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跑了
    秃子对陈婆子的安排很不满意,他确实是趁着每次外出采买的机会贪了些银子,可就算如此,陈婆子也顶多损失点钱而已,没必要为了省这点儿钱冒着这么大风险把这丫头带出去吧,万一带到外面她喊起来怎么办?孰轻孰重都不知道吗?

    他把自己的顾虑跟陈婆子了,可惜陈婆子根本就听不进去,因为通过她这些天的观察,发现丁香这丫头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十分满意,每天都笑眯眯的,能吃能睡,还常这儿比她的家好多了,不用挨打,还有肉吃。

    这不,才几天的功夫,她居然长胖了,一看就知道是愿意呆在这里。

    所以,她才放心让他去。秃子的反对完全无效,他越是反对,她就越是疑心他要贪她的银子,因此不管秃子咋,她就是坚持要让沈若兰去,把秃子气了个倒仰,却无计可施。

    “贱人,一会儿到了平阳城,你要是敢跟老子耍花样,回头老子扒了你的皮!”

    车上,秃子恶狠狠的警告沈若兰。

    沈若兰吓得打了个哆嗦,怯怯的道了声“是”,还把身子悄悄的往车厢里边儿靠了靠,完全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秃子见她这么胆儿,倒是放心了很多,瞧她这副熊样儿,料想也不敢起刺儿!

    客栈离他们要去的平阳城三十余里,马车走半个时多辰就走到了。

    平阳城是乌孙屈指可数的大城市之一,虽然是边境城市,但却人口众多,异常繁华。

    因为乌孙也有三十万大军驻扎在平阳城,与楚国的三十万大军对峙,这三十万大军日常所需的供给甚多,不少百姓就在此靠给大军提供日常所需的供给为生,这里也便渐渐的发展成乌孙除盛京以外最大的城市,这一点,倒是与楚国的吉州有几分相似!

    两国的大军虽都驻扎于此,但双方间一直和平友好,相安无事,谁也不轻易招惹对方,楚国和乌孙势均力敌,一旦起战事,就不是打闹的事了,轻则伏尸百万,流血漂橹,重则一国覆灭,改朝换代。

    如此严重的后果,无论是楚国还是乌孙,都不得不重视,因此,吉州和平阳,表面上都是一副富丽平和,繁华盛世的样子。

    马车赶到平阳城的一个集市,秃子和沈若兰下了车,赶车的留在集市外看车子,就只秃子一人带着沈若兰进集市去了。

    马上过年了,集市上的人很多,不少乡下人携儿带女的过来置办年货,把集市挤的满满登登,熙熙攘攘的。秃子带着沈若兰穿梭在人群里,心中暗骂陈婆子。

    都是那老虔婆,为了省点儿银子,指名让他们来集市上买,害得他不得不跟这群乡下的泥腿子挤在一起,为了省几个铜板,还得跟这些低贱的贩子磨嘴皮子。

    “大叔,这肉多少钱一斤啊?”

    沈若兰像是没看出秃子的满腹怨气,犹自一家一家的询问着,本着货比三家的原则,不是最好的最便宜的绝对不买。

    当然,她的目的可不是省钱,她没那么好心,让人家给绑了还给人家省钱,她的目的就是消磨秃子的耐心,只有他烦躁起来,无法集中注意力,她才有机会办事。

    “十五文,如今过年都涨价了,就我这儿没长,姑娘你看,我这肉多肥啊,今早现杀的大肥猪!”

    卖肉的摆弄着案板上的肥肉,把白花花的肉膘子翻给她看,努力想做成这笔生意。

    谁知沈若兰观察了一会儿,竟撇撇嘴,嫌弃道:“不行,这肉太肥了,支起来太腻,秃子哥,咱们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秃子的脸色难看起来,这贱人,给个棒槌就认作是针了,买点儿东西唧唧歪歪,又是讲价又是对比的,这一上午,可把他给溜完了,腿儿都要让她给溜折了。

    又走了几家,秃子终于受不了了,脸色扭曲的低斥,“贱货,你特娘的还能不能买了?买几斤肉而已,老子的腿都让你溜瘸了。”

    “我买,我这就就买,秃子哥你别生气。”沈若兰被他的凶相给吓到了,赶忙战战兢兢的买了肉,不敢再罗嗦了。

    于是,秃子的手上又多了十斤猪肉。

    加上之前买的东西,秃子的两只手都被占满了,再买的东西就只能由沈若兰往他腋下塞,或者往他肩膀上扛了。

    还好,他发了一顿脾气后,沈若兰买东西的速度提了上来,不一会儿就把该买的都买齐了。

    正打算回车上去呢,一个汉子忽然冲过来,一把揪住了秃子的领子,大叫:“好你个死秃子,敢偷老子的钱袋!”

    秃子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一脚踢开了揪着他的汉子,怒道:“滚开,老子才没拿你的钱袋呢,再敢随便诬人,老子一脚踹死你!”

    “你还敢你没拿?”被踢到在地的汉子一跃而起,指着秃子的领口:叫道“你看看,幌子还在这里呢,你还想抵赖?”

    完,扯着脖子大叫起来:“来人啊,抓贼啊,有人偷钱啦——”

    秃子一惊,低头看时,却见自己的领口处不知啥时候耷拉下一段儿细绳子,他愣住了,扔掉手中的东西,随手将那条绳子从领口拽了出来。

    特娘的!竟然是个钱袋!

    那段细绳儿是系钱袋用的。

    “看看,人赃俱获,大伙帮我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啊!”挨了一脚的汉子大叫起来。

    于是,不少爱管闲事儿的一拥而上,上前扭住了秃子。

    秃子真没偷人家的钱袋啊,他也不知道这钱袋为啥会在他的怀里。

    他百口莫辩,一边儿跟这帮人挣巴,一边笨嘴拙腮的试图解释:“老子没拿,老子也不知道怎么回儿事儿……”

    蓦地,他忽然想到了刚才是谁往他身上塞东西,顿时一下子明白了。

    娘的,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看起来胆老实的贱人,竟然摆了他一道!

    他目光阴森的往后看去,糟了,哪里还有那贱人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