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温柔乡
    半个时辰后,沈若兰穿着一身五成新的绸缎长袍,从一家当铺走出来,袍子是男式的,她的头发也梳成了男式的发髻,乍一看去,俨然是一个身形瘦的少年男子。

    这身衣裳,是她用空间里那几本书换来的,当初买那些书时花了差不多二两银子,如今就只换了这么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真是亏死了!

    不过,为了安全着想,亏也只好认了,不然还穿着那身显眼的粉袄子,万一被陈婆子的人逮住了可就嗝屁了!

    为了让自己更不像自己,沈若兰还特意去了一家胭脂铺子,买了一盒便宜的胭脂,把自己的脸、耳朵、脖子等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擦的煞白煞白的,跟掉面缸里了似的,与之前的她派若两人,倘若乍看到这张脸时,连她自己都认不出那是自己了。

    沈若兰满意极了,呵呵的笑了两声,大摇大摆的往街上去了。

    她先去了平阳城的府衙,秃头盗窃被抓,这会子肯定是在平阳城的府衙里,她想去试探一下,平阳城的府衙跟秃头那伙儿人到底有没有关系。

    倘若有,她就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若没有,她就想个办法把那些姑娘被绑架的消息传递进去,或许还能救到她们。

    沈若兰很谨慎,因为她一直没忘陈婆子对她们的——他们上面有人罩着,就算她们跑了,官府也会帮他们把她们抓回来。

    这句话,她可不认为陈婆子是在吹嘘,这一点从他们进入乌孙后的表现就能看出来。

    在楚国时,他们晓行夜宿,日夜兼程,如老鼠一般,连大路都不敢走。可到了乌孙,他们就堂而皇之的住在了村边的客栈里,一住就是多日,分毫不怕被人怀疑。

    之所以敢如此嚣张,十有**是有后盾在他们后面支着,这个后盾,很可能就如陈婆子所的——是官府。

    因此,她不会大刺刺的闯进去告状,免得救人不成倒搭上自己,只能在府衙外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当她赶到时,秃头已经被大家扭送到了府衙,他偷盗别人的财物,还逞凶殴打苦主,不慎引起众怒,被众人狠狠的群殴了一顿,之后才扭送到平阳城府衙。

    大家都以为能看到府尹大人审案,看见这秃头挨板子。结果被告知,府尹大人身子不适,今儿不能升堂审案,只好先把这秃子拘禁在牢里,择日再审。

    沈若兰好生失望,只怕府尹大人的‘身子不适’和‘择日再审’是包庇秃子的托词呢,要是那样,那些姑娘可就惨了!

    她唏嘘了一会儿,只好离开了。

    为自己的命儿着想,她肯定不能久留乌孙,就算没帮到那些姑娘也没办法,多留一日,危险就增加一份,所以她必须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只是,她现在囊中羞涩,荷包里的那点钱而肯定不够雇车的,她又不能靠两只脚走回去。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得想法赚点儿钱,有了钱,才能雇到车子,才能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回到楚国去。

    盘算了一会儿,她决定重操旧业,到妓院卖曲子去。

    妓院乃是奢靡的销金窟,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也只有在那里赚钱最快了。

    打定主意,她一路观察,一路打听,最后,选择了平阳城最有名的妓院——温柔乡。

    ‘温柔乡’红瓦碧墙,三层大屋,伫立在平阳城最打眼最热闹的地段。

    到底不是那种普通的青楼,温柔乡的格调高多了,门口设有花枝招展的女郎迎客送客,里面仙乐飘飘传出来,透出清雅和婉转,更像是高档的茶肆,跟这里一比,醉花阴的格调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她穿着男装,走进去时并无人阻拦,一个美貌的少女孩还笑嘻嘻的给她引路,把她带进了温柔乡的大堂里。

    大堂里环绕了数十张坐椅,座椅上座着平阳城有钱有势的男人们,他们都瞪着眼睛,贪婪的看着中间位置设的一个台子。

    台子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在台上跳舞,她容姿华丽美艳,皮肤水嫩白皙,一头乌黑的秀发很有心的编成了数百条细细的辫子,辫子都乖顺的垂在腰际,当她舞动起来旋转时,辫子和绚丽的舞衣便跟着一起飞舞,如翩翩彩蝶一般,忽上忽下,忽高忽低,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连沈若兰一个女子都忍不住停下脚步,观赏起来。

    “美,真美!”

    众人赞不绝口,掌声如雷。

    就在大家看得如梦如幻,如醉如痴时,伴奏的隐约戛然而止,舞台上的少女也停住了脚步,羞涩的向台下福了福身:“女子彩蝶拜见各位爷!”

    嚯,这调子,软糯轻柔,像是对着人的耳朵温柔的耳语似的,听得人心痒痒的,恨不能嘬住那话的嘴儿,狠狠的蹂躏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