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沈大姑被冤【一更】
    让他去?

    沈德贵可不愿意,大姐是屯子里有名的泼妇,去找她要银子,准没好!

    于是

    “兰丫,你去,上你大姑家问问去,你那银子是不是让他们给拿去了?”

    银子是兰丫丢的,她去要名正言顺。

    然而,沈兰丫听到这话竟被吓了一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噌的一下躲到墙角,连连摇手道:“我不去我不去,我要是去了,我大姑和王宝根指定得打死我,我不要银子了,真不要了…。”

    大家看到兰丫吓成这副样子,都更同情她了,沈德贵见她这避猫鼠的模样,失望至极,就她这副熊样,去了也要不到。

    没招,为了银子,他只好硬着头皮,亲自上阵去了。

    沈秀云根本就没看到沈若兰的银子,这会子正为今天的事儿懊恼呢,沈德贵好死不死的撞来了,开口就问他们要银子,结果可想而知,银子没要着,他还差点儿挨一顿挠。

    “滚出去,你这个犊子玩意儿,要不是看你是跟我一个肠子爬出来的,今儿我非挠死你,给我加心点,要是再让我听着你往我们脑瓜子上扣屎盆子,看我能不能饶你——”

    沈秀云把沈德贵打了出去,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

    沈德贵心里这个气啊,沈秀云这个悍妇,不仅把他的银子贪了,还想挠他,分明是瞧不起他,没把他这个未来的状元郎放在眼里!

    好,很好,既然她瞧不起他,那就别怪他不顾姐弟情谊了!

    气急之下,他没有再回沈若兰家,直接跑到屯子里一户有驴的人家,租了人家的毛驴,跑镇衙门告状去了……

    这边儿,王万福和沈秀云羊肉没吃到倒惹了一身骚,越想越气,于是带上儿子,一家三口骂骂滋滋的来到沈若兰家,一进门儿,沈秀云二话不,上去就打。

    “我打死你个作死造谣的**,让你再满嘴胡咧咧——”

    沈若兰见沈秀云来打他,赶紧往一边躲,王宝根怕沈若兰跑了,两步窜到门口堵住了门。

    沈大爷见沈秀云一进门儿就欺负人,顿时怒了,啪的一拍桌子,吼道:“沈秀云,你给我住手,娘还在这儿呢,哪轮到你来动手打孩子?”

    沈秀云在大哥的怒吼声中,不得不停下来,不过身上的戾气却丝毫未减,她指着沈若兰,气愤的大喊:“大哥,不是我想打她,是这个**冤枉我偷她银子了,今儿我非撕了她,省得她遥哪瞎哔哔。”

    沈若兰早就被沈福存保护到他背后去了,听沈秀云这么一,沈若兰从沈福存背后探出头,怯怯道:“大姑,不是我造的谣,是我三叔银子在你家的,不信你问问他们,真是我三叔的啊!”

    出卖起沈德贵,沈若兰简直一点儿压力没有,让他们狗咬狗,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呸,你们两个没一个好东西!”沈大姑跳着脚:“你不用往他身上推,要不是你瞎哔哔,他能寻思我们家偷你银子了?我告诉你,今儿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个法,我就跟你没完!”

    沈秀云是真生气了,偷盗不是事儿,这个罪名一旦被人认定了,他们老王家的名声就彻底毁了,宝根儿快到定亲的年纪了,要是家里有个偷盗的名声,将来可上哪娶媳妇去啊?  正闹着呢,吴四爷来了。

    吴四爷是兼管着山屯、孙敖屯、和司家洼子屯三个屯子的里正,就居住在隔壁的孙敖屯,他家财万贯、为人正直,行事坦荡、光明磊落,在村民中有很高的威望。

    见到吴四爷,大家纷纷上前问好,各个都是毕恭毕敬的。

    吴四爷微微颔首,算是跟大家打招呼了。

    落座后,还没等吴四爷发话,沈秀云这个傻缺就很没眼色的冲上来,‘噗通’一声跪在吴四爷面前,扯着脖子哭嚎起来:“吴四爷,你可得给我们家做主啊,我们清清白白的人家,被人扣上偷盗的屎盆子啦——”

    她哭得涕泪交流,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然而——

    吴四爷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冷声道:“你就是那个抢了侄女儿东西的沈秀云?”

    刚才来时,还没进院儿呢,他就听到沈秀云的叫骂声了,加上请他来的人在路上已经把沈秀云的所作所为了一边,所以没等见面,吴四爷对这个以无情无义,自私自利的沈秀云的印象十分不好。

    现在见了面儿,看到她这副恶人先告状的泼妇样儿,还有那个被欺负的侄女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导致他更厌恶她了,一开口就忍不住想挤兑她。

    沈秀云一听里正老爷这么她,吓得心肝儿直跳,连哭都忘了,她急忙解释:“吴四爷,这个是误会,我已经把东西还回来了,一样都不少,可那个死丫头还是不依不饶,非诬赖我偷了她的银子,吴四爷,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吴四爷之前只听她抢侄女东西的事儿,并不知道还有丢银子一节,因此对沈大爷问道:“沈老大,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沈大爷不敢隐瞒,把沈若兰丢银子的事儿一五一十的汇报了。

    吴四爷听完,跟大家的想法一样,被子是被王万福夫妇抢走的,拿回时被子就开了线,里面的银子没了,换做谁,都会认为是王万福家把银子拿走了。

    谁能想到被子里根本就没藏过银子,是沈若兰趁着叠被的功夫偷偷拽开两道线,又安排了这么个局呢?

    “沈秀云,你你没拿被子里的银子,有证据吗?”

    吴四爷一句话,直接认定了沈秀云一家就是偷银子的贼了。

    沈秀云怔了片刻,晓得自家已经被认定为贼了,顿时如丧考妣,声嘶力竭的嚎起来:“冤枉死我啦,这可是活活的冤死人啦,吴四爷,我真的没拿她的银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老天爷啊,谁来给我做做主啊——”

    王万福也冲过来,跪在吴四爷面前,声线颤抖的:“吴四爷,我们真的没拿她的银子,没凭没据的,您老人家可不能这么冤枉好人啊!”

    “冤枉好人?”

    吴四爷冷笑道:“好人谁会去欺负一个孩子?身为长辈去抢一个孩子的东西?足可见你们无情无义、贪心无耻,即是无情无义、无耻贪心之人,发现她被子中藏了银子,自然不会放过。”

    这话的倒是真的,要是沈秀云和王万福发现被子里有银子,肯定得拿走,可问题是,他们压根儿就没发现有银子啊,他们真的很冤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