。

    三千两,能买下数百亩良田,上千头牲口,修一座大宅,置一座商铺。

    就算彩蝶姑娘像极了楚国第一美人儿,可到底只是个娼妓,在她身上花三千两,不划算啊!

    再没人应,刚才叫嚣的男人们都闭了嘴,默默的看着二楼的朱窗,眼中隐隐透出了嫉恨。

    掌事的又道:“诸位爷既然不在加价,今晚彩蝶姑娘就是楼上那位爷的了!”

    彩蝶看了一眼二楼的雅间,刚刚还有些紧张的粉面刷的羞红了大半。

    她到底是个****的少女,虽坠入这暗门子中,被迫承受颠簸的命运,却也不愿意将自己交到平庸的凡夫俗子手中。

    温柔乡最昂贵的天字号雅间,专门针对权贵,光有钱也进不去的。

    进得去那里享乐的人,非富即贵,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虽然没看见那人的容貌,但光听声音,就已经让人动心,肯定是风姿不凡。

    本来还担心会落到凡夫俗子的手里,现在总算是安心了。

    ……

    沈若兰看了眼合上窗的二楼雅间,摇摇头,那厮,肯定是个不会过日子的败家子儿,三千两银子买一个冒牌儿第一美人儿,他爹娘知道了,肯定打断他的狗腿!

    算了,不关自己的事儿,还是去问问哪位姑娘想学曲子吧。

    与此同时

    二楼的雅间里

    紫金香炉,轻香袅袅,水晶珠帘之后,几个碧玉年华的少女或抚琴,或吟唱,或起舞,软玉馨香,一派奢靡之相。

    花梨木的罗汉榻上,两个身影各坐在榻上的几两侧。

    平阳府府尹的大管家杜松暗中惊叹,见识到了面前男人的大手笔。

    前几日,有熟人对他楚国来了个姓齐的巨贾,准备在平阳做人参和貂皮的生意,像在本地找个有些头脸的人牵线儿,当然,不会少了牵线人的好处,得知他是府尹的管家,便找到了他。

    本来,杜松还对这个男子的背景有些怀疑,毕竟,自己是府尹大人的心腹之人,就怕有心怀叵测之人靠近自己,有什么别的打算,不过看看他刚才的实力,他已然是有些动摇了。

    这位巨贾,果然是财大气粗。

    这时,彩蝶姑娘在掌事的带领下,进入到了雅间,掌事的谄媚笑道:“齐爷,彩蝶姑娘来伺候您了,彩蝶姑娘,快给齐爷磕头啊。”

    彩蝶在一进门时,就看见了买下自己一夜的男人,不觉玉面粉红,羞涩不已。

    罗汉榻上,哪男人着一身天青色广袖长袍,精硕的腰身系着七宝带,宝带下垂着平安无事牌,乌发下垂,剑眉挺鼻,深邃如古井的森森乌眸,直勾勾的望过来,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

    彩蝶心如鹿乱撞,强做镇定的上前,盈盈拜了下去,娇声道:“齐爷,奴家有礼了。”

    身在平阳城最好的妓院中,她见过不少优秀的男子,可那些所谓优秀的男子,跟眼前这位比起来,简直无法可比。

    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云泥之别,没有可比性。

    “过来!”

    男人迷了眯眼,语气中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威力。

    彩蝶心中一喜,乖巧的起身,走到男人面前,重新拜了下去。那副柔柔弱弱又乖巧温顺的样子,很能激起男人的好感和保护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