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老不死的【二更】
    “哎呦,德贵呀,你咋还不回去呢?这都啥时候了……”

    刘氏一进院儿,就扯着脖子急头白脸的喊起来,那杀猪的都走了,儿子还没回来呢,她能不着急吗?

    此时,沈德贵哪里还顾得上杀猪的啊,他正琢磨着咋能把兰丫手里的银子抠出来呢,一听到老娘的声音,沈德贵顿时乐了。他这个当叔叔的不好伸手管侄女儿要钱,可老娘这当奶奶的管她要钱总没错吧!

    刘氏一进屋,冷不丁看屋里坐了这么多人,还愣了一下,当下一秒看到屋里的变化和沈若兰的变化时,她才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哎呦,这是咋了?兰丫,你家咋变样了呢?你咋也变样了呢?”

    沈福存简单的把沈若兰挖到人参的事儿跟刘氏了一遍,听的过程中,刘氏的表情十分丰富,跟表情包儿似的,一会儿震惊、一会儿兴奋、一会儿生气、一会儿焦急的,最后,沈福存完了,她立刻迫不及待的发话。

    “兰丫啊,不是奶你,你你咋咋这么不会过日子呢?这才几天的功夫,十两银子就花剩四两多了,这四两多再搁你手儿几天,怕是毛儿都剩不下了,赶紧的把银子拿出来,我给你搁着,你用的时候再上我这儿拿,要不搁你手里用不几天儿就得都扬巴没了……”

    闻言,沈德宝的眉头皱起来了,老娘和弟弟是什么性子他太清楚了,这钱要是真搁老娘手里,就等于进了无底洞,“娘,兰丫眼瞅着就十四了,这钱还是让她自己拿着吧,就当是练习练习咋当家了。”

    刘氏不乐意了:“放屁,你当咱们家是家财万贯的地主老爷家呢,让个姑娘蛋子拿四五两银子练习当家?咱们门户的,就得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一草一木一针一线都得算计着使,要是兰丫能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你当我愿意操这份儿心呐?我巴不得啥也不管,好省心呢”

    沈德贵忙:“哥,娘的有道理,让兰丫这么的孩子拿那么多的钱确实不合适,先不她过日子仔不仔细,就算她会过日子,她一个孩子家的,拿这么多钱也不安全啊?”

    这会子,他倒是想起沈若兰是个孩子了,之前张罗着让沈若兰嫁给四十多岁的屠夫的事儿他好像忘了。

    一旁的谢大娘听了他们母子的话,不屑的撇了撇嘴。

    瞧这娘俩一唱一和的,的比唱的都好听,来去还不就是惦记兰丫手里的银子吗,什么年纪不会过,什么一个人不安全的,兰丫比这还的时候就一个人住了,咋不见他们惦记惦记呢?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一对儿死不要脸的!

    沈若兰沉思了片刻,似有所悟的:“奶你得对,我确实不会过日子,手里有钱就惦记着花,看着啥好的都想买……”

    沈福存一听她这么,急忙使劲儿咳嗦了两声,沈若兰看过去时,他冲她挤了两下眼睛,像在提醒她什么似的。

    沈若兰明白他的好意,虽感激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很是感激,只是表面上她还是佯装看不懂他的意思,依旧喃喃自语。

    “剩下这点银子,我想麻烦你们帮我张罗一下,买一亩地,有了地往后我爹就能消停在家过日子了,我们爷俩也就有靠了……”

    “对,兰丫这个想法挺好的,大爷支持你,大爷这就帮你打听打听去,要是有相应的地,咱们今儿个就买下来。”沈德宝唯恐老娘和沈德贵整啥幺蛾子,急忙表态,寻思着兰丫把银子花出去了,他俩也就不用惦记了。

    谢大娘也是这么想的,沈德宝话音一落,她就赶着:“我听徐大屁乎家那两亩沙土地要卖,要不,我去帮你们问问呗?”

    沈德贵的脸阴下来了。

    刘氏的了老脸也黑的狗屎似的,她不是好眼睛的斜了谢大娘一眼,阴阳怪气的:“我们老沈家的事儿,我们自己商量就成了,用不着别人跟着瞎掺和。”

    谢大娘也不是好惹的,当即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倒是不想掺合别人家的事儿,就是太可怜兰丫这孩子了,从前吃不上溜穿不上溜的时候也没看着那个亲戚管她,现在手头有俩钱儿了,就都苍蝇哄哄的乎上来了。”

    刘氏被谢大娘这么一怼,不由得恼羞成怒,质问:“德龙家的,你啥意思?你凭啥挑拨我跟我孙女之间的关系?”

    谢大娘嗤笑一声,“老婶子,你急啥呀?要是你觉得奶奶当的问心无愧,还怕别人挑拨吗?”

    完,对沈若兰道:“兰丫,既然你们老沈家的事儿不用别人瞎掺和,那大娘就先走了,走,送送大娘去。”

    “嗯!”

    沈若兰站起来,无视她奶奶的眼神阻止,径自跟在谢大娘身后出了屋子。

    一出门儿,谢大娘就拉住她的手,严肃的叮嘱:“兰丫,你可千万拿定主意,别让你奶那个老不死的把银子给你骗走了,大娘就这么跟你吧,你那银子要是到了她手儿,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还有你那三叔,他最不是个都东西,别听他花柳的,那都是骗你银子呢,你可千万别上他们的当啊!”

    沈若兰反握了握谢大娘的手,笑道:“大娘,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谢大娘点点头,虽然还是不放心,但人家老沈家的事儿,她一个外人也不好掺合太多,只回去了。

    沈若兰回屋后,刘氏拉着老脸追问:“刚才沈德龙家的跟你啥了?是不是挑唆你不让你听我的,我跟你,往后你少跟那死老娘们搭搁,那死玩意儿成天挑三窝四的,最不是个东西了……”

    “娘,你别这些没用的了,快问问兰丫是咋想的啊?”

    沈德龙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老娘的话,他这还急等着拿银子呢。

    “哦,对。”刘氏被她儿子一提醒,想起最关键的事儿了,“兰丫啊,买房子置地是大事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完的,奶的意思呢,是慢慢寻摸着,多打听几家,最后在做决定,你觉着呢?”

    沈若兰点点头:“奶得对,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呗!”刘氏的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有你那钱啊,还是拿出来搁奶这吧,等定下来买哪块地的时候奶再还给你,你孩子家家的不会过日子,手里有点钱儿就乱花,别整的最后地定下来了,你把钱糟祸没了;再,你老叔得也对,你一个孩子,手里拿这老些钱,也不安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