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细极思恐【二更】
    荒山野岭中,几辆马车在一队彪悍大汉的押送下,不知疲倦的走着,车里的姑娘们相偎在一起,神色呆滞、目光空洞,像一群没有灵魂的躯壳似的。

    只有沈若兰还生机勃勃的,她一会儿抬头看看车顶的通风口,一会儿趴在车壁上听听外面的风声、马蹄声和车轱辘声。

    因为,她觉察出不对劲儿了。

    车子刚开始走的时候,通风口处依稀可见天上的明月和繁星,隐约还能听到车外的风声,可走了一会儿,天上的星星月亮都不见了,变成了漆黑一片,风声也没有了,只剩下马蹄声和车轱辘声。

    而那马蹄声和车轱辘声却分外的清晰起来,像有回声。

    这种情况,应该是进入隧道山洞之类的地方了,开始时沈若兰并没怎么在意。

    可是,走了很久很久,通风口处依然看不见月亮和星星,外面也依然听不到一丝丝的风声,马蹄声和车轱辘声依然清脆清晰,带着回声。

    什么山洞、隧道能这么长?走了这么久都走不完?

    这不科学!

    难道是她判断错了?

    疑虑重重中,外面忽然传来话声:“太冷了,给她们几条被子吧,冻着了就费事了。”

    “行,给她们盖吧,万一冻坏了就卖不上价了。”

    很快,车停了,门开了,一个汉子把抱着三条臭烘烘的棉被出现在她们的视野中,汉子把棉被两人一条的搭在她们身上,完事儿直接关门落锁,始终没出一声。

    有了被子,姑娘们的身上暖和了,渐渐的都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沈若兰却睡不着。

    刚才那汉子开门送被的时候,她看得清清楚楚,她们现在确实是身处在隧道中。

    这条隧道很窄,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行,原来那些走在车子两旁监视的马匹,不得不变换队形,从车子的两旁转移到车子的后面,这样,一辆车子几匹马,再一辆车几匹马的间插行驶。

    隧道,长长的隧道,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隧道?

    马车一直在走,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直到姑娘们都睡醒了,车篷上的通气孔依旧是黑的。

    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早上了,姑娘们的生物钟也体现出来了。

    “我想要解。”

    一个姑娘声地嘀咕,声音里带着重重的起床气。

    “呃,等等吧,马上开饭了。”另一个姑娘出声劝慰。

    沈若兰也以为到时间了,就会让她们休息、解手、喝水吃饭呢,然而,车子却一直再走,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大约又走了一两个时辰,大家的肚子都咕咕的叫了,那个要解的女孩儿也快憋不住了,通气孔处才有亮光出现,看起来是出了隧道了。

    马车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停下来。

    “出来出来,拉屎尿尿了!”

    车门咣当一声被打开了,一个汉子粗鲁的叫起来。

    外面的天很亮很亮,太阳也升得老高了,应该是早上**点钟的样子。

    她们居然在隧道里整整走了一宿,不,比一宿还多呢,现在都有**点钟了,才走出来。

    由此可以推断,那条隧道至少有上百里长。

    同时,沈若兰严重怀疑,她们现在不是在吉州,而是到达吉州北部的乌孙地界了。

    这个想法让她心情十分沉重。

    这么长的隧道肯定不是天然形成的,那是谁修的呢?修这么长一条隧道干什么?不可能就为了偷几个姑娘,肯定还有别的大阴谋!

    细极思恐啊!

    姑娘们被解了绳索,迫不及待的赶到指定的地点去方便了。

    沈若兰还和昨天一样,佯装蹲了下去,眼睛却滴溜溜的转动着,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依旧是荒山野岭,跟昨天的环境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看押她们这伙儿人的态度变了,这帮人明显比昨天放松了、也高兴了,几乎人人的脸上都带着松懈的快乐。

    “赶紧的拉,赶紧的尿,一会儿就吃饭了!”做饭的婆子扯着脖子喊了一声。

    沈若兰率先站了起来,往婆子那边去活动腿脚,坐了一晚上的车,腿都麻了,不活动活动,万一有机会逃跑都跑不动了。

    解手完的姑娘们也陆续的过来了,有爱干净的还顿下身,用路边的雪洗洗手洗洗脸,不过大多数都怕冷,宁可脏着也不愿意遭那份儿罪。

    几个汉子也从车里拿出毡子、酒壶,准备生火烤肉,似乎他们每天都是这样过的,已经形成习惯了。

    沈若兰走了一会儿,腿脚上的血液也活动的差不多了,就故技重施,抱着胳膊凑到做饭的婆子跟前,哆哆嗦嗦的:“嬷嬷,我冷,能不能让我先回车上去,等会儿给我留个馒头就成了。”

    那婆子抬起松懈的眼皮,看了看瘦若得沈若兰,撇撇嘴:“这么瘦,难怪不抗冻。”

    虽是这么,但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把她带到第三辆车前,关进去锁上了。

    终于独处了。

    沈若兰赶紧拿出存在空间里的点心和羊奶,连吃带喝起来,这些点心还是上次张二勇给她买的呢,她不大爱吃甜食,就一直丢在空间里没咋吃,没想到今儿个倒是派上大用场了。

    这次的经验告诉她,往后一定要多在空间里存点吃的喝的,以备不时之需,当然,穿的用的也得存些,谁知道自己能遇着啥事儿啊!

    吃喝完,她从容的打了一盆水,洗脸、梳头,擦牙、漱口,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的,最后才拿出便盆,把最大的问题解决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