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败家的死丫头【一更】
    “娘啊,你确定宝根去叫她了?这都这么半天了,她咋还没过来呢?”沈德贵抻着脖子,望眼欲穿的看着院外的方向,向老娘刘氏唠叨着。

    刘氏也一直盯着院门呢,眼瞅着这么半天了,也没个动静,她也着急啊。“德贵啊,要不你亲自去找她吧,宝根那个虎犊子不靠谱儿,没准儿隔二上跑哪玩儿去了。”

    “嗯,也行,还是我去瞅瞅吧,郑掌柜的是做大生意的人,没那么多闲功夫等咱们。”

    话的功夫,沈得贵顺便儿拍一下郑屠子的马屁,给他捋捋毛儿。

    这杀猪的从看见尤氏那一刻起,就一直抓耳挠腮坐立不安的,都是男人,不用寻思也知道他想啥呢,肯定是被尤氏那个荡妇把魂儿勾去了,没心思在这儿跟相亲了。

    沈德贵很怕这事儿黄了,要是黄了,他那三两银子也就飞了,没这三两银子,可叫他拿啥去见红棉姑娘啊?他想红棉整整想了三年了,想的他蛋都疼了,见她一次,与她相处一宿,已经成了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对他而言,简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事儿黄了!

    他陪着笑,对郑屠子道:“郑掌柜,您先稍坐,我去外甥女家看看,马上回来。”

    郑屠子咧开一口大黄牙,呵呵笑道:“没事儿,去吧去吧,不用着急。”

    沈德贵火烧屁股似的出去了,一出门儿就是一顿猛跑,跑的连读书人的斯文做派都顾不上了,就怕郑屠子等久了不耐烦,不肯跟兰丫相亲了。

    跑到二哥家时,正好看到兰丫被一群人簇拥着,浩浩荡荡的从南边儿过来。

    呦,咋这老些人呢?这是干啥呢?

    还有,几个月不见,兰丫咋还变模样了呢?不仅胖了许多,人也看起来顺眼多了,虽谈不上好看,但已经顺眼多了!

    沈德贵的眼睛亮了亮,转眼又被旁边的福存和金存兄弟俩给吸引过去了。

    这哥俩,一人儿抱一堆东西,有被褥、枕头,还有些锅碗瓢盆等,都是簇新的,其中沈福存胳膊弯儿上的被褥,还是棉布缝制的呢。

    这老些好东西,可不是大哥家买得起的。

    正眼上眼下的瞅着,这帮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前。

    “老三,你咋来了?”沈德宝板着脸问道。

    刚从沈秀云家回来,被那个不争气的妹子气得满肚子火气,现在还没消呢,话也带着火药味儿。

    沈德贵倒是没在意大哥的态度,他卡巴卡巴眼睛,:“娘惦记二哥回没回来,让我过来瞧瞧。”

    一提老二,沈德宝怨气更深了:“那个混账东西,也不知死哪去了,家也不管,闺女也不要了,就这么扔家里边儿任人欺负,也不知他这个爹是咋当的……”

    沈若兰也看到沈德贵,她神色一厉,眸子微眯,这个三叔,她穿过来后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可对她来却并不陌生。

    根据从前的记忆,三叔对她一点儿也不好,多年来对她不是视而不见,就是横眉冷斥,每次见面都是到她家来要钱的,她那渣爹不负责任的躲出去,三叔拿不到钱就骂她出气,对她这个没娘护着,没饭吃的侄女儿,他从来没有半分怜惜。

    哼,贪婪自私没人性的东西,跟她大姑是一路货色,都不是什么好鸟。

    沈若兰轻哼一声,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开了大门,请大家进屋休息。

    沈德贵也跟着大家进了屋儿,眼瞅着沈福存和沈金存把那些好东西摆在了兰丫的炕上,沈兰丫忙忙碌碌的,把这些东西逐一归位。

    可见,这些东西都是她的。

    简单的拾掇了一下后,沈若兰烧了一壶开水,给大家每人冲了一碗糖水喝,算是报答大家今儿对她的维护吧。

    桂生子媳妇笑道:“兰丫啊,你就别忙活了,快坐下来跟我们,你是在咋发的财?咋鸟么悄的就买了这么多好东西哩?”

    大家跟着过来,也多半是因为好奇这个,桂生子媳妇一提这个话头,顿时都转向了沈若兰,盯着她的脸,一个个都是好奇宝宝的样子,沈德贵自然也是如此。

    沈若兰冲大家笑了笑,:“我哪有发财啊,就秋天在山上侥幸挖到两棵人参,卖点儿钱也都让我花差不多了……”

    “你卖多少钱?”沈德贵突然插进来一句,声音还微微有些颤,像是很激动、很紧张似的。

    沈若兰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却并没有为此担心,她随意的道:“不多,十两银子!”

    “啥?十两银子!”

    一片惊呼声中,沈德贵倒吸了一口冷气!

    十两银子,在乡下足以买两亩上等好田,盖房子的话足能盖三间大瓦房,很多人家攒一辈子也攒不到十两银子呢!

    想不到,这丫头命这么好,竟然让她给白白捡到了。

    “那,钱呢?你花了多少?还剩多少?”沈德贵身子前倾,紧张的看着沈若兰,眼珠子瞪的像要吃人似的。

    沈若兰觉得,这会儿家里要是没人儿,沈德贵肯定会扣着她的肩膀使劲儿的摇晃她,就跟电视里演的似的,要是她敢钱没了,或者不告诉他钱放在哪里,他指定能掐死她!

    他看了沈福存一眼,:“被我花了五两多,还剩四两多了。”

    这句话的时候,沈若兰有点儿纠结,之前大堂哥找她借钱,她推只有一百多文,这会子又改口有四两多,大堂哥不会生他的气吧?

    然而,沈福存却没怎么在意,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倒是沈德贵显得挺激动的。

    听到沈若兰竟然花掉了五两多银子,沈德贵心疼得都要滴血了,跟自己丢了五两多银子似的,疼得他差点儿就跳起来,揍这个败家的死丫头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