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马王爷长几只眼【一更】
    “德贵呀,你这是干啥呀?咋还能报官抓我们呢?我们可是你亲姐姐亲姐夫啊!”

    被衙役捆起来的王万福哭喊着,他活了半辈子了,从来没打过官司,衙门的大门儿朝那边开的他都不知道哩,如今被锁链加身,如狼似虎的衙役推搡着,他好害怕呀!

    沈德贵没话,却笑了,笑得阴森森的。

    呵,你们不是看不起我,还想贪墨我的银子吗?今儿就让你们知道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好德贵,你快跟官老爷,让他们把我跟你姐放了吧,我上有老下有的,真不能去坐牢哇……”王万福被牢牢的捆着,都快要崩溃了,三十来岁的大男人,竟像个孩子似的哭出来了。

    沈德贵睨视着崩溃的王万福,带着几分阴狠的得意,,“放了你们也成,先把我们老沈家的银子还回来,我就放了你们。”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拿兰丫的银子啊,德贵你相信我行不行?我真没拿啊,德贵……”

    王万福一边叫屈一边哭,把大鼻涕泡都哭出来了,沈德贵依旧无动于衷,沈德宝看不下去了,劝和:“德贵呀,要不你跟官老爷,咱们自己家的事儿,咱们自己关上门解决得了,就别麻烦官老爷了!”

    沈德贵冷笑道,“大哥,你当衙门是你家开的呢?想让人家来抓人人家就来抓人,想让人家就放人人家就放人,还净可你**子灌铅了呢?咋净想美事儿呢?”

    沈德宝被怼的有点儿下不来台了,愤愤的瞪了沈德贵一眼,怒道:“又不是你丢的银子,你跟着掺乎啥?银子是兰丫的,我让兰丫去!”

    这会儿,沈若兰正雷捕头话呢,就是叙述她跟沈秀云两口子起争执的经过,还有她丢银子的事儿。

    沈德宝看看侄女在跟官老爷话,没敢过去打断人家,便悄悄的把他老娘拉到一边,道“娘啊,你德贵吧,秀云好歹是他大姐,要是秀云他们两口子下大牢了,他的脸上也不好看啊!”

    刘氏也是一脸的纠结,虽然沈秀云平时不知道孝顺她,但不管咋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也不想看着她下大牢啊!

    可是,那缺德玩意儿就是舍命不舍财,到现在还不承认钱是她拿的,这钱是老沈家的,是留着给德贵考状元用的,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他们老王家给密下吧?

    “哎,德宝啊,这事儿你就别管了,要是不这么着,这钱肯定就要不出来了,让他俩吃点亏,不定明天就能把钱交出来呢。”

    沈德宝听老娘这么话,就知道老娘这是认钱不认人,为了四两多银子,宁愿把沈秀云这个闺女舍下了。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老娘,秀云这些年也确实太过分了,从打成亲起,一文钱都没往老娘身上花过,还总想回娘家咔赤点儿啥,也难怪老娘记恨他。

    哎,凡事皆有因啊!

    另一边

    沈若兰委婉地向雷捕头提出了一个要求,“雷捕头,我身子不好,就不跟你们去镇上了,这事儿你们就看着办吧!”

    虽然作为受害方,不到衙门审案现场不合规矩的,但是,看在她偷偷塞给雷捕头那一两银子的面子上,雷捕头还是痛快儿的答应她了。

    死冷寒天的,他带着弟兄们出来办案为个啥?不就为了弄几个钱儿好过年花吗?既然人家给了钱,他们自然得把人家答兑满意了。

    “哈哈,既然沈姑娘身子不好,那就留家里歇着吧,你放心,本捕头回去后定回严加审讯,一定帮你把银子拿回来。”

    “那就多谢了!”

    “不客气!”

    两个人完话,雷捕头一挥手,向其余几个兄弟喊道:“时候不早了,回去审案吧!”

    其余的衙役听到头儿的命令,立刻拉着链子,牵狗似的牵着沈秀云夫妻俩,准备翻身上马。

    沈秀云和王万福见状,吓得哭爹喊妈的,王宝根也哭唧唧的跟在他爹娘的身后儿,一边哭一边骂,也不知在那骂谁呢。

    这时,王万福的老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噗通’一下跪在了雷捕头面前,抱着雷捕头的腿大哭道:“官爷明鉴啊,刚才老儿把儿子家翻了个遍儿,确是没有您的那四两多银子,沈家丫头的银子从来没人见过,有没有还不一定呢,您可不能冤枉了好人啊……”

    雷捕头笑道:“人家有钱会拿出来给你们挨个瞧吗?还是没让人瞧见的钱就不是钱了?老头儿,用你的脚后跟儿想想,人家要是没钱,能买那老些庄户人用不起的玩意儿吗?”

    老王头儿:“……”

    雷捕头继续道:“退一步,就算你儿子媳妇真没拿沈姑娘的银子,沈姑娘的银子也是被他们整丢的,银子就藏在被子里,要是他们不抢人家的被子,银子也不可能丢啊?所以,你就甭指望抵赖了,赶紧准备准备还人家钱吧!”

    王老头被怼得哑口无言,他抹了一把老脸,一下子看到了站在一边儿的沈若兰,急忙爬起来,一溜跑到沈若兰的身边儿,哭道:“丫头,我老头子求求你了,就别告你大姑和大姑父了,我统共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坐牢去了,我往后可指着谁啊……呜呜呜……”

    沈若兰本来也没想让沈秀云和王万福坐牢,只是想薄惩他们一下为前身出出气,顺便震震他们,省得往后他们再往她跟前凑乎。

    老王头既然开口求她,她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王爷爷,您这么大年纪开口求我,我也不好拂您的面子,只是,我丢银子是事实,我的银子不管是被谁拿走的,还是在路上丢的,我大姑和大姑父都得付全部责任,今儿只要他们当着大家的面儿认下这笔帐,我就答应您,求雷捕头放了他们。”

    “你做梦,死兰丫,老娘根本就没看着你的钱,你凭啥老娘偷你的银子了?红口白牙的,你睁眼睛瞎话,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吗?”

    沈秀云被绑着,虽然怕得要命,但一听到沈若兰要让她承认那四两多银子的帐,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沈若兰扯了扯嘴角,冲老王头淡淡一笑,:“王爷爷,您也看到了,我大姑她不承认,这我就没办法了,这四两多银子是我的全部身家,是我跟我爹下半辈子的指望,就算没了,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吧!”

    老王头儿倒是个通透的,一听沈若兰话里有话,忙:“认,丫头,我们认,就算秀云不认,万福也一定认,你就让我们咋个认法吧?”

    沈若兰没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向了王万福,定定的看着他。

    王万福纠结了片刻,微微的点了下头,随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把脑袋垂下了!

    呵呵,这是承认了!

    沈若兰的眼中划过一抹不易查觉得笑意,清了清嗓子,大声:“既然王爷爷这么了,那我就退一步吧,那笔银子不用还我了,我爹之前欠了我奶奶八年的养老银子,总共是四两,就让他们代我家还了吧;另外,还有七钱多碎银子,就给我写个借条,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我允许他们啥时候有啥时候还,给我奶奶家那四两养老钱也写个字据,也好让她老人家放心。正好今儿吴四爷在,就让他老人家给我们当个中间的证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