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银子丢了【三更】
    沈若兰想了一会儿,最后,像下定了决心似的,重重点了点头:“对,还是奶奶想的周到,钱放我这儿确实不准成,我还是把钱放您那好了!”

    刘氏一听,顿时乐得眉眼生花,连连好,还夸沈若兰是个懂事儿听话的好孩子,一下子,沈若兰成了老太太眼中的香饽饽了。

    沈德贵也乐得大嘴差点儿咧到耳朵丫子,脸上全是笑儿。

    沈福存一看沈若兰中了圈套,急得直跳脚儿,几次冲兰丫使眼色,都被她给忽视掉了。

    沈德宝虽然不赞同沈若兰把钱交给他老娘,但事已至此,他也知道啥都不管用了,就他老娘的性子,他要是敢反对,老娘都能作死他,而且最后还是得按她的意愿来,既然如此,就只能可怜兰丫这孩子了!

    “哎!”

    他垂下头,无力的吧嗒着烟袋锅子,佯装自己聋了、瞎了……

    沈若兰答应完,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炕沿边儿,把炕上那条粉色的被子拽过来,往被头摸去。

    摸呀摸,捏呀捏……

    “哎呀,我的银子呢?”

    捏了几下后,她大惊失色的叫起来,“我明明把银子藏在这儿了,咋没了呢?”

    “啥?银子没了?”

    刘氏一听银子没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声调儿也倏地拔高了:“是记错地方了?在好好找找?”

    “没记错,真没记错。”沈若兰急得都要哭了:“我的银子一直都藏在被头里,从来没往别的地方搁过啊!”

    “没用的东西!”刘氏颠着脚儿,一溜风儿的跑过来,一把将沈若兰巴拉到一边儿,“你躲喽,我找找!”

    一双干枯的老手,在浅粉色的被子上细细的摩挲起来,一寸都不放过,沈德贵也绷不住了,两步窜过来,弯下腰跟他老娘一起找。

    “哎呦,这儿咋还开线了呢?”

    沈德贵眼尖,忽然看见被头有个地方开线了,只开了短短的两个线头儿,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沈若兰上前一看,叫道:“艾玛呀,这咋还开线了呢?早上时还好好的呢?完了完了,这下子银子肯定是掉了。”

    ……

    沈兰丫的银子丢了,跟来看热闹的村邻们也不好再坐着了喝糖水儿了,都起身帮着找,有的在屋里找,有的到院子里寻摸,还有的在沈若兰到王万福家那条道儿上找。

    虽然都在找,但大伙儿也都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因为谁心里都明白儿的,找也是白找,这银子肯定是让王万福他们两口子给偷去了。

    这不明白着的事儿吗?

    被子刚刚被他们两口子抢去了,在他们家放了半天,抱回来后就发现被子开线了,里头的银子没了,这么明显的事儿,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只然也看得明白儿的!

    只是,偷盗是大事儿,整不好得打板子,下大牢,要是没有血海深仇的,谁也不愿意把这偷盗的名声冠到别人头上,免得将来遭报复。

    大伙儿装模作样的找了找,结果可想而知。

    “兰丫啊,院子我都找了,没有哇。”

    “厨房我也找了,调料罐也挨个翻了,也没有啊!”

    “往你大姑家去那趟道儿我们几个都找遍了,没看着啊…。”

    帮着找的人都回来了,谁也没找着,刘氏和沈德贵把沈若兰的被褥枕头差点儿给拆了,也没找到。

    这下子,沈若兰真给急哭了,哭眼抹泪儿的:“这可咋整啊,我还指着拿那些钱去买地呢,这回钱都没了,可咋办啊?”

    到手的银子飞了,刘氏的心情格外不好,听到沈若兰的哭声就更烦了,她不是好眼睛的瞪了沈若兰一眼,骂道:“该,让你有点儿钱就得瑟,这下子知道了吧,往后看你有钱还往不往起藏了?”

    这是在埋怨沈若兰有钱不放她那儿,私自藏起来了。

    沈德贵也怨沈若兰有钱偷着花,但更怨的是他的大姐和大姐夫,因为他已经自动的将沈若兰那四两多银子归纳到他的名下了,大姐和大姐夫偷了沈若兰的银子,就等于是偷了他的,那他能答应吗?

    “还没人上我大姐家找吧,兴许银子在他们家呢。”沈德贵阴森森的发了话。

    大伙儿都不吱声了,也就是相当于默认了他的观点。

    沈德贵和大伙儿能想到这点,刘氏自然也能想到,只是没明出来罢了。

    不管咋,沈秀云是她的闺女,她不想让闺女背上偷银子的名声,但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又让她不甘心把那么一大笔银子留到闺女家,在她的眼中,闺女是外人,儿子才是她家的,所以老太太十分为难,又想把银子要回来,又不想闺女难做人。

    “老大呀,德贵银子可能在秀云家呢?你能吗?”

    没主意了,她就把目光投到大儿子身上了,想让大儿子帮她拿个主意。

    沈德宝被老娘点名,心中十分不爽,老娘总是这样,有好事儿的时候净想着老三,遇到这种为难的、得罪人的事儿,指定就想到他了。

    他叼着烟袋锅子,吧嗒了半天,才:“这事儿我也整不明白,既然德贵可能在秀云呢,就让他去秀云那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