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去吉州【二更】
    第二天天还没亮,沈若兰就全副武装的坐上屯子里老于头儿家的驴车,准备向北边的哈拉海镇出发了。

    这驴车是沈德宝昨晚帮她雇的,花了五十文钱,钱也是沈德宝出的,算是他这个当大爷的对侄女的一番心意吧!

    虽然钱不多,但对沈沈德宝来已经不少了,他里现在正遥哪儿颠倒钱凑着还老丁家那十两银子呢,这种情况下还能给沈若兰雇车,足可见他对沈若兰这个侄女已经上心了。

    这个不经意的举动,着实让沈若兰感激了一把,她一直是个有心的,虽然嘴里没出来,但心里已经把大爷对她的这份情给记下了!

    哈拉海镇离靠山屯四十多里,是一座比较繁华的镇,沈若兰打算先到镇上去找家车行,雇一辆带车厢的马车,不然二百多里的路,坐这种不带篷的驴车,只怕没等到吉州就把她冻死在半道上了。

    驴车不仅冷,而且速度还很慢,跟马车完全没有可比性,老于头儿的这辆破驴车,摇摇晃晃的走了一天,快到天黑时才晃荡到哈拉海镇。

    到达时,沈若兰整个儿人都冻木了,嘴也冻瓢愣了,跟老于头儿道别时愣是连话都清了。

    俩人分开后,沈若兰就抱着胳膊,颤颤巍巍的直接跑进一家客栈。

    刚才在车上时,她就已经决定了,等她以后赚了钱,一定买一辆带篷的马车,还是里面能放炭盆儿的那种,还要买一个貂皮大氅,戴帽子的,能把她捂得严严实实。

    棉衣服虽然也能御寒,可是在北方的十冬腊月天,棉衣的御寒作用根本不能跟貂皮比!

    进客栈后,她要了一间带火炕的单间,又点了一碗热汤面,现在,她就想好好的吃顿热乎饭,再躺被窝里热乎乎的睡上一觉,这一天的车坐的,遭老罪了,都快把她冻成冰雕了!

    交完房钱,二把她带到房间,房间里的环境挺好的,收拾得整齐干净,炕也烧得热乎乎,还备有火盆儿、恭桶,热茶和浴盆,沈若兰很是满意。

    进房没多久,二就把她的热汤面条儿送来了,一大海碗的面条热腾腾的,上面还飘着几块儿牛肉,点点翠绿的葱花,一看就让人食指大动。

    沈若兰闻到热汤面的香味儿,立刻抄起筷子,狼吞虎咽的把那碗面连汤带面的吃进了肚子,这才觉得身上有点儿热乎气儿了。

    吃饱后,她本想泡泡脚,洗洗脸再睡的,可是不知咋的了,刚吃完,困意就袭了上来,困得她眼睛都睁不开了,最后,连衣裳都没来得及脱,就倒在炕上睡着了。

    ……

    “姑娘,你醒醒啊……”

    “咋还没醒呢?别不是死了吧?”

    耳边传来一阵喳喳声,沈若兰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车厢里,车子还是移动的。

    什么情况?

    她扑棱一下坐了起来,又咕咚一声栽倒在地,因为她的手和脚都被绑上了绳子,行动已经不得自由了!

    这是咋地啦?

    她不是睡在客栈里吗?

    怎么会在车上?

    又为什么被绑着?

    “姑娘,你醒了?”

    一个穿着藕荷色短袄的姑娘,神色寡淡的看着沈若兰,了一句。

    沈若兰挣扎着抬起头,这才注意到,跟她话的姑娘的身上也绑着绳子呢,不仅是她,车里其她几个姑娘也都被绑着,很显然,她们是被绑架了!

    特麽的!

    沈若兰气得有点儿想骂娘了,出来的第一天就被人给绑了,她这是啥运气啊?

    “姑娘,快起来吧,地上凉。”

    话的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车里这几个姑娘长得都挺俊的,只是个个儿都面带忧伤,还有的眼皮红肿,一副憔悴不堪的样子。

    她挣扎起了身,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环顾四周,发现车子的四周居然安装了铁栅栏,难怪所有人都是一副认命的模样,这简直和囚禁畜生差不多!

    “姐姐们,是谁把咱们关在这儿的,要带咱们去哪儿?”就算被抓了,她也得知道是谁抓了她,要把她抓去哪?抓她干啥啊?

    “不知道!”

    那个漂亮的姑娘靠在车板上,回答的有气无力的,她的嘴唇干枯,面色呆滞,貌似已经认命了。

    “那,我被带来多久了?”她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车上了,还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呢。

    “已经一天一夜了,你睡得还真死,看来没少被用药,我们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一个稍胖一点儿的姑娘回答了她,这个胖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是绸缎的衣裳,就是头发有点乱,应该是原来带着的首饰被摘去了。

    都这么久了,难怪两句话嗓子就冒烟儿呢,她四下看了看,:“姐姐,我想喝水。”

    胖姑娘摇摇头,叹道:“现在还没到喝水的时辰,咱们一天就只许喝两次水。”

    可能是人贩子怕她们水喝多了频繁的解,所以喝水也限制她们。

    不光喝水限制,连吃饭也限制,只给她们够维持生命的一点儿食物,唯恐她们吃多了有力气逃跑,当然,也是用挨饿的办法震慑她们,谁要是敢反抗,就不给饭吃。

    这帮混蛋,简直不把这帮姑娘当人啊!

    沈若兰在心里把这帮人贩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儿,才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回到现实。

    她渴,她饿,她急需食物和水补充体能,没有良好的体能,又怎么跑的出去跑呢?

    其实,她空间里还存了不少羊奶,又解渴又解饿,可现在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拿出喝呀,万一被发现了,恐怕又要生出事端了。

    算了,还是忍忍吧,免得被人注意到,到时候想跑就难了。

    她盘算着,上茅厕时总不能有人一直看着吧,到时候实在不行就来个尿遁,虽然出去挺丢人的,但都这个时候了,谁还顾得上这些?逃出去就是胜利!

    至于车里的这些人,就各安天命吧,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警察,不像别的穿越前辈似的,不是特工就是杀手的,保护弱,维护世界和平分分钟不在话下。

    而她,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想去保护别人,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实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